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1034章:江湖,终究是年轻人的天下
    滨北监狱!

    童老大来到狱中探望三弟童学蛟。

    探监室内,童老三见到童老大后,激动地扑到窗边。激动大声呼喊着:“大哥!大哥!”

    探监室的玻璃是带有隔音效果的,童老大指了指童老三的面前电话,意在让他拿起电话说话。

    童老三迫不急待将电话拿了起来,叫道:“大哥!”

    童老大点了点头,对童老三问道:“三弟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!大哥,你什么时候救我出去啊?”

    童老大叹了口气,说:“我在努力!你也知道,我们三蛟集团不比从前了,公司已经被宋依霜那个女人接管,之前的关系网也全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!都怪我一时糊涂!拿股份抵押给了钱四爷。这狗杂碎,一定和宋依霜女人沆瀣一气。等我出狱,一定弄死钱四爷这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在狱中,童老三幡然醒悟。

    自己把股份抵押在钱四爷那里,就算钱四爷有权处置股权书,又怎么会落到宋依霜这女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一种可能,是宋依霜和钱四爷联合起来,给自己设了个圈套。

    “老三,算了!自古成王败寇,我们败了就是败了!你在里边好好表现,有个两三年就能出狱了。我们手中还有些钱,就算不做什么,几辈子也够花。到时候,我们三兄弟找个僻静的地方,过过晒晒太阳、钓钓鱼的休闲日子。”

    童老三一脸惊愕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大哥吗?

    这不是那个凌云壮志的大哥吗?

    沉默了良久,童老三哽咽着说:“大哥,你变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变了!”童老大激动地说:“你二哥现在变成了白痴,你现在身陷牢狱,而我这个做大哥的却眼睁睁无能为力。我累了,也倦了!早没有了少年意气风发的热血争斗。只想我们兄弟三人,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,了却残生。我们输得一败涂地。江湖,终究是年轻人的天下。”

    童老大听了之后,身上的戾气散去了不少。不由哑然一笑,咧嘴说:“大哥!想我兄弟三人,当时一起打拼天下。面对二十几个人,我们兄弟三人也没怂过,打得对方抱头鼠窜!”

    “是啊!现在是法制社会,早已经过了那个打打杀杀的时代了。”童老大感慨着说。

    “大哥!或许你是对得。我们失败了!就算重整旗鼓,卷土重来,二哥白痴的毛病,也没什么意义!”

    “三弟,你想通了?”

    “想通了!我会在狱中好好改造,争取早日宽大处理。大哥,等我!”

    “三弟,我会等你得!”

    童老大和童老三四目相对,各自流下了泪水!

    依虎集团!

    凌婵出去后,赵旭和宋依霜难得的轻松,在办公室说说笑笑,一直在喝下午茶。

    搞定“三蛟集团”,两人身上的压力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在赵旭看来,只剩下唐凯歌这只老狐狸了。但在宋依霜看来,还有“长狮集团”和“黑川集团”,这两家可都是比较难对付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弟弟!等搞定了滨城的事情,我和你去临城一趟!”宋依霜说。

    “霜姐,你去临城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晴晴怀孕了这么大的事情,我这个做姐姐得,当然要去瞧瞧!”宋依霜嫣然一笑,说:“我不管,你的这三个孩子都得认我做干妈!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!不过,你这个当干妈的是不是需要表示表示?”赵旭嘴角挂着笑意,扬了扬眉毛。

    “这自然,难道我还能空手去不成!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喝着茶,一边聊着天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。

    宋依霜一瞧时间,对赵旭埋怨道:“臭弟弟,都怨你,一聊就聊过头了!”

    赵旭站起身,笑道:“那正好,我们去凌婵家蹭饭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给小婵打个电话,让她多做点儿饭菜!”宋依霜笑盈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霜姐,别打了。要是小婵没做的话,我们就去外边吃一口算了。主要目的,不是去观察一下小婵的生活嘛。”

    宋依霜点了点头,说:“那走吧!我也好久没去小婵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收拾妥当后,起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在宋依霜的指引下,赵旭开车来到了一处叫做“溪虹公馆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两人刚进了小区,赵旭突然伸手拉住了宋依霜。

    宋依霜不解地对赵旭问道:“弟弟,你拉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看前方右侧的长廊下。”

    宋依霜向长廊望去,只见长廊下站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仔细一瞧,才发现是凌婵和余云阳。

    “是小婵和余云阳?”宋依霜面露惊诧的表情。

    赵旭耸了耸肩,说:“我早说过,小婵好像对余云阳有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!他们两个才刚刚认识,你是怎么瞧出来的?”宋依霜一脸迷茫的表情。

    赵旭微微一笑,说了两个字“直觉!”

    “霜姐,咱俩的赌约可是你输了啊!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输,他们两人又没真得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耍赖啊!都说小婵喜欢余云阳就做数的。难道你还要等他们两个把孩子生出来,才算?”

    宋依霜见赵旭一本正经的表情,不禁莞尔笑了笑,说:“逗你玩得!姐姐信守承诺,今晚就给你来个马杀鸡。”

    “泰式按摩呗?”

    “对!泰式按摩。”宋依霜担心地说:“小琪那丫头,不会再进来捣乱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赵旭肯定地说:“这丫头都吃两次瘪了!该有记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!要是让小琪知道你这么整盅她,非得和你急眼不可。”

    赵旭得意笑道:“可惜,你不说,我不说,她永远不知道!”

    二人相视一笑,缓步向凌婵和余云阳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余云阳是来给凌婵送东西的。

    前几天,凌婵给余云阳的孩子买过两套衣服,还给余云阳的母亲买了些营养品。

    余云阳的老妈回老家拿了些土特产回来,让余云阳转交给凌婵。

    两人聊完后,余云阳和凌婵打了声招呼正要离开,蓦然见到不远处站着赵旭和宋依霜。

    余云阳一脸惊愕的表情,对赵旭和宋依霜打着招呼说:“赵先生、宋董事长,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