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1006章:做局
    听了宋依霜的话,赵旭感到非常意外。因为,他从宋依霜的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这种自信,是源于心中的信念,以及必胜的信心。

    自从昨天晚上开始,赵旭就发现宋依霜变了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他就知道宋依霜是H省商业的“大姐头”,是有名的女强人。

    赵旭怎么也想不明白,宋依霜是哪来的自信,能搞定童老三这个人。

    如果用强制手段能把股份搞到手,赵旭早就对童老三用强了。

    既然,宋依霜说三五天就能见分晓,赵旭倒也不介意再等上个三五天。

    翌日!中午。

    滨城“乾风茶楼!”。

    宋依霜接到电话后,带着残剑和孟杰两人来到了“乾风茶楼”。

    到茶楼后,宋依霜对残剑和孟杰两人说:“你们在这里等着吧,我上去谈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残剑和孟杰应了一声,坐在楼下,叫了一壶“铁观音”,一边聊着,一边喝起茶来。

    楼上,只有一个客人,是一个年约三十左右岁,穿着长款风衣的男人。

    见宋依霜来了,男人站起身,主动向宋依霜迎了过来,伸出手笑道:“宋董事长,幸会!”

    宋依霜微微一笑,说:“何公子,澳城一别,别来无恙!还是玉树临风、风流倜傥。”

    “宋董事长过誉了!快请坐。”男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人落座后,何庚主动给宋依霜倒了一杯茶。说:“宋董事长,能提供一些信息吗?”

    “金柜夜总会赌场,童老三每个周末都会到这里来赌钱。至于,怎么做这个局,就靠何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金柜夜总会?”何庚皱了皱眉头,对宋依霜问道:“是钱老四的场子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钱老四的夜店。”宋依霜解释说:“这个钱老四有些背景,怕只有何少爷能搞定他。所以,这个局你来做,再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何庚说:“不过,你也知道,我要亲自出手价格不菲。所以,童老三的股份到手后,我要一半的利润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宋依霜爽快答应下来。说:“事成之后,三天之内我给何少爷打款到帐户上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做局的资金,也需要宋董事长来提供。”何庚说。

    “多少?”宋依霜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十亿!”

    宋依霜毫不犹豫地说:“两天之内,我会把这笔钱打到你的帐户上。”

    何庚点了点头,嘴角露出一抹自信地笑容,对宋依霜说:“只要童老三能来金柜夜总会,你在三天之内,等我的好消息吧!”

    宋依霜嫣然一笑,说:“我就知道找何少爷出马,准没错!价格呢,贵是贵了点,但物有所值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近半个钟头,敲定了一些细节后。宋依霜便带着残剑胡阿和孟杰离开了茶楼。

    金柜夜总会,地下赌场!

    一个二十多岁长发如瀑,染着红棕色头发身材苗条的美女,已经在赌场里赢了八百多万。

    这一事件,立刻汇报到了“金柜夜总会”老板钱四爷的耳中。

    钱四爷听了手下的汇报后,对手下问道:“查监控录相了吗?这个女人有没有出老千?”

    “没查到出老千的证据。不过,这个女人只用了二十万,就赢了八百多万。这要是没出老千,谁信啊?”

    “去把这女人请来,我亲自和她过过招。”钱四爷对手下吩咐说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四爷!”

    手下领命出去后,再进来的时候,带着年轻妖娆女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女人不仅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儿,还有水蛇般一样的腰身。用来称为“尤物”,绝不为过。

    钱四爷很意外,没想到这女人长得如此漂亮。

    钱四爷嘴里叼着雪茄,眯着眼睛瞧着眼前的女人笑呵呵地说:“美女,运气不错啊,用二十万赢了八百多万。这身手不在专业的赌场混着实可惜了。不如跟我钱四爷做事吧,价钱随你开。”

    女人一脸冷漠的神色,淡淡地说:“没兴趣!你是这里的老板?”女人问道。

    钱四爷点了点头,笑道:“不错!鄙人姓钱,人送绰号钱四爷。女人我见得多了,但像美女你这么有个性的女人,却是少之少。如果你不替我钱四爷做事,怕是走不出赌场的大门啊。”

    钱四爷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起来,言语中明显是恐吓的意味儿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开赌场的,赢了钱还不让带走啊?”女人盯着钱四爷问道。

    钱四爷哈哈大笑了起来,朗声说:“如果是正常手段赢钱呢。当然是随便可以带走!不过,你这妞儿明显出老千,我怎么可能让你从赌场带走这么多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出老千了?”女人对钱四爷叱声问道。

    钱四爷说:“虽然还没查到你出老千的证据。但是你这赢钱的机率也太离谱了。要不是你出老千,谁信啊?”

    女人冷声说:“那只能说你们的赌技太差。要是开不起赌场,就不要开!须知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!这个世界,赌技高超的人多了去了,而你只不过是一只井底之蛙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钱四爷身边的保镖对女人叱道。

    “别吓到美女,女人嘛!一定要对她们温柔些。只有在床上的时候,才可以暴力一点。”钱四爷对女人说:“我对你这个女人很感兴趣,不如我们来谈谈合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合作?”女人问道。

    钱四爷走到女人的近前,贴在女人的耳朵边,小声地说道:“当我的女人,你就是这家赌场的老板娘。否则,你走不出这间屋子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把锋利的小刀,抵在了钱四爷的咽喉处。

    女人寒着俏脸,冷声说:“别动!否则,刀子可不长眼睛。”

    钱四爷的保镖立刻拔出要拔枪,只见女人出手如电,几把飞刀射出,将保镖刚取到手的枪,一一打落在地。

    钱四爷这才知道,碰到了硬茬儿,脸色大变地对女人问道:“你是谁?倒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女人冷声说:“别紧张!是我家少爷要见你而已。否则,你这条命早就没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