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58章:突如其来的变故
    谷亨和焦天赋都是聂虎的好兄弟。一直以来,宋依霜对二人不薄,放权让二人管着“依虎集团”夜店的生意。

    二人手中占了“依虎集团”近百分这二十的股份,可谓元老级别的人物。

    谁都可以不理解她宋依霜,但惟独谷亨和焦天赋不行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宋依霜一拍桌子腾得站了起来,怒声对谷亨叱道:“谷亨,你说什么?”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当婊子还想立牌坊!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和姓赵得那小子之间的破事儿!公司不光是你宋依霜一个人的,我们也有份。你个贱女人,对得起我们死去的大哥吗?”

    焦天赋附和着说:“我看大哥的死,一定是你这个贱女人害得!你简直是现代版的潘金莲!”。

    残剑站了起来,立在宋依霜的身边,打算随时出手。

    宋依霜冷静下来后,一双美目落在了谷亨和焦天赋的身上,嘴角泛出一抹冷笑,说:“我算看明白了,你们俩个是来向我逼宫的!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谷亨坦然承认下来,冷声说:“你这个贱女人,不配管理公司!”

    宋依霜手指着谷亨和焦天赋说:“现在,你们给我立马滚出去!有什么事情,等明天公司股东大会再说。”

    谷亨伸手一把掀翻了桌子,幸好于国洋手疾眼快,将顾惜雪拉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桌子上什么碟子、碗啊、这些东西全部摔碎在地上,发出阵阵咔嚓的声晌。

    听到声晌后,老黑带着“大都楼”的经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谁敢在大都楼闹事?”老黑沉着脸,扫了一眼包房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谷亨对老黑说:“黑哥!我们依虎集团内部闹点矛盾,不是有意在你这里闹事的!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们是有意还是无意,在这里闹事就是不行。有什么事情,给我出去解决!”老黑瞪着眼睛,眸子里闪着浓浓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这就出去。”

    谷亨知道老黑的厉害,并没敢在老黑面前造次。

    残剑一直护在宋依霜的身侧,他的职责就是保护宋依霜。至于,“依虎集团”内部斗争的事情,他一点也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王经理,让人来打扫一下地上狼藉的物事。宋董事长,我不希望在看到你们在这里闹事了。”老黑冷眼瞥了宋依霜一眼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宋依霜“嗯!”了一眼,眸子闪烁了两下。此刻,她心乱如麻,没想到在反攻“三蛟集团”的重要节点上,谷亨和焦天赋会跑出来闹事。

    店经理转身出去后,带着一个男服务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男服生拿着扫帚正在低头打扫地上打碎的东西。

    谷亨瞪了宋依霜一眼,冷声说:“好!我们明天在公司的董事会等你。要是不给兄弟们一个交代,就别怪兄弟们反目无情!”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拿着扫帚在地上打扫碎片的服务生,突然从扫帚中拔出一柄钢制的花剑,朝宋依霜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杀手出手如电,早已经计算好了距离。

    花剑是击剑常用的剑式,细长条状。

    就听“叮!”的一声,残剑用手中的剑鞘挡住了男子的攻击。顺势拉着宋依霜快速向后撤退。

    突然的变故,让老黑大吃一惊!没想到自己的饭店里还出了杀手。

    老黑伸手向服务生杀手的后衣领抓去,以老黑的身手,居然没有抓住对方。

    要知道,老黑可是“地榜”排行第五的人啊,和残剑的实力不相伯仲。这人居然能避开老黑的攻击。

    老黑挥拳向杀手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杀手手中有花剑。因为地下狭小,老黑在兵器上吃了亏。

    剑残胡阿见状,执剑迎了上去,二人合力与服务生杀手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三人在狭小的包房里打得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谷亨掏出了一把枪,瞄向了宋依霜。

    残剑一直在留意这边的情况,奈何被服务生杀手缠住脱不开身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老黑身边的那个女经理,一脚踢出,踢在谷亨的手腕上,将谷亨手中的枪踢落在地。

    女人娇叱一声,向谷亨和焦天赋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谷亨和焦天赋这才知道,“大都楼!”是个藏龙卧虎之地。居然连一个女经理都会功夫。

    女经理自然是秦七爷的人,秦七爷所做得一切,可不是为了在滨城争霸,而是要和厂狗相抗衡。

    谷亨和焦天赋虽然也很能打,但两人只会普通的拳脚。被女经理一番拳脚下来,打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女经理拾起枪后,朝服务生杀手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服务生闪身避过,手中的花剑迫退残剑和老黑后,转身夺门而逃。

    女经理上前来封堵,被服务生手中的花剑,一剑洞穿了肩胛。

    服务生杀手没敢多做停留,几个起落向楼下奔去。

    女经理强忍着疼痛,接连向服务生杀手开了几枪,都没有打中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枪晌,吓得“大都楼!”就餐的客人全部逃了出去。人人争先恐后,只生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。

    老黑跳到女经理的身边,见她肩胛的位置,被花剑洞穿,关心地询问道:“坨坨,你怎么样?”。

    坨坨嘴角泛出一抹苦涩的笑容,说:“黑哥,我没事!”。

    老黑把怒气都撒在了谷亨和焦天赋两人的身上,在二人身上一顿猛踢。

    宋依霜怕老黑把两人给踢死了,对老黑劝道:“黑哥,别踢死他们了!这两人对我还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老黑这才停下了脚上的动作,对外唤道:“五毛、九毛!快送坨坨去医院。”。

    走廊里,快速纵出两个身穿厨师服饰的人。

    两人立刻搀扶起坨坨,带她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宋依霜对老黑弯腰致谢道:“黑哥!谢谢你仗义出手相救。否则,我今天怕是在劫难逃!”。

    “宋董事长不用客气,店里还有些事情,需要我去料理一下。我让人再给你们换间包房!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!”宋依霜对老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自己之前来“大都楼!”的时候,这个老黑从来都是眼高于顶,没将自己放在眼里过。怎么突然间对自己变得这般恭敬起来了?

    残剑胡阿上前制住了谷亨和焦天赋,等待着赵旭回来发落!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赵旭开车赶到了“大都楼!”酒店。

    见“大都楼!”里没有几桌客人,和平时喧嚣的场面有着天嚷之别。不由说了声:“看来,出事了!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