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917章:意外发现
    赵旭跟在傅莉的身后,到了囚室门口的时候。赵旭手掌抵在了她背后的“命门”穴上。

    命门穴,在人体的背部,这是一处重要穴道。要是被比自己功力强的人戳中,轻则有瘫痪的风险,重则会当场毙命!

    ??这个时候,只要赵旭的内力一吐,傅莉就会当场身陨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傅莉装作一副镇定的样子,心里无比地震惊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连我也认不出来了?”赵旭的声音在傅莉的耳边晌起。

    “你是赵旭?”

    傅莉脸上戴着“母夜叉”的面具,看不出任何的表情,但内心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赵旭既没承认也没否认,对傅莉问道:“白冰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要救白冰啊!休想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赵旭冷笑一声,手指在傅莉后背上的几处穴位一戳。

    顿时,傅莉身体发生了痉挛。那种痛楚的滋味儿,简直比万千只蚂蚁啃咬,还要令人难受。

    豆粒大小的冷汗珠子,瞬间湿透了衣身。

    赵旭对傅莉说:“傅莉,你以为我还是昔日的赵旭吗?只要我在你的命门穴上掌力一吐,你立马就会陨命。赶快带路,否则!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先解开我身上的禁制。”

    赵旭在傅莉身上轻轻一拍,解开了身上穴道的禁制。冷声说:“你要敢耍花样儿,我立刻一掌毙了你。”

    傅莉在“天榜!”上的排名是九十八名,但在赵旭的制擎下,却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她从赵旭的身上,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没想到短短几个月不见,赵旭的功力进步如斯,至少有天榜前十的功力。

    傅莉根本不敢呼救,只要自己有这样的异动。她绝对相信,赵旭会出手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钥匙在我身上,打开囚室之后,里边有个暗门。

    赵旭押着傅莉,先是用钥匙打开了囚室。

    傅莉根本不知道,囚室里的黑狼庄同甫,早已经被赵旭偷梁换柱。来到暗门前,傅莉告诉赵旭如何开启暗门,打开门之后,赫然见到暗门里囚禁的人正是白冰。

    白冰见到几个戴面具的人来了,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。但凭她的直觉,傅莉一定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傅莉,你又想耍什么花样儿?我劝你还是死了心吧!我是不会招供的。”白冰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白冰,是我!”赵旭对白冰唤道。

    骤然听到赵旭的声音,白冰大吃一惊!

    她心里最怕的就是赵旭以“金大富”编号0356的身份,来参加化妆舞会Party。

    如果赵旭因此而死,那么白冰良心难安,肯定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“你是赵旭?”白冰对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赵旭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......”

    白冰的意思是,你这身材也不像是赵旭本人啊!

    赵旭哪有时间和白冰在这里浪费口舌,说:“出去再说!”。说着,先是封住了傅莉的哑穴。然后,直接废了傅莉的武功!

    傅莉气得想要骂赵旭,可是口中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赵旭拿出怀中的药水,在傅莉脸上复制了一张她的脸。然后,伸手将傅莉给敲晕过去。

    解开白冰身上的手铐和脚铐后,赵旭在白冰的脸上又涂了药水,揭下脸皮的刹那儿。吓得白冰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脸。以为,赵旭把自己的脸皮给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这是易容术!”

    赵旭说完,帮白冰贴上了傅莉的面膜。然后,取过傅莉的面具和手牌号一并换上,又让两人调换了衣服。

    傅莉比白冰高上一些,但身材很像。不过,白冰做了阶下囚,被糟蹋的有些狼狈,就没有人在意这些细节了。

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!我们马上离开坞园。”赵旭对众人说。

    众人点了点头,紧跟着赵旭离开囚室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通道的时候,迎面走来一个戴着“骑士”面具的人。

    赵旭等人的心蓦得一沉,还以为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骑士男人走到假扮成傅莉的白冰前,对白冰说:“傅总管,厂主大人让把白冰那个贱人带出去极刑处死!”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假面“骑士!”的声音。赵旭不由被吓了一大跳,因为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,正是“怀安集团”杨兴的声音。

    杨兴似乎察觉到赵旭犀利的目光,向他这边望了过来。快速伸手摘下了赵旭脸上的面具。

    赵旭没敢反抗,一脸惶恐的神色,粗着嗓子装作惊恐万分的样子,说:“小人之错!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大人。”

    就听白冰冷声喝道:“你干什么?他可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杨兴立马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“绿巨人”面具,笑道:“对不起傅主管,我只是为了安全,检查一下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杨兴对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装成一副很恭敬的样子,回道:“董大有!”

    让赵旭吃惊的是,白冰学傅莉的声音,居然学得维妙维肖。要不是他亲手给两人换过面具,还以为自己带错人了呢。

    赵旭接过面具,重新戴在脸上!

    杨兴转头对白冰说:“傅主管,把囚室打开!厂主大人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白冰平时和傅莉接触的最多,对傅莉的行为举止,学得维妙维肖。只是杨兴并没有注意到,两人身高上的差距。

    打开囚室后,杨兴见黑狼庄同甫歪着脑袋,一探鼻息已经死了。对白冰吃惊地问道:“黑狼怎么死了?”

    白冰不屑地说:“我杀得!他先前辱骂我,这种叛徒还留着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杨兴瞪了白冰一眼,显然对傅莉这种擅自作主的行为不买帐。到了里边的暗室后,杨兴见缚着的白冰也歪垂着脑袋。一探鼻息,这才知道是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没等杨兴开口,白冰就解释说:“白冰这女人,拒不招认幕后凶手。我就动手打了她!不过你放心,只是晕过去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杨兴冷笑着说:“傅主管,这个女内奸虽然是你发现的。但是你的手段是不是残忍了点儿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做事还用你来教?”白冰学着傅莉的口吻,对杨兴回怂道。

    杨兴“哼!”了一声,让手下解开假的白冰手铐和脚铐,押着庄同甫和真的傅莉,来到了舞厅!。

    那带着“灶王爷”面具的人,对台下的众人问道:“兄弟们,你们说这个女内奸,该如何处死?”

    “凌迟出死!”

    “那黑狼庄同甫这个叛徒呢?”

    “凌迟出死!”

    台下众人的声音,一浪高过一浪。

    “凌迟!”是古代的一种极刑,是用小刀将身上的血肉一片一片割下来。

    听到要“凌迟”处死自己,白冰和黑狼庄同甫身体同时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厂狗的手段真是令人发指,居然这么阴损的事情都能做出来。

    赵旭见众人乱哄哄的,正是逃走的好机会,轻轻碰碰了白冰、黑狼庄同甫和宁娇,三人紧跟着赵旭趁乱溜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