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36章:彻底变太监了
    “阳城医院!”。

    白丰弼在得知小儿子白博文被打伤进了医院后,气得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他们白家在“阳城!”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儿子被人了,连人都没找到。气得白丰弼把负责保护白博文的保镖全部给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辗转反侧,白丰弼才找到了“阳城医院!”。

    其实,是叶扎故意让“阳城医院”封锁消息,目的就是在拖延时间,等着赵旭回来。

    叶扎相信,赵旭匆匆带着宋桂花母女离开,一定是在寻求破解之道。

    在白博文这件事情上,叶家理亏。所以,面对白家的指责,叶扎也只能忍让。否则,双方一旦撕破脸皮,对谁都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白丰弼只知道儿子被打伤进了手术室,还不知道儿子被鲁玉琪这丫头打成了太监。要是让他知道这件事情,估计会当场杀了鲁玉琪。

    “老白,你消消气!你儿子正在手术呢,等手术结果出来再说。该赔你的经济损失,我叶扎会赔得。”叶扎对白丰弼劝道。

    白丰弼鼻里冷哼了一声,说:“哼!叶扎,你不要袒护你闺女了。我儿子是时常和你闺女闹矛盾,但是两个小家伙打打闹闹,我从来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你竟然纵容你女儿把我儿子打伤,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,我白家不会和你叶家就这么轻易算了的。”

    叶扎已经知道,白丰弼的小儿子被鲁玉琪打成了太监。现在只能来缓兵之策,等待着赵旭的归来。要是白博文真得死在了手术室里,那就真得完了!

    叶家虽然比白家的实力强一些,但两家要是死磕。最后的结果,只能是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鲁玉琪见叶家为了袒护自己,差点儿和白家动手。特别是白丰弼,一副盛气凌人的态度让他看不惯。

    鲁玉琪挺身而出,一拍胸口,振振有词地说:“喂,白老头儿!你儿子是我打伤的,不关叶家的事。你有能耐冲我来!”

    叶扎和格格一听,不由被鲁玉琪这丫头的话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叶家出动这么多的人,就是为了护住鲁玉琪。否则,一旦鲁玉琪有所闪失,叶扎不好向赵旭交代。

    格格将鲁玉琪拉了回来,板着脸说:“小琪,你胡说什么。明明是我们一起把白博文那小白脸打伤得。”她朝鲁玉琪眨了眨眼睛,意思是不让她乱说话,有她老爸叶扎替她们出头,暂时能压住白丰弼。

    可鲁玉琪是个讲义气的人,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,拖累叶家。

    “格格,我知道你们为了我好!但祸是我闯得,我不能让你们叶家背这个锅!我一人做事一人当,不会拖累你们叶家的。”

    白丰弼一听,这才知道事情的始末。

    如果这件事情是叶家做得,他倒是有几分忌惮。可眼前这丫头面生的很,听口音又不是本地人,白丰弼又怎么会将鲁玉琪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丫头,我儿子是被你打伤得?”白丰弼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,眼神闪过一抹厉色。

    “对!”鲁玉琪坦承地点了点头,手叉着小蛮腰振振有词地说:“老白头,你儿子要在宾馆糟蹋民女。本女侠当然要打抱不平,拔刀相助。”

    白丰弼差点儿没被鲁玉琪这丫头气死。他才六十出头,可鲁玉琪这丫头对自己一口一个“老白头”叫着。

    在阳城,谁不尊他一声“白董事长!”或是“白老!”。居然被一个后生晚辈,叫做“老白头!”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叫什么名字?是哪里人士?或许我和你的父母是故交,对你网开一面。”

    白丰弼为人精明,见这丫头和叶家的丫头搞在一起,背定有些背景。若是招惹不起的人,小小惩戒一番,也就罢了!要是这丫头没什么后台背景,那他当然要为儿子出头,绝不会让鲁玉琪这丫头活着离开阳城。

    鲁玉琪一副江湖作派的作风,说:“我行不更名、坐不改姓!J省省城鲁玉琪是也。至于我老爸的名字,你还不配知道。”

    白丰弼一听,鲁玉琪是J省省城人士。脑海里仔细想了一番,前十大家族好像没有姓鲁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白丰弼就放心了。就算鲁玉琪这丫头有点家世背景,也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“叶扎,既然是鲁小姐亲口承认,打伤我儿子的人是她。那这件事情就和你们叶家没关系了。咱们两家也算是阳城有头有脸的大户,我也不想因为这事儿和你闹掰了。鲁玉琪这丫头,我必需带走,希望叶扎兄卖我白某一个情面。它日,白某设局宴请叶扎兄致谢!”

    格格急声说:“胡说,这事儿明明是和我和小琪一起做得。白董事长,你要是敢抓我朋友,我格格定然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叶扎一脸为难的神色,没想到鲁玉琪这丫头这么任性。如果,这个时候再袒护鲁玉琪,双方很有可能会直接撕破脸皮。可鲁玉琪是赵旭的贴身助理,又怎么能让白丰弼说带走就带走。

    “老白,这丫头是我叶家的朋友。有什么事情,我叶家接着就是了!”叶扎一脸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白丰弼冷笑一声,目光里流露出狠毒的神色,说:“好啊!叶扎,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来了。既然你叶家执意如此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!来人啊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一群身穿黑色西装整齐划一的男子,齐声应道。

    叶扎也摆手对身边的人下令道:“全体戒备!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术室的门打开。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推着白博文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丰弼见状带着白家的人,立马向手术室门口奔去。

    叶扎也带着格格和鲁玉琪来到了手术室的门前。

    一场干戈,暂时被化解。

    白丰弼对一位年长的医生问道:“林主任,我儿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替白博文主刀手术的林医生叹了口气,说:“白董事长,令公子的命总算是保下来了。不过,他后半生怕是不能和女人同房了。”

    白丰弼不解地问道:“林主任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林主任解释说:“你儿子的命根子被踢爆了,能保住命已经实属万幸了。以后不会有男人的正常功能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......”

    白丰弼闻言身体晃了几晃,两个女儿急忙扶住父亲白丰弼。

    白家的大少爷早年夭折,家里除了小儿子白博文之外,只有两个女儿。现在小儿子白博文丧失了男人的正常功能,这相当于白家绝后了一样!

    鲁玉琪听了之后,高兴地说:“你儿子是个小白脸,平时说话就娘里娘气的。现在变成太监,真是太符合他了,省得他出来祸害良家妇女!喂,老白头儿,你脸色有点难看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