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75章:暴打狗男女
    “妈,是小娟干得对不对?”余云阳来到母亲面前,问道。

    余母叹了口气,说:“算了,云阳!我们现在落魄了,还说这些有什么用。小娟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小娟了!你还有小花,照顾好孩子,尽快把债还上,才是你应该做得。”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余云阳在母亲面前跪了下来,说:“妈!您这么大岁数了,我没让您享几天清福,还让您千里迢迢赶来,为我-操心!都是儿子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余母将儿子余云阳从地上拉了起来,说: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别轻易下跪!这些人是你的朋友吧?”

    余云阳回头望了一眼,说:“对,是我的朋友!”

    “快把客人请进来坐坐,客人们还站着呢。”余母朝赵旭等人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个老妇人,一看就是很有家教的那种女人。

    赵旭见余云阳家风淳朴,敬重孝道!

    孝顺的人,品德又怎么会差!

    心里有谱了之后,赵旭对余母说:“伯母,我们就不进去了。我们找云阳有点事,在外面等他!等有空再来拜访您。”说完,带着宋依霜等人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,余云阳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旭见余云阳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,对他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要复仇,要暴打这对狗男女!”

    “上车吧!”赵旭面无表情,说了句。

    上车后,在余云阳的指路下,到了一处叫做“富达腾院!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到了一处别墅前,屋子里灯火通明,里边不时传出吆喝嘻笑之声,一帮人正在大声喧哗喝着酒。

    下车后,赵旭见余云阳的样子有些踌躇,对他说道: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余云阳下间识地紧攥了一下拳头,说:“这个贱女人,敢对我妈动手。我是不会放过他们的!”

    “可他们对方明显有不少的人!你这样恐怕会吃亏。”赵旭见余云阳身体有些发抖,猜想他应该没打过架。

    没打过架的人,在面对打架的时候,心里自然会有一种胆怯和恐惧!

    余云阳也不例外,感觉双腿像灌钻了一般,有点不挺使唤。心中仇恨的火焰,最终还是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他大踏步向别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旭和朱武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宋依霜知道赵旭武功高强,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,对身边的凌婵说:“小婵,我们也过去瞧瞧!”

    余云阳来到别墅前,不住地拍打着房门。一边拍着,一边高声喊道:“牛娟,你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很快,别墅的门被打开,走出来两个光膀子的壮汉。

    屋子里因为开着暖气,又在喝着酒,一些人便脱了衣服,光着膀子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个光膀子的壮汉向旁边让了让,一个身高只有一米七左右,脑袋奇大的人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看到门口站得人是余云阳的时候,不由冷笑了一声,说:“我道是谁呢,原来是你余老板啊!不对,你现在破产了,应该叫你落魄鱼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赵旭站在后面冷眼打量着眼前的几人,这两个人高马大的人,虽然一身肉膘,但明显缺乏专业的训练,充其量有点蛮力。

    但这种人,和普通人打架的时候,会占有很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打架取胜的要袂,在于技巧、力量、速度。

    这两人占了“力量”的成份,远比普通人的战力要强上不少。不过,这种一身肉膘的人,在赵旭眼里,不过是两堆脂肪罢了,又怎么会将这两个猛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哟!还带了几个人来。想打架啊?”向固眯着眼睛笑哈哈地调侃着说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余云阳一脚对向固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腿刚伸了一半,就被身边一个壮汉伸手拉住。用力一扯,直接把余云阳给扯进了屋子里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赵旭微微摇了摇头,暗叹这个余云阳真得毫无打斗的经验。

    他快速出腿,一脚一个,将两个光着膀子的壮汉踢回屋子里,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向固大惊失色,目露惊色,瞪着赵旭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爱管闲事的人!”

    赵旭一脚踢在向固的胸前,将他也踢飞出去。

    进了别墅后,又有四五个成年男子奔了过来。几人各执椅凳之类的物事,向赵旭打来。

    赵旭冷笑一声,人直接冲上前来,只见他负着双手,一脚一人,出脚如电般,将奔来的几人一一踢飞撤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朱武在后面都看傻眼了,之前见过赵旭出手,知道他身手不错,可这也太能打了吧。

    五六个成年男子,在赵旭手里毫无还手之力。并且,赵旭一副闲庭信步的轻松模样儿,明显还没发力。

    余云阳从地上爬起来后,见向固跌倒在不远处。他一个前扑,直接骑压在向固的身上。

    挥起斗大的拳头,狠狠砸在向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搞我老婆!”

    “你搞我公司!”

    “你还买通人教训我!”

    一番拳脚下来,向固被余云阳打得面目全非、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那些被赵旭打倒的人,感觉身体像散了架一般,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朱武冲上前去,抄起一个塑料凳子,趁着这些人脚步轻浮,挨个砸在脑袋上,都给再次摞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,从楼上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大惊失色!

    当看清闹事的人是前夫余云阳的时候,不由尖声喊道:“余云阳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余云阳见到前妻牛娟后,心头火起,上去一把扯住牛娟的长头发,将她掼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牛娟摔倒的时候,碰坏了膝盖,不由“哎呦!”一声,面现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余云阳抓着牛娟的头发,一张原本标准的五官,面现狰狞的神色。“贱女人,我余云阳一辈子没打过人,更没有打女人的习惯。但你对我妈动手,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说完,“啪!啪!”两耳光,狠狠掴在牛娟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背着我偷汉子,给我戴绿帽子。你这个贱女人,就是古代的潘金莲,阴险狠毒,该打!”

    “啪!啪!......”又两记耳光扇了过去,把牛娟鼻孔和嘴角都打出血了。

    “身为母亲不照顾孩子,只知道自己贪图享乐,该打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又一耳光打下去,直接把牛娟给扇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赵旭见余云阳累得气喘虚虚,明显缺乏锻炼。

    当成功报复这一刻,余云阳突然又哭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状如疯癫一般,彻底释放了破产以后压抑的情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