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98章:枉为人的父母
    自从赵旭恢复内功之后,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,更是变得生龙活虎一般。

    李晴晴也因此变得更加女人。

    都说,如果夫妻房事和协,有利于夫妻之间的感情。至少,李晴晴真得变的和从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在外,依然是个冰山式的美女老总。可在赵旭的面前,渐渐变得柔情似水,小鸟依人。

    上帝创造了男人和女人,又让他们结合在一起。这可能是这个世界上,最美妙的事情。

    起来后,李晴晴的腿脚还有些酸软,差点儿一头栽在地上。

    幸好赵旭眼疾手快,一把将老婆李晴晴扶住。关心地问道:“晴晴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晴晴媚眼如丝,娇嗔地对赵旭责怪说:“还不是被你弄得!”

    赵旭一想到昨晚和老婆李晴晴在一起有些疯狂,笑道:“这也怨不得我嘛。要不是你......”

    李晴晴打断了赵旭的话,板想俏脸,说:“你还敢说?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不说了!不说了!”赵旭得意地嘻嘻笑了笑。

    因为,老叫花随着老太婆颜秀离开了。所以,赵旭不用再去“北山道观”练内功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李晴晴去了公司后。

    赵旭将房门反锁上,盘膝在床上,练起了内功。

    他默念着老叫花教得“易筋经!”内功心法,将内力不住在体内流转循环。练到一定的时候,头顶冒出缕缕袅袅的白雾。

    这也是,将内功练到极致,将体内一些浑浊之气,透过身体毛孔和毛发,传出体外的表现。

    一个小周天的打座,要在体内将内力,周而复始循环三十六次;一个大周天的打座,要将内力,周而复始循环七十二次。

    赵旭一连完成了三个大周天,打座完成后,变得神清气爽。一扫昨夜的疲惫,变得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打座完成后,赵旭瞧了一眼时间,已经是上午十点半左右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赵旭的内力会变得越来越精纯,慢慢会缩短打座的时间。

    离开房间后,赵旭喊了几声“小颖!”,想让小保姆周颖帮自己冲泡杯茶。

    可一连喊了几声,也不见小保姆周颖答应。

    李妙妙听到动静走了出来,对赵旭问道:“姐夫,你是要找小颖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!小颖哪去了?买菜去了吗?”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父母来了,刚刚和我说出去了。”李妙妙解释说。

    赵旭闻言皱起眉头,对小姨子李妙妙问道:“他们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说一会儿就回来!”李妙妙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赵旭回屋拿了件外衣穿上,转身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要干嘛去啊?”李妙妙对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找小颖!”

    “等等我,我也去!”

    李妙妙一溜烟跑回房间,再出来的时候,穿着一身鹅黄色的短款羽绒服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旭一边走,一边对小姨子李妙妙问道:“妙妙,你这件羽绒服,是什么时候买得?以前,怎么没见你穿过。”

    李妙妙得意地笑道:“姐夫,这可是法古力牌子的,一件一万两千多块呢。”

    “一万两千多?你哪儿来得钱?”赵旭皱起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李妙妙得意地说:“就是上次你和刘冠赛车的时候,我从姐姐那里借了五十万押得你,赢了一百万!姐夫,这可是我自己的私房钱,没乱花你们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花钱也太大手大脚了,省着点儿,留着当嫁妆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嫁妆早就有了!我姐说,等我结婚的时候,她把你们赢钱的零头那几百万给我当嫁妆!”李妙妙得意笑了笑。

    赵旭一阵无语,原来小姨子李妙妙早就打好了主意。不过,老婆李晴晴就这么一个妹妹,如果她不胡作非为,也就由着她了。

    出门后,赵旭并没有选择开车,而是带着小姨子李妙妙在整个小区里找了一遍,也没有看到小保姆周颖的身影。

    出了小区后,李妙妙眼尖朝不远处一指。

    只见小区外的墙角处,小保姆周颖好像正在和父母争辩着什么。

    赵旭对小姨子李妙妙做了一个“嘘!”声的手势,两人蹑手蹑脚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是小保姆周颖的隐私,赵旭不该带着小姨子李妙妙一起偷听才对。

    但小保姆周颖家里复杂。赵旭担心,她会遇到麻烦,这才走近,想听听他们在聊什么。

    一个年近五十岁的红脸汉子,冲着周颖叫嚷道:“好啊!我们辛辛苦苦,把你拉扯大。你现在翅膀变硬了,连父母的话也不听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还没结想婚。再说,卖猪肉的郑家,他是个瘸子。你不会让我嫁给一个瘸子吧?”周颖一脸不情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瘸子怎么了,除了腿有毛病之外,身体各器官零件都是正常的。再说,人家把二十万的彩礼,都过给咱家了。有了这钱,你弟弟毕业后找工作的钱,就有着落了。人家卖猪肉,一年也能赚个十多万呢。”周颖的父亲周大同生气地说。

    周颖说:“我现在,在这户人家工作挺好的。一个月也能赚一万块钱。一年也能赚十二万。等弟弟毕业,我能给他存够找工作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我们已经收了二十万的彩礼。你结婚之后,再出来工作不也一样吗?到时候,连你弟弟结婚的钱,也有着着落了。”

    李妙妙听了周颖和父母的谈话一阵生气,上去就要对周颖的父母开喷。被赵旭伸手拉住。

    赵旭对小姨子李妙妙摇了摇头,李妙妙这才压住了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小保姆周颖委屈地哭了起来,对父母抱怨着说:“爸、妈!你们心里总是想着弟弟,你们有在乎过我的感受吗?为了供弟弟上学,让我辍学我认了。我打工赚的钱,你们统统要走,说是为了给弟弟找工作,娶老婆。现在,你们又逼我嫁给卖猪肉的郑瘸子,他比我大近二十岁啊!我也想回学校读书,我也想嫁给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。可我连自己有点儿想法,都不行!赚钱,我可以给你们。因为,你们生我、养我,我也无怨无悔。但为了二十万的彩礼,就让我嫁给郑瘸子,我办不到!”

    “混帐!”

    周大同气得脖子上的青筋暴起,一巴掌甩在女儿周颖的脸上。怒声骂道:“养女儿就是赔钱货,你将来能给我们养老送终吗?你嫁过去,还不是郑家的人。我们辛苦养你这么大,难道不该回报我们吗?告诉你,彩礼我们收了。你嫁也得给我嫁,不嫁也得给我嫁。否则,我就打断你的腿,这样你就和郑瘸子般配了。”

    周颖母亲廖芳在旁边附和着说:“就是!小颖,你就听你爸的劝吧!那郑瘸子,虽然比你大许多,但人还是不错的。我们女人啊!就是要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!只要,男人对我们可以,女人就不应该计较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妈,就是你这种思想,才纵容我爸的。他除了天天酗酒、打牌,在村里是有名的游手好闲。你跟着他过一辈子,幸福吗?”

    小保姆周颖话音刚落,就听“啪!”的一声清脆声晌,脸上再一次被父亲周大同抽了一耳光。

    周大同气得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儿,指着女儿周颖的鼻子骂道:“你这个赔钱货,竟然敢这么说你老爸!马上去跟你做工的那户人家辞职,立马跟我回去结婚。结完婚再出来工作,给你弟弟赚结婚的钱。要是你不照办,我打断你的腿,看你嫁不嫁给郑瘸子!”

    听到这儿,李妙妙哪里还能忍受得了。她挣脱开赵旭的大手,向小保姆周颖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伸手推在了周颖父亲周大同的身上,猝不及防之下,周大同被李妙妙推了个屁墩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李妙妙指着周大同骂道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?哪有逼着女儿去嫁给大十几岁瘸子的父母。小颖又不是残疾人,你们两个真是枉为父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