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1000章:霜姐,你怎么了?
    听了石腾的话,赵旭扬了扬眉毛。不由重新打量了一番石腾这个人。

    赵旭原准备,让顾惜雪劝服石腾,跟着自己做事。可石腾居然要投资自己的公司。

    这人不简单啊!

    难怪能被誉为“神级投资”的投资人,这份胆量和气魄,可不是常人能及。

    短暂的惊讶过后,赵旭微微一笑,并没有立即答应石腾。出声问道:“石总,你真得了解我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赵旭,原啸天集团董事长赵啸天之子。赵啸天被弹劾董事长位置之后,你便被赵家逐出了门第,成为了赵家的弃子。”

    宋依霜、顾惜雪听到石腾说到这里,不禁面色一变。没想到,他敢当着赵旭的面,说赵旭是赵家的弃子。

    反观赵旭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,笑着对石腾问道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之前,一直是李家的上门女婿。近一年来,声名鹊起。打垮了豪诚集团、鲁家的企业,更火速上位成为了临城商会会长。在别人看来,这一切都是陈天河出手的。可据我了解,你才是这一切的幕后策划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!继续说下去。”赵旭对石腾这个人越来越感兴趣儿。

    石腾一脸严肃的表情,说:“啸天集团开始对外宣称要围剿你的旭日集团。面对这种强大的对手,你非旦没有坐以待毙。反而寻求突围的计策。我不知道你和依虎集团的宋董事长是什么关系,但我肯定,你要借宋董事长之手,荡平H省滨城混乱的局面。借助H省的势力,来瓦解啸天集团对你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赵旭对石腾问道。

    石腾耸了耸肩,笑道:“没有了!就这些,足够让我有信心投资在你的身上。我相信,你的旭日集团在和啸天集团的对奕中能胜出?”

    赵旭伸手摸了摸鼻子,笑道:“石总,你就这么对我有信心?连我自己都没信心能够胜出。”

    “投资需要独道的眼光。我石腾投资向来以大胆著称。别人不看好的东西,在我看来却是好东西;别人不看好的事情,我石腾倒是蛮看好的。有风险,才有巨大的回报!”

    “你要投资多少?”赵旭对石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旭日集团,按今天收盘的价格,市值为175亿。”石腾分析说:“旭日集团已经从啸天集团母公司分离出来。股东自然人只有陈天河、赵旭、韩珉三人。我投资一百亿,想要你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。对应你公司的市值,至少是总股本三百亿。如何?”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这笔买卖赵旭可是赚大发了。但赵旭却出人意料地摇了摇头,笑道:“石总是做投资的,预测把我的公司市值翻一番。不过嘛,我自认为公司可不仅于此。如果你要投资一百亿,我只能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一语落毕,全场变得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众人都用一种惊诧的目光,瞧着赵旭和石腾两个人。

    在宋依霜、顾惜雪看来,赵旭是在婉拒石腾,可石腾却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石腾盯着赵旭问道:“你心中理想的市值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赵旭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石腾沉吟了半晌,居然对赵旭说:“我同意投资你的旭日集团一百亿,占股百分之十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赵旭笑着主动向石腾伸出手,说:“石总,愿合作愉快!”

    “合作愉快!”

    石腾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,不知道该高兴,还是不该高兴。

    一时间,包房里晌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。

    让众人惊诧的是,宋依霜出声说道:“臭弟弟,这么好的事情,可不能落下我。我也出资一百亿,认筹你旭日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赵旭知道宋依霜的情况,虽然“依虎集团”总资产两百亿左右。但宋依霜手里的流动资金也就几十亿。

    上次,她还把从谷亨和焦天赋两个董事手里,夺回的近百分之二十依虎集团股份给了自己。如果宋依霜再掏一百亿,来认筹自己的旭日集团股份,相当于掏出她近半数的家产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时候,赵旭也不好驳宋依霜的面子,笑道:“要是霜姐有兴趣儿,当然可以!”

    饭菜上来后,宋依霜做为东道主的主人,举杯说:“来,为了我们以后的合作愉快,干杯!”

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众人举杯轻轻碰撞在一起,各自干了杯里的酒。

    一场意外的合作,让氛围很融洽。

    这场晚宴吃得特别愉快,回到宋依霜住处的时候,都已经是晚上近十一点钟了。

    陈小刀没来,一直在家里等着赵旭。

    见赵旭等人回来了,立马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赵旭就去会见杨兴,想确认杨兴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少爷,一起抽根烟吧!”陈小刀对赵旭说。

    赵旭心领神会,跟着陈小刀来到了吸烟室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少爷?”陈小刀迫不急待地对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点头说:“已经确认了,杨兴即是修罗刀;修罗刀就是杨兴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眼里流露出一抹冰冷的神色,对赵旭问道:“少爷,那你怎么没对杨兴动手?”

    “先不能动他。”赵旭说。

    陈小刀不解地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省城是东厂的天下,而我们对东厂一无所知。如果杀了杨兴,就等于断了东厂的线索。我要从杨兴身上,套出东厂的线索来。”赵旭递给陈小刀一支烟,自己点燃抽了一根,说:“杀一个杨兴容易,但要将东厂连根拔除可难。更何况,我隐隐感觉,东厂厂主这个人会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默默抽着烟,听了赵旭的话后,点头说:“有道理!那就暂且放过他。不过,这人武功高强,我们要提防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是自然!”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双双从吸烟室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旭见宋依霜不在,便来到了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轻轻敲了敲门,里边传出宋依霜的声音,“门没锁,进来吧!”

    赵旭推门走了进去,见宋依霜换上一套丝滑料子的睡衣站在窗前,眺望着窗外。一副心事忡忡的样子。

    赵旭走到宋依霜背后不足一米远站定,出声对宋依霜问道:“霜姐,你怎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