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28章:吃人的嘴短,拿人的手短
    年关刚过,在通往L省“阳城”的高速上,赵旭开着一辆白色的奔驰大G,风驰电掣一般驰往在路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还不是返乡的高峰。所以,路上的行车并不多。

    一路上,鲁玉琪这丫头在赵旭的耳边呱躁个不停,快把赵旭给烦死了。最后,赵旭不得不以沉默的方式,来擎制鲁玉琪这丫头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她是省城鲁大师的面子上,赵旭才不会答应,让鲁玉琪做自己的贴身助理。

    鲁玉琪见赵旭对她爱搭不理的样子,故意搭讪着说:“喂!赵旭,你是不是故意不理我?”

    “是!”赵旭毫不客气地回了句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讨厌我?”鲁玉琪噘着小嘴儿,一脸不高兴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谈不上讨厌,就是觉得你有点烦!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鲁玉琪气得牙根痒痒的,鼻里哼了一声,瞪着赵旭说:“哼!等我回家告诉我老爸,说你欺负我!”

    赵旭还真有点担心,鲁玉琪这丫头回去的时候,向鲁大师乱嚼舌根,搬弄是非。

    “喂,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?”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理我,不就是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心情不好,不想和别人说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心情不好?又为什么不想和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赵旭被鲁玉琪这丫头问得一阵无语,乱诌了一句:“你们女人,每个月都有来经期心情不爽的时候,我们男人当然也有这样烦恼的时候。我大姨父来了,总行了吧!”

    听了赵旭的话,鲁玉琪被赵旭逗得前仰后合,娇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女人一般为了避免“月经期!”这个词,通常会比做“大姨妈!”。这样,平常和别人聊天聊到“月经!”的事情上,会避免尴尬。可没想到,赵旭把心烦的事儿,比喻成了“大姨父!”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鲁玉琪对赵旭说:“其实,你这人也挺幽默的嘛!干嘛,总跟我摆一张臭脸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怎么对我,我就怎么对别人!”赵旭趁机对鲁玉琪教训说:“你和我一见面就掐架,我能忍你,那才叫怪了!”

    “喂,姓赵得!你是个男人啊!胸襟宽广点,不行吗?和我一个小女子斤斤计较有意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世界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!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鲁玉琪被赵旭气得差点儿噎到,眼珠子一转,笑嘻嘻地对赵旭说:“你这句话,我会转告给晴晴姐的。她也是女人,我看你对她怎么交代!”。

    赵旭被鲁玉琪这丫头气得不行,这丫头总喜欢告状,乱嚼舌根。看来,自己和她出门在外,得行事低调才行。否则,要是有什么把柄落到鲁玉琪这丫头的手里,那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赵旭又开始以沉默的方式,来和鲁玉琪这丫头保持距离。否则,言多必失,容易被这丫头套路。

    赵旭一边开着车,一边在思考着对策。打算带鲁玉琪这丫头历练一阵子,就将这丫头送回鲁家去。否则,这丫头长久跟在自己的身边,怕是没被她吵死,也会被她气死。

    想了半天,赵旭最终决定从“美食”和“购物”两方面下手。

    女人大多天生是“购物狂”。他打算平时给鲁玉琪这丫头多买些东西,多带她吃几回美食,谅她不会像现在喋喋不休地呱躁自己。

    常言道:吃人的嘴短,拿人的手短!

    想到这儿,赵旭嘴角不由自主勾勒出一丝得意地微笑。可这个微妙的表情,恰恰被鲁玉琪给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“喂!你笑什么?看你那猥琐的笑容,就不像是个好人。”鲁玉琪见赵旭半天不理踩自己,故意找茬儿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瞪了鲁玉琪一眼,并没和她互怼。否则,两人这一吵,又关不了话匣子了。

    到了“阳城!”后,鲁玉琪这丫头就吵着自己的肚子饿了,让赵旭带她去吃饭。

    赵旭直接开车到了“四阳楼!”。

    “四阳楼”是阳城商会会长张子石的产业。上次,张子石给了他一张贵宾卡,可以享受免单消费的待遇。

    四阳楼以鱼宴闻名,这里比邻“辽江”。

    “辽江鱼宴”,是L省“阳城”的一块金安招牌。其中“四阳楼”的鱼宴,更是名震八方。

    赵旭带着鲁玉琪来到了“四阳楼”后,刚刚过了饭口的时间。所以,座位很充裕。

    四阳楼的经理,已经认得赵旭了。张子石特意对店经理交待过,这是他的贵宾。

    见赵旭来了,店经理特意给赵旭安排了一个楼上靠窗边的座位。

    从楼上这里的座位,能看到“辽江”的风景。

    L省比J省的温度高上不少,这里已经是春暖花开。在和煦阳光的照射下,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。

    江面上,有游客在乘船游江。岸边也聚集了不少的人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赵旭随口对店经理问道:“经理,江边聚了那么多人,是在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哦!是在祭江!我们这里地方的习俗,每年初一到到初五,要举办祭江的活动。对了,还有正月十五,江边还有闹花灯和放灯船的。”

    赵旭将菜单交给店经理说:“你看着给我们来四道店里的特色菜就行了!”。

    “行,那请赵先生稍等,我这就去通知厨房。”店经理拿着菜单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赵旭不喜欢铺张浪费。但鲁玉琪这丫头刚来阳城,想让她尝尝“四阳楼”店里特色的美食。

    一名服务员拿着一个长嘴茶壶,给赵旭和鲁玉琪分别倒了茶。

    鲁玉琪有些口喝,小嘴抿了一口,瞧着赵旭问道:“喂,赵旭!你对这里很熟吗?看店经理的样子,好像很怕你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赵旭翻了个白眼,对鲁玉琪说:“怕我做什么?我又不是老虎,难道还吃人啊?”

    鲁玉琪莞尔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喂,一会儿我们吃完饭去江边瞧瞧热闹,好不好?”鲁玉琪对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!吃完饭,我们还有正事要办,哪有时间去看热闹!”赵旭一脸郑色地说:“还有,你要记住现在的身份,是我的贴身助理。和我说话的时候,不要喂喂的,要称呼为赵先生或是赵总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,我还是叫你赵旭算了!”鲁玉琪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“随你吧!”

    赵旭真是拿鲁玉琪这丫头没有办法,只想带她游历一阵,尽快把这丫头送回鲁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