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81章:施以宫刑(四更)
    锦棠别墅!

    当雷都悠悠转醒的时候,发现身边躺着一个曼妙美女。

    这女人正是他偷偷约会的对象,也就是“步达集团”老总邱昆的小老婆梅芸。

    雷都醒来后,见身体的四肢不听使唤,动弹不得。对身边的女人唤道:“小芸!小芸!你醒醒。”

    唤了数声,梅芸仍然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雷都见梅芸虽然未醒,但身体呼吸均匀,这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,陈小刀和鲁玉琪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刀哥,这人醒得比较早啊!”鲁玉琪对陈小刀说。

    陈小刀点了点头,走向雷都。

    雷都猛然记起来,眼前这人在停车场击晕了自己。再之后,就什么也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雷都眼神中透着恐惧,盯着陈小刀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陈小刀冷声说:“你搞了邱老板的女人,还问我们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雷都被陈小刀的思路一带偏,立刻惊呼着问道:“你们是邱老板的人?”

    陈小刀嘴角泛起一抹冷笑,说:“现在才知道啊!放心,好戏还没开始呢,邱老板忙完了就到!到时候,看你怎么向唐爷交代。”

    几句话,陈小刀就彻底把矛盾引向唐凯歌和邱昆了。

    雷都做了亏心事,心里发虚。一听说邱昆要来,吓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要是被邱昆知道,他睡了邱昆的女人,就算唐凯歌也保不住他。

    “兄弟,求救你放过我吧!你要什么,我都可以给你。”雷都对陈小刀求饶着说。

    陈小刀盯着雷都冷声说道:“你偷了邱老板的女人,邱老板只想要了你的命!不过嘛,趁着邱老板还没来,你还是再睡一会儿吧。”说完,伸手在雷都的后脑处敲了一下,雷都闷哼一声,再次晕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刀哥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鲁玉琪对陈小刀小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等少爷那边的通知!到时候,你再通知邱老板,在别墅外西侧原来的位置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鲁玉琪高兴地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鲁玉琪上前扒了八梅芸的脸,见她还在沉沉睡着,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这么漂亮的脸蛋儿做什么不好,偏偏当人家的小三,还背着老头子在外偷男人。贱货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小琪!你去门口盯着点儿,别出现什么意外。少爷那边有消息,我会即刻通知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刀哥!”鲁玉琪快步走出屋外。

    滨城效外,“兔儿岭”的废弃工厂中。

    宋依霜带着残剑和凌婵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见凌婵来了之后,赵旭将童书蛟给弄醒了。

    童书蛟醒来后,见面前站着赵旭、宋依霜、残剑、凌婵等人,目露惊骇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知道在劫难逃,盯着宋依霜冷声说道:“宋依霜,你好卑劣的手段啊,居然跟我们三蛟集团玩阴的。”

    宋依霜冷笑了一声,说:“童老二,我宋依霜的手段比起你们童家三兄弟可差远了。”随即俏脸沉了下来,厉声说道:“你这个畜生,居然玷清了小婵的清白。你知不知道,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小婵姑娘就是被我给开苞的嘛!”童书蛟得意地哈哈大了起来,“讲真得!我童书蛟身边的女人不少,但惟独对小婵姑娘最钟意,不愧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凌婵上去一巴掌狠狠抽在童书蛟的脸上。

    凌婵对着童书蛟,一顿乱踢乱打,一边捶打着,一边骂道:“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,是你害得我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;是你让我背叛了霜姐;我恨不得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来啊!”童书蛟一脸狰狞的神色,冲着凌婵厉声吼道。“我们童家三兄弟能走到今天,你以为会怕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赵旭站在一旁不言不发。

    宋依霜走上前去,连扇了童书蛟两记耳光。冷声说:“童老二,你们三兄弟发家的黑历史都曝光了,还在这儿逞什么英雄。跟我们玩儿横得,你怕挑错了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童书蛟朝宋依霜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赵旭伸手一拉,将宋依霜拉到他这边来,才没被童书蛟给吐中。碰巧的是,宋依霜穿着高跟鞋,站立不稳,一下子跌倒在赵旭的怀里。

    童书蛟对宋依霜破口大骂道:“你个臭寡妇,当婊子还想立牌坊。对外,口口声声说和赵旭只是合作伙伴关系,暗地里却在和赵旭这个小白脸暧昧不清。你对得起死去的聂虎吗?”

    赵旭把宋依霜的身体扶正后,目光犀利如刀,盯着童书蛟,冷声说:“童老二,你再满口胡说八道,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姓赵得,我落在你的手里,就没打算活着离开。你和宋依霜这女人做的苟且之事,难道还能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?”

    赵旭大怒,走上前去,在童书蛟胸前的“气舍”和“紫宫”两处穴位上一点,童书蛟的身体顿时有一种疼痛难忍的痛意传来,其中还夹杂着阵阵的痒意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童书蛟身体剧烈抽搐着,面目表情变得愈发狰狞。

    赵旭一脸淡漠的神色,说:“没什么,只是让你饱受痛苦的煎熬。你在滨城做威做福的日子也该够了。滨城并不是你能一手遮天。你对凌婵姑娘犯下的罪过,老天不惩罚你,我赵旭代老天来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童书蛟无法忍受身上阵阵痛楚的折磨,这比千刀万剐,都令人难受。

    童书蛟一张脸,整个都扭曲起来。他只想尽快解脱,开口对赵旭求饶说:“求求你,求求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你这种畜生,杀了你都是便宜你。除了凌婵姑娘之外,还不知道有多少良家妇女被你这个畜生给祸祸了。”赵旭转头对凌婵说:“小婵,这个畜生交给你来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凌婵比较胆小,面对着童书蛟狰狞的面孔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宋依霜走到凌婵的面前,对她安慰说:“小婵,别怕!这个畜生是你的梦靥,你亲自结果这一切,将会重新面对一个美好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正如宋依霜所说,童书蛟就是凌婵的“梦靥!”,她多次会从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每每想起童书蛟对自己做得禽兽的行为,她就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凌婵对宋依霜说:“霜姐,我下不去手。”

    宋依霜点了点头,她太了解凌婵了。可以说后半程是看着凌婵长大的。

    “赵旭,你来做决定吧!”宋依霜对赵旭说。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对宋依霜说:“霜姐,你们靠后些!”

    宋依霜扶着凌婵的肩膀,依言向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残剑,对童书蛟施以宫刑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赵先生!”

    残剑应了一声后,拔剑出鞘,手起剑落,还剑入鞘一气呵成!

    就听童书蛟“啊!”了一声,人已经疼得当场晕死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