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96章:不费吹灰之力
    裘山听了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三蛟集团”的童老大刚刚给他打过电话,不让他继续抛售手中“三蛟集团”的股份。没想到,石腾千里迢迢赶来,却是为了这事。

    “腾总,你怎么会对三蛟集团的股票感兴趣?”裘山瞧了赵旭一眼,直觉认为这件事情,必然和赵旭有关系。

    石腾说:“我之所以感兴趣儿,必然有我的道理。就是不知道裘总,能不能忍痛割爱了。据我所知,你手中应该还持有三蛟集团百分之十二左右的股票,开个价吧?”

    石腾的语气虽然平淡,但眼神犀利,目光紧盯着裘山。一股强大的逼迫感油然而升。

    讲真得,裘山的“滨源基金”在“腾达资本”面前根本就不够看。只要他拒绝了石腾的要求,只要石腾放出点手段,那么他的“滨源基金”必然会破产。可如果,把手中持有“三蛟集团”的股票卖给了石腾,以童家三兄弟的尿性,也定然不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一时间,裘山心里犯起了踌躇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!

    石腾见裘山一脸为难的神色,继续对他施加压力说:“如果现在我出手收购你手中持有三蛟集团的股份,可以以市价等值的方式进行对冲。但如果五分钟之后,你还没有答应我的要求,我将会以价格的一半,来收购你手中持有股票的筹码。如果你拒绝,我会让你的公司在一个星期之内破产。”

    如果这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,裘山一定会说此人狂妄之大。但“石腾”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他招惹不起腾达资本的“石腾”,也同时招惹不起“三蛟集团”的童氏三兄弟。

    从目前的形势来判断,裘山已经心知肚明,赵旭要对童氏三兄弟的“三蛟集团”下手了。毕竟,赵旭代表的是“旭日集团”,支持的人是“依虎集团”的宋依霜。

    一听只有五分钟的时限,裘山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,说:“裘总,你......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?”

    石腾一脸淡漠的神色,说:“我是个商人,更是一个操盘手。你应该知道,我在股票、期货、外汇市场里,一秒钟都是几十万乃至百万上下。你耽误我五分钟,知道对我意味着什么吗?你的那点儿损失,根本无法弥补我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语气自信、霸道,带有咄咄逼人的架势!

    赵旭对这个石腾还真是另眼相看,顾惜雪的操盘技术固然不错。但论在金融领域这种气势,都不及眼前的石腾。若是此人为自己所用,再有顾惜雪的辅助。那么自己在金融这一领域,无异于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可惜,石腾是个富二代,人家又足够优秀。用了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,就将公司做到了风投界的前三。这份傲人的成绩,同石腾霸气的性格一样,注定是一匹难驯的烈马,想得到这种人才的辅佐,真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裘山变得沉默起来,耸拉个脑袋,想斗败的公鸡一样。

    他拿出一包名为“雨花石”的细支香烟,点燃一支抽了起来,眉头挤成了“川”字型,明显一副万分纠结的模样儿。

    时间无声无息在流逝,自己的美梦破碎了不说,还被逼到了悬崖的境地。

    在剩下不到一分钟的时候,石腾瞧了一眼手上“江诗丹顿”腕表的时间,出声对裘山说:“裘总,你还有五十秒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裘山面对石腾强势的压迫,仍然拿不出主意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这时,赵旭出声说:“裘总,还是我来帮你拿个主意吧,有可能看过这份资料,你会立马做出决定。小琪,把资料给裘总。”

    鲁玉琪应了一声,递给裘山一个牛皮纸外壳的资料袋。

    裘山拿出一瞧,见资料袋里装得都是他这些年位居“滨源基金”,挪用公款、作奸犯科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么机密的事情,他从来没向别人透露过。裘山更认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,怎么赵旭会有自己这个把柄。

    看过资料后,裘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,急忙将资料塞回牛皮纸袋里,重新封上,对石腾说:“石总,我愿意向您出售手中持有三蛟集团的股票。”

    石腾本想在赵旭面前露脸一把,没想到最后还是赵旭拿出一份文件,令裘山立马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资料袋里的是什么东西,但敢肯定是裘山极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好在,顺利完成了好友顾惜雪交代的任务。至于,是以什么样的手段完成,石腾倒是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石腾点头说:“裘总,果然识时务为俊杰!那明天上午十点钟,我们来对冲交易,完成股票的转换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裘山立刻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赵旭却说:“裘总,我认为以股票价值一半的钱交易更好,你说呢?”

    裘山被赵旭捏住了把柄,就如同蛇被打住了七寸。哪敢说个“不!”字,忙不迭失地点头赔笑着说:“赵先生说得极是,我们滨源基金和腾达资本的交易,会以一半交易,一半附赠的形式完成。”

    听了裘山的话,石腾非旦没有胜利的喜悦,心里反而有一种挫败感。

    石腾让随身的秘书和裘山敲定了细节之后,没在裘山的办公室多做停留,和赵旭一道离开了。

    滨源基金公司楼下停车场!

    石腾主动邀约赵旭坐进了自己的车里。

    车上,只有赵旭和石腾两个人。

    赵旭就知道石腾会找自己谈话。所以,一脸轻松的姿态。

    石腾盯着赵旭问道:“赵先生,我有一事不明白,想向您请教!”

    “石总言中了,你帮了我大忙,怎敢担请教二字。”赵旭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自己就可以办成这件事情,为什么非得兜个大圈子,让我来出头?”石腾目光森寒,脸上明显多了几分怒容。

    “石总莫怪,我之所以这么做有我的苦衷!”

    “请讲!”石腾一脸冷冰的神色,盯着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对石腾说:“如果我直接出手,会被人诟病用非常手段,强行夺取。但你就不一样了,若是由你来出手,就名正言顺,是一场完美的金融收购,此为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我想借石总来造势,小雪早就对我说过你的个人情况。若是我让别人知道,你是和我站在统一战线上,那么投资者毫无疑问,更愿意相信你投资的眼光。如此一来,只要你稍微传出点三蛟集团的风吹草动,必定会引起三蛟集团的股价震动,用来形容他们的股价雪崩,也绝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“其三,我个人非常欣赏石总,你是小雪的朋友,也就是我赵旭的朋友。滨城的情况,想必你在来之前,也有所了解。我想借你之名,尽快结束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!我的做法有些冒失,事先也没征求石总的同意。”赵旭笑了笑,说:“晚上我设宴,来招待石总,愿意向石总您赔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