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73章:身上若无千斤担,谁拿生命赌明天
    听了朱武的话,赵旭心里有些触动。不由回想起当初老婆李晴晴的公司差点儿破产的场景。

    那次是被袁牧和“君悦集团”联手,差点儿把李晴晴的公司给搞破产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赵旭对朱武问道:“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叫余云阳!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”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官司的事情,欠了一屁股债,现在在搬家公司工作呢。”朱武说。

    赵旭对朱武说:“你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吧,我们要先考查一下这个余云阳。如果这人考核通过,可以让他来我的公司工作。”

    赵旭今年要大力发展“旭日集团!”面临着人才紧缺。这个叫朱云阳的,自己创业过,从基层到公司的高层都做过,这样的人有丰富的人生阅历。所以,赵旭想考察一下余云阳的人品怎么样。

    如果余云阳这人可以,他想为自己的公司趁机招揽人才。

    朱武听了赵旭的话,心里特别的高兴。

    他的兄弟不多,身边只有两三个兄弟。在余云阳事业风光的时候,没少帮助他。如今余云阳落难了,朱武也想帮一把兄弟。

    朱武虽然不知道赵旭的真实身份,但见他和“依虎集团”的宋依霜关系如此稔熟,想必也是一个人物。

    宋依霜嫣然一笑,伸手在赵旭的胳膊上轻轻掐了一把,佯装嗔怒地说:“臭弟弟,姐姐还没开口,你就开始抢人,这样真得好吗?”

    赵旭笑了笑,说:“霜姐,你我都是自己人,还分什么彼此。”

    宋依霜风情一笑,伸手拢了拢掉落在耳边的碎发。笑道:“好吧!既然你这么说,姐姐再跟你抢人,会显得我不够大量,那就让给你好啦!”

    她心里很高兴,赵旭能把她宋依霜当成“自己人!”。

    宋依霜如今和赵旭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谁也离不开彼此。刚才,也只是和赵旭开开玩笑罢了。

    快吃完的时候,朱武给好友余云阳打了电话,问他在哪儿呢。余云阳说还没下班,在给一个叫做“福临家苑”小区一户人家搬家。

    这都已经晚六点多钟了,朱武以为余云阳下班了。没想到,他还在工作。

    朱武见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,喊了一声:“服务员,买单!”

    拿起桌角的消费单一瞧,小票上显示消费了一千两百多块。他身上只带了一千块,还差了两百多。

    服务员听到他的呼唤,已经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服务员到了近前后,朱武结巴地说:“先等一下啊!我去趟洗手间,马上回来就买单。”他打算借机溜出去,打电话向家里求援。否则,要是因为买单的钱不够,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朱武觉得请这顿饭太重要了,宴请的人可是公司的美女老总,还有单位带自己的师傅,以及恩人赵旭。

    服务员彬彬有理,躬身对朱武说:“先生,您这桌已经买过单了!”

    “买过单了?”朱武面露惊讶的神色,对服务员问道:“美女,你是不是搞错了,我刚叫你买单啊!”

    服务员指着凌婵说:“这位女士已经买过单了!”

    凌婵笑道:“朱武,你就别争了,宋董事长和赵先生又怎么会让你买单。放心吧,走公司的帐,可以报销的。”

    朱武面露尴尬的神色,对宋依霜和赵旭说:“宋董事长,赵先生,你看这......我请你们吃饭,最后还让你们掏钱,这算是哪门子事儿嘛!”

    赵旭笑道:“你请客,我们买单,没毛病!对了,你不是要去卫生间吗?快去快回,我们好去找你那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......不去了!”朱武尴尬之色更甚,说:“我们还是先去找余云阳吧!”

    赵旭、宋依霜、凌婵三个都是聪明人,强忍着笑意,起身离开了餐厅。

    “福临家苑”这个小区,凌婵知道在哪里。所以,在凌婵的指引下,赵旭开车没用上二十分钟,就来到了“福临家苑”小区。

    这个小区虽然算不上富人区,但也是滨城比较有名的高档小区。

    原则上,要是没有小区的出入卡是进不了小区的。可小区值守的保安,见赵旭开得是一辆劳斯莱斯豪车,一看就是有钱的主,哪敢得罪这种人,就做了个登记,把赵旭等人放进去了。

    进了小区后,赵旭打听了路人,很容易就找到了35栋。

    余云阳就在35栋楼,给一户人家搬家呢。

    驶到35栋楼后,果然见到一辆搬家公司的车,停在楼下。两个力工模样儿的人,正在往楼上搬着东西。

    将车停好后,赵旭带着宋依霜、凌婵和朱武,缓步朝搬家公司的车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朱武刚要喊“余云阳”的名字,被赵旭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赵旭对朱武问道:“哪个是你朋友余云阳?”

    “穿浅灰色衣服那个!”

    朱武朝正在扛东西的一名男子指了指。

    赵旭向朱武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,见余去阳的身材和自己有些相像。属于那种不胖不瘦中等身材,比较文弱的那种体格。

    但此时,余云阳正在费力扛着一个双开门的冰箱。

    这种大冰箱重达两百斤左右,若是经常干活计的人,扛起来都费劲。余云阳的身材单薄,扛这么重的物事,看起来有些难度。

    余云阳一条腿弯曲,用另一条腿支撑着。他试了几次,也没有将冰霜扛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监工模样的人,对余云阳出声喊道:“喂!姓余的,你行不行啊?不行明天就给我滚蛋。”

    “财哥!我能行的。”

    余云阳咬紧牙关,又试了两次后,还是以失败告终。到了第三次,爆发了体内的潜力,终于将冰霜扛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儿,朱武的眼眶有些湿润。曾经风光无限的男人,如今为了生活,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。

    赵旭对身边的朱武问道:“余云阳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女儿!他有个老母亲在外地。”

    赵旭微微晗首点了点头,目光落在余云阳的身上。他的目力极好,见余云阳腿肚子在打颤,知道他坚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刚走了七八步远,就听“咣当!”一声,身上扛着的双开门冰箱,重重砸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就听一个女人尖叫了起来:“啊!我的冰霜啊。”

    那个叫“财哥!”模样监工的人,上去照着余云阳的屁股就踢了一脚,骂咧咧地说:“你个废物!要是砸坏了东西,你给我按价赔偿。”

    赵旭从衣兜里摸出烟来,点燃一支抽了起来,指着监工“财哥”对身边的朱武说:“这人明显在针对你兄弟,你还不过去帮他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朱武人已经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朱武离开后,宋依霜蹙起秀眉对赵旭说:“你怎么怂勇朱武去打架呢?”

    赵旭仿佛在自言自语,抽了一口烟后,眯着眼睛说:“身上若无千斤担,谁拿生命赌明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