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1007章:赌王世家
    “少爷?你家少爷是谁?”钱四爷震惊过后,脸色逐渐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女人冷笑了一声,说:“你一会儿见到就知道了!”说完,在衣服领第一颗纽扣按了一下,说了句:“少爷,你可以进来了!最里面的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三分钟之后,办公室走进来一位身高一米七左右,戴着黑色墨镜的年轻人。身边站着一个足有两米多高,身材魁梧的大个子,给人一种望而生畏的感觉。

    何庚见女人用刀架在钱四爷的脖子上,摘掉了眼睛上的墨镜,说:“高冰,别吓到四爷!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!”叫高冰的女人,把刀子从钱四爷的脖子上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钱四爷仔细瞧着何庚,面容逐渐露出惊色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是澳城赌王小公子何庚?”钱四爷惊呼道。

    何庚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翘着二郎腿,笑道:“钱四爷,原来你还认识我啊。”

    钱四爷一脸掐媚的笑容,立马说:“何少爷,要知道您大驾光临,又何必搞得这么兴师动众。只要吱会一声,我钱老四立马十里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钱四爷,别给我来这套。我让高冰出手,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!”钱四爷弯腰点了点头,恭声对何庚问道:“何少爷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三蛟集团的童老三,每周末都会来你这里赌钱,有这回事吧?”何庚盯着钱老四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童老三嗜赌如命。只要他在滨城,每周末都会来这里赌。”

    “让高冰在你场子里玩个一两天,把童老三给我钓上来。你知道该怎么做吧?”

    听了何庚的话,钱四爷面色大惊。

    澳城,何家!可是世界级赌王世家。

    开赌场的人,一直信奉何家。

    谁要是招惹到了何家,只要何家派人来捣乱,就像高冰这个女人一样。天天来赌场赢钱,这赌场还怎么能开得下去。

    何庚这话,明显要宰童老三这只肥羊的意思。

    钱四爷可以不惧怕“三蛟集团”,但是可不敢得罪澳城何家。否则,非旦赌场开不成,这条小命能不能保得住还是问题。

    再说,做局这种事情,是“周瑜打黄盖”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!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,鬼不觉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钱四爷对何庚说:“何少爷,您放心。我保证给您促成这个局。”

    何庚斜了钱四爷一眼,目露杀机地说:“四爷,我丑话说在前头,这事儿你要是给我办砸了,你从此给我就退出赌界吧!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!”钱四爷点头哈腰地说道。

    何庚站起身,对站在旁边的美女高冰,还有身材魁梧高大的保镖,说:“我们走!”说完,三人没在赌场多做停留,悄然离开了赌场。

    钱四爷惊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远在“澳城!”的赌王何家,怎么会来H省。

    要说就是为了宰“三蛟集团”这只肥羊,也不应该啊!

    以“澳城”赌王何家的财力,要宰也是宰大肥羊。不至于,千里迢迢来H省和“三蛟集团”过不去。

    难道这里有什么私人恩怨,又或者自己不知道的猫腻事情?

    钱四爷对身边的贴身保镖下令,不要将今天的事情传出去。要是走露任何的风声,唯其是问。

    第二天,高冰依然来到赌场赌钱。只不过,没有第一天的手气好,只赢了一百多万而已。

    童老三这几天忙着应对“步达集团”邱昆的事情,忙得焦头乱额。他属于有勇无谋类型的人。

    兄弟三人中,童老大做事沉稳,童老二号称“智多星”,只有童老三充当急先锋,干着打架、砸场子、讨债的这些粗活。

    手机晌起后,童老三见是“金柜夜总会”钱四爷的电话。不由接了起来,咧嘴笑道:“四爷,今天怎么有雅兴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三当家,我赌场里来了一只外地的美女肥羊!你有没有兴趣儿来赌两把。”钱四爷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童老三眼前一亮,对钱四爷兴奋地问道:“是外地的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是外地的。好像是哪个富翁的小老婆,有些失意的样子。每次赌得都挺大,千八百万的。不过,这女人手气好,一连在我赌场赢了两天。你三当家,有兴趣儿来玩玩吗?”钱四爷故意钓着童老三的兴致。

    童老三听了之后,笑呵呵地说:“妙极!妙极!我正想去你赌场耍两把呢。如今有这样的肥羊,当然不能错过。说不定,还能人财两得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......”

    钱四爷和童老三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三当家,你可以啊!不过,话又说回来,这女人真得颇有姿色,S身形,胸大屁股翘的,绝对正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童老三高兴地说:“四爷,那你帮我盯着点儿啊!我有个酒局,吃完饭就过去。那妞儿不会走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这两天都是晚十一点左右,才从我这里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间来得及!一会儿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,等你!”

    钱四爷挂断电话后,对坐在沙发上何庚说:“何少爷,童老三已经上钩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去按计划行事吧。事成之后,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何庚一脸淡漠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!能为何少爷办事,是我钱老四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钱四爷脸上堆着微笑,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口,钱四爷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,一颗心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做局联手坑人这种事情,他钱四爷可不是做过一次两次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坑得对象不同,是“三蛟集团”赫赫有名的三当家。这要是被“三蛟集团”知道,可是一件极其不妙的事情。但面对赌王世家的“澳城”何家,他没有选择的余地,也没有可退缩的余地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钱四爷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悄悄做了资产转移。一旦事情败露,自己大不了跑去南方或“澳城!”。

    那里,只要有何家的庇护,就算是“三蛟集团”的童家三兄弟也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况且,“三蛟集团”目前麻烦缠身,状况不断。

    何庚明显是冲着“三蛟集团”来得。倘若,“三蛟集团”童家三兄弟真得垮台了,那么对钱四爷来得,会有诸多利益。可以趁机收购“三蛟集团”一些夜店的产业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帮了“澳城”何少爷这个大忙,对自己以后经营赌场,会更有帮助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钱四爷嘴角露出了一抹得意地笑容,就等着“童老三”这只肥羊自己送上门儿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