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76章:我的第六感很准
    一家烧烤店内。

    赵旭、宋依霜、凌婵、余云阳和牛武坐在一间包房里,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喝着啤酒。

    余云阳举起杯,对赵旭说:“赵先生,谢谢你看得起我余云阳,这杯酒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赵旭举起杯,轻轻和余云阳轻轻碰了碰杯子,说:“不是我看得起你,而是你的孝心感动了我。你的母亲很伟大!”

    余云阳干了杯子里的酒,感慨万千地说:“我妈是一名退休教师,是她教我如何做人,如何做一个好人。从小到大,我都没打过架。可是我刚才打得很爽!”

    一听余云阳的母亲是名退休教师,赵旭由衷从心里感到敬佩。

    赵旭对余云阳说:“你的公司叫什么公司?”

    “就叫云阳药业!”余云阳回答说。

    “生产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一些普药!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对宋依霜说:“霜姐,派给余云阳两个保镖,明天再让你公司的律师跟余云阳去他原来的公司一趟,把云阳药业收购回来。”

    宋依霜点了点头,知道赵旭担心余云阳遭到向大脑袋的报复。当即掏出手机唤来了两个保镖,并当场给公司的律师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吩咐下去后,宋依霜对余云阳说:“余云阳,你明天在家里等着就行了,我公司的肖律师会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余云阳回了句:“好的!”,举杯对宋依霜说:“宋董事长,这杯酒我敬你,谢谢你!”

    宋依霜举起杯,莞尔笑了笑,说:“从哪里跌倒,就从哪里爬起来,这才是真汉子!我等着余总大展宏图。”

    两人碰了碰杯子后,各自干了杯里的酒。

    赵旭对余云阳说:“余云阳,资金的事情你不用担心。我的要求只有一个,十天之内,必需把向固的药业公司给收购了。然后,把这人给我赶出滨城,不许再让他在滨城呆着。”

    “十天?”余云阳大吃一惊,“赵先生,恐怕有些难度。向固的企业目前运转良好,没有出售的意向。”

    赵旭皱起眉头说:“我说十天就是十天,我会派人协助你的!你按我说得去办就行了。要是十天之内,还没把向固和那个贱女人赶出滨城,我会撤回对你的一切援助。”

    余云阳一听,立刻对赵旭保证着说:“放心吧赵先生,我一定做到!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对余云阳说:“你最该敬的人,是你兄弟朱武!朱武这人不错,值得你一辈子相交。是他向我们举荐了你!在你遭难的时候,也是他奋不顾身去帮你。”

    余云阳听了之后,立刻亲自给朱武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朱武面露尴尬的笑容,说:“其实,我也没有赵先生说得那么好了。要不是遇到赵先生这个贵人,我现在还是一个快递员。是赵先生改变了我的命运,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朱武,好兄弟!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“来,干!”

    两人碰了下杯子后,各自饮了杯子里的酒,紧紧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凌婵一双美目落在余云阳的身上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对这个男人很有好感。

    今天,余云阳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她的意中人,就想找一个孝顺,懂得顾家的人。

    在凌婵看来,那个叫牛娟的女人跟了向大脑袋,真不知道是眼瞎了,还是脑袋进水了。居然丢下余云阳这么优秀的男人,和一个其貌不扬的人搞在一起。

    心中猜想,或许是更看好向固的势力,又或者向大脑袋的财力更雄厚吧!

    赵旭吃饭的时候,坐在正中间的位置,左手边坐着宋依霜,右手边坐着余云阳。

    凌婵微妙的举动,都落在了赵旭的眼里。

    他也算是个过来人了,见凌婵眼神复杂,时不时瞟向余云阳,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宋依霜坚持不让赵旭开车,便由叫来的两个保镖将余云阳和朱武送了回去。另一辆车载着赵旭、宋依霜驶向了她的住所。

    中途凌婵下车了,下车的时候,不忘对赵旭和宋依霜有礼貌的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凌婵离开后,车子继续向宋依霜的住处行驶。

    宋依霜晚上喝了不少的酒,脑袋有些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她将头枕在赵旭的肩上,说:“臭弟弟,我脑袋有点晕晕的,在你肩上靠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!靠吧。”赵旭刚刚和老婆李晴晴在一起过,心中对宋依霜暧昧的举动,并没有任何的非份之想。

    头枕在赵旭的肩上,宋依霜脑海里浮想连翩。

    自从老公聂虎死了之后,她一直靠着意志力强撑着。枕在赵旭的肩上,让她有一种依靠的感觉,仿佛找到了人生避风港。可理智告诉她,赵旭和她只是姐弟的关系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这种感觉很舒服,嘴角自然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这种笑容已经消失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赵旭对宋依霜说:“霜姐,我看凌婵那丫头似乎对余云阳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他们两个才刚刚见面,你别乱点鸳鸯谱!”

    “我的第六感很灵的!要不然我们打个赌。”赵旭笑道。

    宋依霜不愿意离开赵旭宽厚的肩膀,枕靠着问道: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输了,我给你按摩。我赢了,你给我按摩。”

    宋依霜听了之后,“噗!”的笑了起来,在赵旭的大腿上掐了一把,说:“臭弟弟,你这明摆着想占姐的便宜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看霜姐你太累了!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不赌了,你直接帮我按摩好了,省得我去按摩院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万一你输了呢。不就你给我按摩了!”赵旭不依不挠地说。

    宋依霜笑道:“臭弟弟,你要是喜欢按摩,那我直接给你按好了。还赌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愿赌服输!”

    “好吧!我倒要看看,你的第六感直觉准不准!”宋依霜似乎在自言自语着说:“小婵和余云阳刚刚认识,怎么会喜欢他?再说,余云阳是个离过婚的男人了,还带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赵旭自信地说:“霜姐,别这么早下定论!相信用不上一个月,就能看出端倪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们拭目以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