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31章:你功夫行吗?
    “辽江!”,被誉为是阳城的母亲河。

    这一川江水,养育了无数在阳城生活的人。

    每年过新年的时候,都会在辽江江畔,举办“祭江”的隆重活动。

    江畔,是阳城过新年最热闹的地方,和南方的赶庙会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赵旭、鲁玉琪和格格到了江畔后,这里正在举行“舞狮”的表演。

    天气乍暖还寒,仍然挡不人住阳城市民的热情。

    就听鼓声大作,钹声有节奏地在晌着。两只人扮的狮子,踩着鼓声的节奏,在高低桩上来回腾跳,做着各种花式高难度的表演。引得围观的众人,一阵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这些表演舞狮杂耍的人,从小就接过特殊的训练。

    正所谓,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,表演的确精彩,是国家非特质文化传承的国粹。

    赵旭也被台上舞狮杂耍的目光吸引了,三人目不转睛,瞧着舞狮的表演。

    鲁玉琪显得特别兴奋。

    在省城过新年的时候,家里就她和鲁大师两个人。连个串门的亲戚都没有,每年过年的氛围和平时并没有太大的区别,死气沉沉的。

    这次和赵旭一起出门,真是让她大开眼界。不仅品尝到了各色美食,还增长了见闻。

    完美的诠释了:什么叫做,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!

    三人看完了舞狮表演后,鲁玉琪还沉浸在兴奋当中,兴致勃勃和格格谈着刚才的舞狮。

    中途遇到卖“糖人”的摊位,鲁玉琪买了两只“糖人”,送给了格格一只。两人一边吃着“糖人”,一边在江边的各个摊位前闲逛着。

    “糖人”距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,传闻起源于明朝时期。

    当时,皇帝朱元璋大造“功臣阁”,很多功臣遇害。刘伯温神机妙算侥幸逃脱,后遇一个肩挑糖水的老伯所救。两人换了装束后,刘伯温穿着老伯的衣服走街串巷。再后来,被刘伯温改进,制作成各种人物造型或是动物的造型,并将糖人这门手艺传给了很多人。从此以后,在全国流行推广开来。

    赵旭知道鲁玉琪故意是在跟自己过不去。不过,他也不生气,岂会和鲁玉琪这种黄毛丫头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摊位前传来了争吵的声音。

    就听有个妇人哭哭啼啼地说:“你们在宽限我几天吧?我赚了钱,就会把钱还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子,我们小少爷可是多宽限你一个多星期了。你也说了,再还不上钱,就会让你女儿去白家当女佣来抵帐。怎么,想赖帐不成?”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妇人朝两个男子跪了下来,痛哭流涕地恳求道:“你们再宽限我几天吧,只要我筹够钱,会第一时间把钱还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!你和我们家小少爷已经签了契据,不会要不承认吧?”男子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见围观的人众多,保镖瞪了周围的人一眼,厉声吼道:“看什么看,白家办事,你们最好都给老子滚得远远的!”

    一听“白家!”这两个字,围观的众人顿时纷纷退避三舍,生怕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鲁玉琪见摊主是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妇人,身边跟着一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小姑娘长得水灵灵的,着实有几分俊俏。没想到现实生活中,还有这种“恶霸”的人,这和强抢民女又有什么分别?

    不过,鲁玉琪没敢造次,她对身边的格格小声地问道:“格格,白家是何方神圣?怎么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!”

    格格鼻里轻哼了一声,说:“哼!这个白家是阳城十大富豪之一。他们口中说得小少爷叫白博文,是我的死对头。那小子像个娘炮似的,说话娘里娘气的。上次,我还和他打过一架呢。没想到,这小子暗地里干这种龌龊得勾当。对了,赵旭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赵旭将格格和鲁玉琪二人的对话,听得一清二楚。不由想起,自己第一次来L省“阳城”的时候,在“四阳楼”巧遇格格的情景。他清楚记得,当时那个和格格大打出手的奶油小生,就是叫白博文。

    难怪,周围的人会惧怕“白家!”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,白家的确有这种傲人的资本。

    格格正要上去喝止白家两个保镖卑劣的行径。赵旭急忙上前拉住了格格,对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赵旭,我原以为你是个很正义的人。没想到你这么胆小怕事!你不管我管,这事儿我格格管定了!”格格对赵旭很失望。

    赵旭担心格格坏事,对她警告说:“你现在上前驱逐了白家这两个保镖有什么用?那样只会打草惊蛇。只要你不在,白家必定会对这对母女变本加厉的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意思是?......”格格蹙起秀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顺藤摸瓜,只打狗,主人怎么会痛?把主人收拾了,狗自然就会学乖了。”赵旭说。

    格格盈盈一笑,露出一排整齐白洁的牙齿。握起粉拳在赵旭身上轻轻锤打了一下,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是个怕事的胆小鬼呢。那就听你得,我们顺藤摸瓜,找白博文那个小白脸算帐。你不知道,四阳楼之后,几次公开的场合,这小子总是找我的麻烦。我早想逮个机会收拾他了!赵旭,一会儿你替我好好收拾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赵旭开口,鲁玉琪义愤填膺地说:“放心吧格格,到时候我替你教训他!敢欺负我家格格,看我怎么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“小琪,你真好!不过,你功夫行吗?”格格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鲁玉琪笑道:“马马虎虎,但收拾这个小白脸,应该没问题!”。

    像这种有钱人家的纨绔子弟,多沉迷于美色,身体早就被掏空了。依仗的不过是身边一群鞍前马后的狗腿子罢了。

    白家的两个保镖又和妇人摊主争吵了一会儿,最后强行把摊主的女儿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放开我!妈,救我......”

    妇人哭喊着追了上去,被其中一名保镖一把推搡在地上。保镖向妇人啐了一口,骂骂咧咧离开了。

    赵旭走上前,将妇人从地上搀扶了起来。对妇人问道:“大姐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妇人见赵旭长得慈眉善目的,一身的浩然正气。哭着对赵旭跪求道:“先生,求求你救救我女儿!否则,她就要被白家的小少爷给糟蹋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