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41章:有贼心没贼胆
    没用上二十分钟,残剑胡阿就开车回来了。

    赵旭在院子中抽着烟,等着残剑。

    只见车门打开,两个人从车上被残剑,一脚一个踹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赵先生,两个都逮到了!”残剑走到赵旭的近前,拱手汇报说。

    赵旭“嗯!”了一声,缓步踱到两人的近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派来得?”赵旭声音平缓,不怒自威!

    两人一声不吭,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残剑见状,上去在二人的屁股上,一人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说!否则,老子在你们的身上扎几刀。”残剑对两人威吓道。

    一个脸大的男子,身体打着哆嗦说:“我们是三蛟集团的人!但我们并没有恶意,老板们只让我们远远跟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赵旭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就这些!我们要是说假话,就出门让车撞死。”男子发着毒誓说。

    赵旭见这两人不会武功,一吓唬就招了供,想必是不入流的角色。

    赵旭对残剑吩咐说:“残剑,搜搜他们的身上,看看有什么?”

    残剑上前,对二人搜身了一番。除了在身上搜出防身匕首之外,并没有搜出其它的东西。

    赵旭对二人说:“你们回去给童家三兄弟递个话。就说,聂虎的死如果是他们干得,让他们尽快认罪伏诛,还能保住三蛟集团。否则,滨城再无他们立足之地!”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是!我们一定带到!”

    “滚吧!”赵旭对二人喝道。

    二人一听,如蒙大赦,溜上车后,开车仓遑而逃。

    回到屋子里后,宋依霜嘴角挂着甜美的笑容,迈着婀娜的地步伐,朝赵旭走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宋依霜对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个无关紧要的人物,只是对我们盯梢。估计是想看我们接下来有什么动作吧?”赵旭分析说。

    宋依霜拉着赵旭的手,来到了沙发坐下,神色凝重地说:“臭弟弟,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赵旭的目光落在宋依霜丰腴的身材上。

    此时,宋依霜换好了睡衣。

    宋依霜见赵旭痴痴盯着她,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。伸手轻轻打了一下赵旭的胳膊,妩媚地开着玩笑说:“臭弟弟,你眼睛有些不老实哟?”

    赵旭回过神儿来,端起面前的茶杯,喝了一口茶。故意对宋依霜调侃着说:“霜姐,不是你说如果我帮你,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嘛!”

    “那来啊!姐姐房间的门,可是随时为你敞开,就怕你有这个贼心,没这个贼胆。”

    赵旭干咳了两声,来掩饰内心的尴尬。他只是和宋依霜调侃调侃,来拉近彼此的距离,并不是对宋依霜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至于,偷瞄两眼,不过是正常男人的本能反应罢了。

    立马回归到正题上,对宋依霜问道:“霜姐,你老公倒底是怎么死得?”

    宋依霜叹了口气,拿起桌上的红酒,给自己倒了一杯。轻抿朱唇说:“有人在他的车上动了手脚,车毁人亡,被炸死得。落了个面目全非,尸骨无存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赵旭见宋依霜眼角噙着泪水,知道触动了她的伤心事。

    宋依霜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依虎集团,是我和我老公一手创立起来的。这些年,我从十六岁就和他在社会上闯荡。他为人精明,是个商业上的天赋型经营人物。我们从一间小公司,发展到如今的上市集团。别人只看到我们表面风光,却不知道我们这一路走过来,吃了多少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聂虎死后,我再也没找男人。你也知道,像我这种女人,一个人支撑诺大的企业,有多么艰难。当时,在爆炸现场找到了一枚三蛟的印微,这是三蛟集团公司成员独有的标记。而且,我老公死后,三蛟集团在商业领域,频频对我的公司发难。就这样,我和三蛟集团的童氏三兄弟,明里暗里,不知道斗争了多少回。”

    听了宋依霜的讲述后,赵旭紧锁起眉头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宋依霜老公死得这么惨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要为我老公报仇!哪怕散尽家财也在所不惜。”宋依霜的眼神里,流露出一抹狠毒的神色。

    宋依霜在滨市,可是公认的“大姐头!”。她并不是那种放荡的女人,只是和赵旭在一起,才释放出了自己的天性。

    她和赵旭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能感觉得出来,赵旭是一个可靠得人。特别是今晚,赵旭露出的那一种功夫,更是惊艳到了宋依霜。

    赵旭伸手在宋依霜的香肩上拍了拍,劝慰说:“霜姐,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!策划这次爆炸案的人,一定会伏法的。不过,你确定是三蛟集团童氏三兄弟做得吗?”

    宋依霜闻言微微一怔,走到家里的保险箱位置,从里面取出了一枚三蛟徽章。

    徽章上印着“三头蛟”的图案,上面有黑灰的印痕,有被焚烧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宋依霜把徽章交到赵旭的手上,说:“在现场只找到这枚徽章,这是三蛟集团独有的印记。并且,从那以后,三蛟集团频频对我们依虎集团各商业领域发起进攻。”

    赵旭摆弄着手里的徽章,双眉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摆弄了半天后,赵旭对宋依霜说:“如果仅凭这枚徽章,就断定是三蛟集团的童氏三兄弟所为,我觉得有点草率!”

    宋依霜解释说:“我们依虎集团和三蛟集团原先就有过节。生意领域很多地方都有重叠,证据又指向他们,并且在我老公死之后,又对我的公司趁火打劫。除了他们童氏三兄弟,我实在想不出来,谁还有动机要杀我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你向童氏三兄弟询问,他们承认了吗?”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宋依霜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!说不是他们三个干得。可谁干这种事情,又能承认是自己干得!”

    赵旭说:“那还是先调查你老公的死因吧!如果确定是三蛟集团童氏三兄弟干得,证据确凿,再找他们算帐不迟!”

    宋依霜苦笑着说:“有可能已经迟了!就算不是他们三个杀得我老公,但我们两家公司,早已经势同水火。几次互斗之后,死伤了不少人。这个梁子算是结定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!既然他们想发难,那明里暗里,我们接着就是了!”赵旭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宋依霜眼神痴痴地盯望着眼前的男人,从赵旭的身上,感受了一股强大的自信!

    这种自信,就好像自己的老公聂虎一样!让人值得信赖,值得托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宋依霜的电话晌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,宋依霜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你是哪位?”宋依霜问道。

    电话里传出一个青涩的声音,“赵旭在你身边吧,我找赵旭!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宋依霜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,我是赵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