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1010章:你触碰到了我的底线
    二十几分钟之后,童老三拿着“三蛟集团”持有的股份书回来了。

    钱四爷收了童老三的股权书,给童老三转了十三个亿。

    童老三对何庚冷声说:“小子,你钱准备够了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够你赢够天亮的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继续来!”童老三迫不急待地说。

    第四局一开始,何庚的庄就被童老三给胡了。然后,到他庄的时候,又一连坐了三庄,一下子赢回来不少。

    这让童老三信心大增,以为自己开始转运了。可轮到高冰坐庄的时候,一下子连坐九庄。更可气的是,居然胡了两把“十三幺”,四把“清一色!”。

    打到凌晨四点钟的时候,童老三把股份抵押来的十三个亿,输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再向钱四爷借钱的时候,钱四爷以童老三没有抵押物为借口,拒绝再借钱了。

    “三当家,赌场有赌场的规矩!如果,你到明天下午四点前,不能筹到钱来换回你手中的股份,我可由权处理你的这些股权。”

    童老三鼻里重重哼了一声,怒气冲冲转身摔门而去。

    今天的运气今天真是太背了!虽然,只有高冰一个人赢钱,但钱四爷和何庚并没有他输得多。

    童老三加上自己的五个亿,以及向钱四爷借来的二十亿,输了整整二十几亿。

    二十几亿啊!

    明天下午四点钟前,他上哪儿筹够这么多的钱,来换回抵押的股份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又不能跟童老大说,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回到住处,童老三抱着五六瓶酒,喝得酩酊大醉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左右,童老大在办公室瞧着公司股票的走势。见这两天股份再次下跌了百分之十几,这不免让他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让童老大更感到不安的是,赵恒今天没来公司。要是“啸天集团”真得撤出了对他们“三蛟集团”的注资,那么公司可能会面临着破产的命运。

    童老大唤来秘书,对秘书问道:“三老板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来!”秘书回答说。

    童老大听了之后,不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这都上午十点钟了,怎么老三童学蛟还没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做事吧!要是三老板来了,记得让他来见我。”童老大对秘书吩咐说。

    秘书应了一声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秘书离开后,童老大拿起手机拨打了童老三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晌了数声,童老三才迷迷糊糊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昨晚输钱后,他心情不好,回来的时候喝了不少的酒。

    “喂!大哥。”童老三迷迷糊糊应道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怎么还没来公司?”童老大问道。

    昨晚,打麻将就打到凌晨四点多。

    童老三还没睡醒呢,一听童老大发问,瞧了一眼床头柜上闹表的时间,没想到已经上午十点二十多分了。

    吓得睡意全无,对童老大解释说:“大哥,我昨晚和朋友喝多了,就睡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来公司,我找你有事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童老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公司再说!”

    童老三“哦!”了一声,说自己马上就去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开始穿衣服、洗漱!只用了不到十分钟,就气喘虚虚赶到了公司。

    到了童老大的办公室后,童老三急声问道:“大哥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童老大皱起眉头说:“股司股票又跌了。现如今,外贸生意被唐凯歌那只老狐狸给截胡了,我们投资的几个楼盘,还处在待开发的阶段。娱乐生意又不景气。你去找赵恒谈一谈,问他啸天集团还剩下的两百五十亿资金,什么时候能注入到我们三蛟集团。我担心,赵恒会不再支持我们三蛟集团。”

    听了童老大的话后,童老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出声说:“大哥,那赵恒公子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打他得电话也没接,你去他下榻的酒店找一找。千万不要出言顶撞赵恒公子,要是失去啸天集团对我们的支持,我们就垮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这就去!”

    童老三刚走到门口的时候,被童老大再次出声叫住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跟赵恒公子说,我们会先停止对邱昆步达集团的报复,优先对付依虎集团!否则,我担心赵恒会不支持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童老三应了一声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童老大点燃一支雪茄从老椅板上站了起来,走向办公室的落地窗前。

    他眺目着窗外,目光中流露着寒芒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老二,你的仇,我一定会给你报得!我会将邱昆、宋依霜和唐凯歌这几个杂碎,统统踩在脚下!”

    “君华酒店!”

    童老三匆匆赶到“君华酒店”,却被酒店的人告知,住在1808总统套房的人刚出去不到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令童老三捉急的是,他忽然想起下午四点前,得筹够钱去赎回抵押在钱四爷手中的股份。

    可这都已经是中午了,上哪一下子筹这么多钱去。而且,童老大让他去找赵恒。

    如果赵恒代表的“啸天集团”真得对“三蛟集团”撤资了,那么公司就有可能破产了。

    万般无奈之下,童老三只能坐在车里,不断地给赵恒打电话。

    此刻,赵恒正坐在一家咖啡厅里和赵旭喝着咖啡。

    他把手机调静音了。所以,才没注意到童老大打来得电话。

    “旭哥,童老二的事情是不是你做得?”赵恒盯着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笑了笑,轻轻搅动着杯里的咖啡,反问道:“你凭什么说是我做得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牵扯到诸方的势利,可渔翁得利的却是你们依虎集团还有黑川集团。目前,黑川集团幕后老板不详,他们也没有直接掺与到这团浑水当中。可以说,童老二和唐凯歌手下那个叫雷都的双双出事,最大的赢家就是你们。”赵恒顿了一下,说:“不过,我一直想不明白。雷都为什么会来找童老二,去和邱昆那个小老婆风流快活。童老二一向做事谨慎,按理说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!”

    赵旭听了赵恒的分析后,点头说:“分析得不错!不过嘛,你这也只是分析而已,因为没有实质性的证据。倒是有一件事情,我想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赵恒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一抹犀利的光芒,盯着赵恒冷声问道:“宋依霜在墓地的时候,遭到了杀手的射杀,这些杀手是你找来得吧?我已经从杀手口中问出来了,是童家三兄弟指使他们做得。不过,那个杀手是国际杀手,他们在短时间之内,根本接触不到这样的人物。除了是你,我想不到别人?”

    赵恒点头承认下来,说:“不错!是我替童家三兄弟找得杀手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“啪!”的一声,赵旭一巴掌打在赵恒的脸上。怒声说:“你可以跟我玩任何的手段,但惟独不能碰宋依霜。小恒,你触碰到了我的底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