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90章:向老狐狸发出橄榄枝
    秦川彻底被赵旭这一手“易容术”给折服了。这才知道,“秦七爷”选得这个财产继承人,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。

    以一己之力,搞得滨城四大集团鸡飞狗跳不说,种种手段,更是常人不能及也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些晚上宴会的细节,秦川这才出去叫各部门经理,召开会议去了。

    赵旭给宋依霜挂了通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后,宋依霜嗔怪地对赵旭说:“臭弟弟,你不说去黑川集团谈合作去了吗?怎么还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霜姐,没回来才会有好消息!”

    “啊!黑川集团答应和我们合作了?”宋依霜迫不急待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!不过,秦总有意向和我们好好谈谈。对了,我今天晚上和秦总有个饭局,就不回去吃饭了。你下班后,早些回去。这一阵,滨城可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宋依霜笑了笑,说:“你放心好了。三蛟集团已经对邱昆的步达集团出手了。昨天唐凯歌的人又被你教训了一顿。短时间之内,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胆量再来招惹我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还是小心为妙!”

    “那姐姐听你得,在家等你的好消息。”宋依霜笑道:“你没让姐姐失望过,希望这次也不要让姐姐失望!到时候姐姐会奖励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说什么奖励,没动力啊!”

    宋依霜莞尔一笑,说:“臭小子,又在调侃姐姐。不聊了,你快办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给宋依霜打过电话后,赵旭的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这时,顾惜雪的电话又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旭哥,有人暗中动依虎集团的股票。”顾惜雪对赵旭汇报说。

    赵旭皱了皱眉头,对顾惜雪问道:“小雪,查明资金来源和哪家机构干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国洋已经查到了。是J省省城一家叫做兴源基金,还有滨城一家叫做长实基金的两家金融机构在扫货。”

    “资金来源呢?”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滨城长实基金的资金来源是长狮集团,省城兴源基金的资金来源不明。”

    赵旭听了之后,沉吟了一会儿,对顾惜雪说:“小雪,先不用管他们,让他们折腾去吧。他们收购的只能是散户的筹码,只要控盘的筹码还在我们手里,谅他们折腾不起来。你让国洋锁定省城的兴源基金,一定要查明这家公司的资金来源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旭哥!”

    “还有别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三蛟集团还要继续做空吗?”

    “先不用!”赵旭对顾惜雪,“你上次不是说三蛟集团的主要筹码在滨源基金手中吗?”

    “对!他们怕损失严重,已经抛出了至少一半的股票。”

    赵旭对顾惜雪说:“小雪,你让朋友出面,去和滨源基金谈一谈,问问他们能不能把手中的筹础出让。如果他们执意不肯,让国洋把这家基金公司那个姓裘的猛料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这就找朋友去做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安排好后,赵旭悠闲的在秦川办公室翻看着杂志。庆幸没带鲁玉琪那丫头来,否则那丫头在耳边呱噪不休,烦都烦死了。

    晚六点钟!大都楼。

    秦凯歌、杨兴和杨岚先一步到了包房,等着“黑川集团”的秦川。

    当秦川带着秘书丁洁和赵旭到包房的时候,赵旭见杨岚也在场,脸上微微露出了惊诧的神色,但很快就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见秦川来了,唐凯歌立马站了起来,握着秦川的手,寒暄着笑道:“秦总,你工作作得真是到位啊。难怪你老板那么信任你!我唐凯歌要是有你这样的人才,恐怕早就稳座H省首富的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秦川笑了笑,说:“唐老说笑了。唐老手下人才济济,我秦川才疏学浅,又怎么入得了唐老的法眼。”

    两人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秦川又跟杨兴握了握手,打着招呼说:“杨总,你好!”

    “你好,秦总!”杨兴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秦川没见过杨岚,见杨兴身旁多出一个气质出众,身材高挑美貌的女人,以为是杨兴的妻子,故意问道:“杨总,这位是你......?”

    杨兴一听,就知道秦川误会了。立马解释说:“哦,这位是我们怀安集团的CEO杨岚,她父亲是杨怀安。”

    “幸会!幸会!”秦川主动伸手与杨岚握了一下,对杨岚夸赞道:“没想到杨总不仅是一位商界女强人,还是一位超级大美女。”

    “秦总过奖了!”

    众人落座后,杨岚的目光似有意无意落在了赵旭假扮司南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瞧,不由神情为之一惊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眼前之人给她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杨兴顺着杨岚的目光瞥了赵旭一眼,他之前在“黑川集团”见过司南,并没有瞧出哪里有不对劲,不知道杨岚为什么瞧这个保镖怔怔发呆。

    他用胳膊轻轻碰了碰杨岚,小声提醒道:“小岚!”

    杨岚这才回过神儿来,目光落在了秦川的身上。

    赵旭见杨岚超神痴痴地盯望着自己,不由吓了一大跳,以为她认出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见杨岚转过头去,这才暗中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赵旭规规矩矩,身体挺拔如松,站在秦川身后不远的地方。用眼角的余光瞥着杨兴。

    见杨兴头顶戴着帽子,心里对他是“修罗刀”,又多了几分把握。

    那天他用剑削掉了杨兴的半顶头发,杨兴肯定用帽子来遮掩。

    他认识杨兴这么久,就没见杨兴戴过帽子。只是可惜,无法亲自验证杨兴身上的的伤势。

    秦川吩咐值包的服务员起菜后,他对身边的唐凯歌说道:“唐老,听说你们最近和三蛟集团发生了不愉快?”

    唐凯歌叹了口气,说:“哎!我手下雷都那小子不争气,去搞步达集团邱昆的女人。自己搞搞也就罢了,还偏偏拉上童老二。反正这件事情,一时之间说不清,道不明白的。这个梁子就糊里糊涂的结下了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听说三蛟集团对步达集团出手了。唐老,你现在是什么打算?”秦川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秦总,我一直盼着和你们黑川集团合作。如果我们强强联手,就能把三蛟集团和依虎集团都击垮。如此一来,我们双雄并起,共同制霸H省如何?”唐凯歌建议着说。

    秦川笑了笑,说:“唐老,我就担心,你到时候来个过河拆桥,又或者卸磨杀驴。那我们黑川集团岂不是给你们长狮集团做了嫁衣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唐凯歌一阵无语,说:“我们双方可以签署合同立下字据。十年之内,互不攻击对方如何?”

    秦川摇了摇头,说:“我只相信眼见为实!我们老板说了,如果你拿出诚意来,就答应与您老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真得?”唐凯歌面露喜色,急声对秦川问道:“那你们老板说了没有,倒底要我唐凯歌拿出什么诚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