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74章:兄弟义气
    赵旭之所以让朱武上去帮忙,是想瞧瞧朱武这人倒底怎么样。

    见朱武毫不犹豫就冲了上去,说明对余云阳这个人是真得蛮讲义气。

    余云阳被踢翻在地,又遭到了监工“财哥”的几脚猛踹。

    朱武赶到后,直接一脚将叫“财哥!”的人给踢飞出去。

    崔财哪里会想到,会有人在背后阴他。

    朱武将倒在地上的余云阳搀扶了起来,关心地问道:“云阳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!朱武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来找你啊!我刚才在电话里不是跟你说,要给你介绍一份工作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当快递员,没有搬家这份工作赚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不是让你做快递员,我现在都进大公司当职员了。是把你介绍到赵先生那里去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赵先生?哪个赵先生?”余云阳一头雾水地问道。

    还没等朱武回答,从地上爬起来的崔财,从地上抄起一块板砖向朱武的后脑拍来。

    “朱武,小心!”余云阳见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的一幕,让余云阳不由面露惊色。

    只见崔财抄着板砖的手腕,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紧紧握住,崔财一脸的痛楚之色,胳膊仿佛被铁钳卡住一般,疼得他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好汉,饶命!饶命!......”崔财对赵旭求饶着说。

    搬家公司的另一个工人闹不清是怎么一回事,没敢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“吧嗒!”一声,崔财中的板砖,呈自由落体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赵旭松开崔财的手,崔财立马挥出另一只拳,向赵旭打来。

    赵旭不闪不避,探手抓住崔财的手腕,微微一较力,崔财一个狗抢屡的不雅姿势,立马抢了出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崔财可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几,五大三粗身材魁梧的汉子啊。居然在赵旭手里,仿若手无缚鸡之力一般。

    朱武眼露兴奋的神色,没想到赵旭身手了得。

    “云阳,这位就是赵先生!”朱武对余云阳介绍说。

    余云阳站了起来,掸了掸手上的泥土,伸出手客气地对赵旭寒暄着说:“你好,赵先生!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赵旭打量起余云阳来,余云阳也同时打量起赵旭。

    见余云阳长得浓眉大眼,国字脸,一身的浩然正气,对此人的第一印象还不错。

    从相貌上看,余云阳要比赵旭年长一些,差不多三十岁出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赵旭对监工崔财说:“你把这冰霜扛上去,要是摔坏了,我会按价赔偿给这户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崔财被赵旭教训后,哪里敢说个“不”字。扛起冰箱后,将冰箱送了上去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冰箱外包装不错,冰箱并没有损坏。

    崔财下来后,被赵旭出声叫住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!”赵旭对崔财唤道。

    崔财一脸恭敬的神色,打又打不过人家,只能规规矩矩来到赵旭的面前。

    赵旭指着崔财对他问道:“余云阳扛冰箱掉落在地,也不是故意的,你干嘛要踢打他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崔财眼珠子转了几转,一副吞吞吐吐的表情。

    赵旭对崔财冷声说:“你最好给我说实话,要是敢骗我,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!”

    崔财被赵旭犀利眼神盯得心里发毛,也不知道为什么,赵旭这个人,让他感到一种前气未有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说!”赵旭厉喝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声,差点儿没把崔财给吓破胆子。

    崔财说:“有个人给我五千块钱,让我刁难余云阳。反正这人是新来的,我就答应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赵旭皱起眉头,问道:“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他也没说名字。不过,我记得他的车牌,是一辆黑色奔驰,车牌号是0566。”

    一听是黑色奔驰0566的车牌,余云阳大惊失色,脱口惊呼道:“是向大脑袋向固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向大脑袋是谁?”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朱武对赵旭解释说:“就是伙同云阳老婆谋了他公司的那个姘头。这人是一家药业公司的大老板,在滨城小有名气。”

    赵旭对余云阳问道:“你老婆跟这个人跑了,还联手坑了你。你有胆量去报复他吗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余云阳面色有些犹豫,地赵旭解释说:“我孩子在家里还没吃饭,我得先回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!那先去你家里。”赵旭点头说。

    赵旭瞪着监工崔财说:“不许通风报信,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!”崔财吓得只顾点头,都不敢去看赵旭的眼神。

    赵旭转身对身边的宋依霜等人说: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几人跟着赵旭返回停车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看清赵旭开得车,是一款劳斯莱斯的车子时,余云阳被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好歹没破产前,也算是个千万富翁,自然明白能开千万级劳莱斯的人,都是顶级牛逼的人物。

    坐进车里,余云阳这才看清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女人,是“依虎集团”的宋依霜。

    宋依霜是滨城有名的商界女强人,有名的大姐大。不知道上过多少次媒体专访和电视了。

    “您......您是依虎集团的宋董事长?”余云阳目露惊色,对宋依霜问道。

    宋依霜嫣然一笑,回头说了句:“你好,我是宋依霜!”

    坐在余云阳旁边的朱武说:“云阳,我不是和你说,我已经到依虎集团工作了吗?告诉你,我们这次遇到贵人了。赵先生说,要让你帮他做事。”

    余云阳瞥了一眼正在开车的赵旭,见赵旭年纪轻轻,比他还要小上几岁。

    可这人说话霸气侧漏,一看就是个了不得的人物。只是滨城也没听说过这个姓“赵”得人物!

    余云阳“哦!”了一声,没再说话,心里感慨万千。不知道等待他未来的命运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今年三十二岁了,但从来没打过架!

    不是余云阳怕打架,而是因为上学和工作那会儿,人缘极好。可破产之后才发现,天天围在身边那些所谓的朋友,只是一些利益驱使的朋友罢了。

    风光的时候,天天围着你身边转。你落魄的时候,才看清身边每个人的嘴脸。

    除了好兄弟朱武之外,另外还有两个兄弟,算是余云阳最铁的哥们儿了!

    到了余云阳家里之后,赵旭想看看他破产之后居住的环境。便提议说他家里瞧瞧,主要是想多了解余云阳这个人。

    要对此人委以重用,不摸清底细,哪敢乱用。

    跟着余云阳到了他家后,眼前的一幕,让赵旭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没想到余云阳住的地方,是一个车库改建的屋子。而这个屋子,还是他租得。

    屋子不大,只有近三十平方米的大小。

    里边有一个年约六旬左右的妇人,还有一个五六岁大小的漂亮小女孩儿。

    见到余云阳回来了,小女孩儿扑上去哭喊着抱着余云阳的大腿,大声叫着:“爸爸!爸爸!”

    余云阳没理女儿,对年迈的母亲问道:“妈,你什么时候来得?”

    “下午刚到的。”妇人笑了笑,只是笑容看起来有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余云阳见妇人脑袋上贴着纱布,对母亲问道:“妈,你额头的伤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还没等老妇人回答,余云阳的孩子,就出声说:“爸爸,下午妈妈回来了,在家里乱翻了一通,还把奶奶推倒在地上,把奶奶的额头给撞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......”余云阳目露凶光,身体晃了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