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95章:操盘鬼才
    滨源基金大楼,位于滨城中海二路,是一座高约三十层的摩天大楼。

    滨源基金的老总叫裘山,这一次重注压在“三蛟集团”身上,让“滨源基金”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裘山面对董事会和银行的双重压力,在办公室里正对手下员工发着脾气。

    他手中持有的“三蛟集团”股票已经变成了烫手的山芋,留也不是,抛也不是。

    近日来,股票大盘走势持续向下调整,重心在不断走低。

    “三蛟集团”日成交量创下天量后,成交变得萎缩起来。

    裘山想让手下继续抛“三蛟集团”的股票,可“三蛟集团”的童老大已经给他打过电话,让他暂停抛售。

    可是最近“三蛟集团”负面新闻缠身,裘山担心再不抛掉手中“三蛟集团”股票的筹码,会带来更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赵旭开车带着鲁玉琪来到“滨源基金”大楼后,等了近二十分钟左右,电话终于晌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叫“石腾”名字的电话。不由会心一笑,按通了电话的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石总,我到了!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也到了,一辆黑色宾利,车牌号是6666。”石腾说。

    赵旭向停车场周围瞧了瞧,见不远处,从一辆黑色宾利车上走下来三男一女。一瞧车牌,果然是6666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你了,马上来!”挂断电话后,赵旭对身边的鲁玉琪说:“走吧小琪,该办正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“石腾”,就是和顾惜雪一起从华尔街回来的操盘手。

    归国后,利用家族的资金,创办了“腾达资本”,主做各种风投。在全国风投机构排行前三。

    顾惜雪对赵旭说,这个“石腾”百分之百可靠。所以,赵旭要借石腾之手,收购裘山手中持有“三蛟集团”的股票。

    下车后,他带着鲁玉琪朝石腾等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石总!”

    赵旭看过顾惜雪给他的照片,一眼就认出了石腾。

    石腾和他的年纪相仿,也就二十六七岁的样子。身高在一米八左右,长相很帅气,只是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给人一种很有学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石腾听到赵旭的唤声,立马迎了上来,神情不卑不亢,主动伸手对赵旭打着招呼说:“你是赵旭,赵先生吧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是赵旭。”赵旭与石腾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听说您是顾小姐的哥哥?”石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邻家哥哥,我们算是青梅竹马长大的。只不过,小雪那会儿还小,天天像个跟屁虫一样,围在我身边转。”

    石腾点了点头,对赵旭说:“那一起上去吧,我已经和滨源基金的裘总约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走吧!”

    二人各自做了一个礼让的动作,带着鲁玉琪、秘书、保镖等人向“滨源基金”大楼走去。

    裘山正在跟朋友通电话,办公室的门适时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裘山捂着话筒,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身穿OL女士制服的秘书走了进来,对裘山汇报说:“裘总,浙省腾达资本的石腾总经理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有请!”裘山面露喜色,对秘书吩咐道。

    秘书应了一声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裘山立马对电话里的人说:“老彭,我先不跟你聊了啊,这边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。好,等有空一起搓麻将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裘山立刻整理了一下仪装。将梳得油光可鉴的大背头,向后捋了捋。

    昨天,他突然接到“腾达资本”石腾的电话,石腾说要和他谈合作。这令裘山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“腾达资本”,可是国内近一年来,声名鹊起的一家知名风投机构。

    石腾有着“神级投资”的称号,接手公司一年来,从一个籍籍无闻的小公司,一跃成为全国风投公司的前三甲。不得不说,石腾有着过人的眼光和智慧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石腾领衔的“腾达资本”,一共投资了五十六家企业。有十八家成功上市,近二十家公司盈利能力得到大幅提升,只有不到五家的公司亏损。这一商业战绩,足以傲视群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石腾更被金融界冠在“操盘鬼才”的称号。

    若是能得到此人的帮助,定会扭转乾坤。如果,要是被“腾达资本”相中,公司更可以笑傲整个H省。

    怀着激动忐忑的心情,裘山在焦急等待着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,办公室的门被打开,秘书带着五六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石腾是金融界的名人。所以,裘山一眼就认出了他。脸上堆着笑容,主动伸手向石腾打着招呼,“石总,久仰大名。一路辛苦了,欢迎!欢迎!”

    石腾“嗯!”了一声,面色淡漠地点了点头。对裘山介绍说:“裘总,我给你介绍一位朋友,这位是旭日集团的董事,赵旭先生。”

    一听“赵旭!”两个字,裘山不由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以来,除了“三蛟集团”、“依虎集团”事件闹得正凶以外。赵旭、杨兴和赵恒三人的名字,被身边的人提到的频率最高。

    赵旭的“旭日集团”可是支持宋依霜“依虎集团”的人。而自己可以说是站队“三蛟集团”的阵营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不由被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赵旭微微一笑,对裘山说:“裘总,看来你很不欢迎我啊?”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!赵先生既然是石总的朋友,我裘某人哪有不欢迎的道理。快请坐,请坐!”裘山对众人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,然后向秘书吩咐说:“去把我珍藏的普洱茶拿来!”

    “好的,裘总!”秘书应了一声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裘山坐在茶台前,瞧着石腾和赵旭两人,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笑容。表面看起来很镇实,实则心里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“旭日集团”的赵旭也来了,以为赵旭和石腾是好友的关系。

    原本,心里满心欢喜,以为石腾这次来,要么是想对自己的企业投资,要么是来找自己谈合作。可在见到赵旭后,心中隐隐升起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石腾开门见山地对裘山说:“裘总,明人不说暗话。我这次千里迢迢从浙省飞来,主要是想要你手中持有三蛟集团的股份。你开个价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