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48章:暴打童老三
    得到老黑的汇报后,赵旭对陈小刀和残剑分别叮嘱了一番。让两人吃过饭,分别行事!

    宋依霜听了赵旭的计策后,笑得肚子疼,对赵旭抛了个媚眼儿说:“臭弟弟,谁要是招惹到了你,简直是倒大霉了!”

    “霜姐,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!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为了姐姐好!等回去,姐姐好好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感谢法?”赵旭对宋依霜调保着说。

    宋依霜莞尔一笑,说:“你回去就知道了!”。

    鲁玉琪已经习惯了赵旭和宋依霜打情骂俏的样子,可总感觉宋依霜这个女人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宋依霜是个寡妇啊!过了今年才三十六岁。

    女人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!

    她老公死了之后,一直独守空房,是何等的空虚寂寞。

    鲁玉琪小声地对赵旭提醒说:“你最好本份点儿,要是有什么过格的事情被我抓住,看我不告诉晴晴姐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想什么呢,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赵旭给顾惜雪夹了一块狮子头,说:“小雪,你尝尝狮子头。这道菜可是大都楼的招牌菜。”

    顾惜雪品尝过后,清新地笑道:“嗯!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赵旭,你干嘛不给我夹菜?”鲁玉琪吃着醋意说。

    赵旭冷声说:“你有手有脚的,自己不会夹啊!再说了,我和小雪是什么关系?别忘了,你是我的贴身助理,应该是你给我夹菜才对!”

    鲁玉琪拿起筷子,给赵旭碗里夹了一堆菜。笑吟吟地故意对赵旭气道:“吃吧!你说了,我是你的助理,应该给你夹菜的。”

    宋依霜见鲁玉琪和赵旭在斗气,给她夹了块狮子头,放到了碗里,劝道:“好啦!你们两个就别吵了。还好你们不是夫妻,这要是夫妻能把房子都拆了!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是夫妻?”

    赵旭和鲁玉琪异口同声地说。两人紧接着不约而同做了一个互呕的动作!

    这一滑稽的一幕,把众人逗得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快吃完饭的时候,老黑再次走了进来,告诉赵旭童学蛟带着一个女人刚结完帐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赵旭把陈小刀和残剑唤到身边,给了两人一人一个物事。

    这东西正是赵旭平常没事儿捣鼓的面具,贴合在脸上,绝对让别人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赵旭告诉了陈小刀和残剑胡阿的使用方法后,两人拿着面具匆匆跟着老黑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旭见众人也吃得差不多,对宋依霜等人招呼道,“走,霜姐!我们看戏去。”

    宋依霜一听就乐了,众人穿好衣服后,跟着赵旭离开了包房。当宋依霜要买单的时候,值包的服务员告诉宋依霜,赵旭是他们店的贵宾,享受免单的待遇。

    宋依霜彻底懵了!

    中午带赵旭来得时候,人家“大都楼!”就给免单了。这晚上又吃了一顿,又给免单了。

    这两顿饭加上酒,至少要十几万。钱虽然不多,但是“贵宾!”这两个字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自己在“大都楼!”吃了这么久,只得还是打折的“贵宾卡!”。可人家赵旭连“贵宾卡!”都不用,直接享受了免单的待遇。

    宋依霜心里在想:“大都楼幕后老板,倒底是何方神圣啊?怎么对赵旭这么好?”

    要是让她知道,“大都楼!”和“黑川老板!”幕后新老板都是赵旭得话,估计下巴都要惊讶掉下来。

    出了“大都楼!”后,赵旭带着宋依霜等人,先一步坐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童学蛟喝了不少的酒,正搂着一个身材惹火的女人。

    此刻,童学蛟正在和怀中的女人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赵旭将车停在路边,准备看好戏!

    女人长得还算精致,只是有些浓妆艳抹。嗲声嗲气地对童学蛟说:“三爷,陪我去酒吧好吗?我还想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“宝贝儿,喝什么喝!春宵一刻值千金,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开房吧!等明晚,我再带你去酒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人家还没玩儿够呢!”女人对童学蛟撒娇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残剑假扮的中年汉子走了过来。上前一把将女人拉到身边,骂咧咧地说:“臭婊子,刚甩了我,就和别得男人搞到一起去了?”

    “啪!......”

    残剑在女人的脸上狠抽了一记晌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女人见是一个陌生男人打了自己,捂着被掴疼的脸颊委屈地说:“你谁啊你?上来就打人?”

    “还装?和我好的时候,一口一个亲老公叫着,现在和这货好上了,想不认帐啊?”

    童学蛟一听,指着女人骂道:“你个贱货,还说你没交过男朋友。原来在外面偷野汉子!”

    “三爷,我没有!”女人拉着童学蛟解释说。

    残剑指着童学蛟骂道:“你骂谁野汉子呢?”

    “骂你呢!”童学蛟吼道。

    残剑抬起一脚,踢在童学蛟的胸前,将他一脚踢飞出去。

    童学蛟带来的保镖,见童三爷被打,立刻有四人向残剑围殴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残剑抓着四个保镖一顿猛打,很快四人全部被残剑打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童学蛟向残剑扑了上来,挥拳向残剑打去。

    残剑闪身一躲,抓住童学蛟背心的衣服,手上一较力,直接将他拉扯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童学蛟是“人榜!”排在五百多名的高手,可是和残剑这种排在“地榜!”排名第八的人,根本没法比。再加上他喝了不少的酒,脚下有些乏力。

    残剑将童学蛟放倒后,在他身上一顿猛踢。反正脸上戴着面具呢,这家伙也认不出自己。

    将童学蛟狠狠打了一顿后,残剑装成流氓的样子,朝他碎了一口,骂骂咧咧地走开了。

    残剑前脚刚走,陈小刀又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童学蛟站了起来,把气都撒到了女人的身上。“啪!”一巴掌将女人打倒在地上。指着女人骂道:“你个扫把星!泡到你,算我倒霉!”

    陈小刀匆忙走上前,将女人扶了起来,说:“妹妹!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童学蛟指着戴着假面具的陈小刀,对女人问道:“这是你哥哥?”

    “不是!我不认识他。”女人摇着头说。

    陈小刀也不答话,一脚向童学蛟的胸前踹去。

    这一脚直接将童学蛟踢撞在车的机箱盖上,摔得童学蛟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几个受伤的保镖向陈小刀围了过来,还没等到近前,就被陈小刀给打得落花流水。

    陈小刀上前揪住童学蛟的衣领,在他的两只眼睛上,分别给了一拳。瞬间,就把童学蛟给打成了熊猫眼。然后,拉着女人匆匆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叫了一辆出租车后,女人害怕地对陈小刀问道:“大哥,你干嘛冒充我哥哥?童三爷会杀了我得?”

    陈小刀塞给女人一把钞票说:“你打车去J省临城避难。除此之外,只会遭到他们的追杀!”

    女人一听,哪敢耽搁下去,对开车的师傅说:“师傅,麻将去临城,我给你双倍车费!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