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37章:打蛇打七寸(四更)
    白丰弼一听,儿子丧失了男人的功能,以后不能生育,相当于断了他们白家“种!”。哪里还能忍得住,对带来的保镖喝令道:“把鲁玉琪这丫头给我绑回去!叶家的人若是敢阻拦,一并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白家的二十几个保镖,向鲁玉琪围殴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扎对手下喝令道:“保护鲁小姐!”。

    双方的人在医院这狭小的地方,激烈地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两人捉对厮杀,不时有人倒在地上,打得那叫一个惨烈!

    林主任大声喊道:“住手!你们住手!”。

    可双方早已经打红了眼,又怎么会听他得。

    林主任知道叶家和白家的能量,双方他谁也得罪不起,又不敢报警。就算把医院拆了,以叶家和白家的实力,稍微从指缝中露出点钱来,都能盖一座医院了。

    就在双方打得不可开焦的时候,陡然听到一声厉喝,“都给我住手!”。

    这一声有如惊雷一般,在众人的耳边炸晌,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晌。

    众人自动闪开,赵旭匆匆带着张子石、宋桂花母女还有田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到赵旭来了,叶扎长舒了一口气。特别是张子石来了,有他在场,想必能将此事压下来。

    赵旭走到手术室的门前,瞧了一眼病床上的白博文,见他脸色苍白如纸,但呼吸正常。知道性命并无大碍,这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赵旭见白丰弼虽然年近半百,但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,知道是白家的家主。

    赵旭对身边的张子石问道:“张会长,麻烦你帮我引荐一下!”。

    张子石“哦!”了一声,对白丰弼介绍说:“老白,这是临城商会会长赵旭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赵先生,这是白家家主白丰弼,也就是白博文的父亲!”。

    鲁玉琪见赵旭来了,高兴地来到他的近前,抱着赵旭的胳膊兴奋地说:“赵旭,白博文这个小白脸彻底变太监了。对了,你倒底出去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赵旭瞪了鲁玉琪一眼,冷声喝道:“你给我闭嘴!”。

    鲁玉琪见赵旭凶自己,气得噘起了小嘴儿。心里对赵旭恨得牙根痒痒的。这家伙竟然当着这么多的人面,当众训自己,丝毫不给自己留情面。

    白丰弼听过赵旭的名头,上次召开“阳城商会”,凑巧他有事不在阳城。所以,并没见过赵旭。

    见赵旭年纪轻轻,就当上了临城商会的会长,着实让白丰弼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赵旭对白丰弼说:“白总,鲁玉琪是我的贴身助理!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被白丰弼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!我说这丫头怎么这么嚣张?原来是赵会长的贴身助理!”白丰弼眼神里满是怨毒的神色,盯着赵旭说:“赵会长,你的人把我儿子打成了太监。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?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一脸郑色地说:“白总说得不错,我之所以匆匆赶来,就是为了给白总一个交代!白总,借一步说话吧!”

    白丰弼点了点头,心想:看看赵旭能耍出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一间医生的办公室里,赵旭、白丰弼和两个女儿,还有张子石、叶扎、宋桂花和女儿宁宁,以及肇事凶手田卢,全部在场。

    赵旭向白丰弼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白丰弼听完了之后,被震惊在当场,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!

    旋即,白丰弼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姓赵得,你以为随便找个人搪塞我,就能敷衍了事吗?想把我儿子定义为杀人犯?证据呢?”白丰弼越说越激动,说:“就算我儿子要非礼这个女孩儿,无论是精神上的损失还是金钱上的赔偿,我白家都赔得起。倒是你的人,把我儿子打成了太监,断了我白家的种。你这种人,简直罪大恶极!”

    赵旭见白丰弼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还和他耍横。不由冷笑着说:“白总,要证据是吧?”

    说着,从衣兜里拿出了一支录音笔。按开之后,里面传出了白博文的声音。

    就听白博文说:“田卢,只要你把葛宁宁的老爸撞死,这五十万就是你得了!记住,嘴风给我严点,要是敢泄露半句,我把你投到江里喂鱼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!白小少爷,我田卢别的能耐没有,嘴巴可是紧得很。”

    白博文点了点头,说:“我就是看中你这一点,才找你合作的!事成之后,记得不要再和我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白小少爷!......”

    听完这段录音后,白丰弼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赵旭冷声说:“白总,你是一个守法知法的好市民。这件事情,是你儿子指使田卢去做得。葛玉成的死,你儿子就是凶手之一。倘若我把这段录音交给警方,就不是变成太监那么简单了。这可是杀人罪啊!就算你白家的势力再大,也大不过法吧?当然,你要说你能摆平,我可以告诉你,我赵旭也不是吃素的。不如,这事儿就这样算了。当然,你要是执意跟我得小助理过不去,那我只好把这段录音和人证田卢,一并交给我警方。还有,你不要打田卢的主意,我会派人把他弄到临城去,就算你手再长,想在临城的地界上胡来,我赵旭可容不得你!”

    一番话软硬兼施,让白丰弼觉得自己明明在理,可是儿子犯了杀人罪。这件事情一旦闹大,不仅是他儿子会进监狱,就连他们白家的生意也会有影晌。

    可要是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,那简直是打落牙齿硬往吐子里咽,哑巴吃黄莲,有口说不出!

    他白丰弼一辈子没干过这种窝囊事,可自己面对的对手,是临城商会会长。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人物,可不是软柿子,想捏就捏!

    白丰弼权衡了一番之后,这件事情也只能暂时算了,再侍机报复!

    “姓赵得,你果然够狠。知道打蛇打七寸,拿住了我的命脉。不过,我白丰弼告诉你,这件事情我不会轻易就这样算了。你要是交出鲁玉琪那丫头,我们还是朋友。倘若,你执意袒护她,那我们以后只能是敌人和对手!”

    赵旭冷笑了一下,目光犀利如刀盯着白丰弼说:“白总,鲁玉琪是我的人,我不会让你伤她一根毫毛。当然,你要选择报复,我一定当个合格的对手!不过,在报复之前,你最先打探一下我赵旭的实力。免得拿鸡蛋来碰石头!”。

    白丰弼瞪了赵旭一眼,冷哼了一声。对两个女儿说:“博彩、博霞,我们走!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