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94章:这条命你拿去吧!
    守宫砂是古代女子验证贞洁之物,是以朱砂等草药,点缀在胳膊上,经久不退,来证明自己是处子之身。这多见于一些门派的女子弟子中。一旦点了“守宫砂”的女子,与男人结合在一起,那么“守宫砂”就会消失,赵旭听过“守宫砂”的由来,通过老叫花马鹏云和老太婆颜秀两人之间的对话,已经猜测出二人是如何结怨了。原来,也是一段孽缘!

    让赵旭大跌眼镜的是,两人竟为了此事,打了上百年之久!

    “颜前辈,既然你们曾经在一起过,为何不在一起生活?”赵旭不解地对老太婆颜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老叫花马鹏云和老太婆颜秀,同时对赵旭训叱道。

    赵旭吓得立马紧闭嘴唇,哪还敢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老太婆颜秀盯着老叫花马鹏云问道:“马鹏云,我不明白,你为什么肯牺牲自己的功力,传给这小子?不过,这也是你最虚弱的时候,怪不得我。有什么遗言快说吧!说完了,我好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老叫花马鹏云回头瞥了赵旭一眼,说:“这小子受了严重的内伤,必需得打通任督二脉才行。我和这小子蛮有缘,就顺手传了他二十年的功力。人嘛,总有一死,我不想把自己这身本领带到棺材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是你徒弟?”老太婆颜秀问道。

    老叫花马鹏云摇了摇头,说: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不是罗云峰上面那位的徒弟?”老太婆颜秀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听了老太婆颜秀的话,赵旭心里一阵紧张,生怕老叫花马云鹏会说漏嘴。

    赵旭的一身武功学得很杂。但最厉害的武功,莫过于“裴旻剑法”和“狂云步法”。而这两种武功,都是通过从唐代书法大师张旭书法上自悟出来的。

    若是让老太婆颜秀知道自己骗了他,有可能会对自己痛下杀手。想到这儿,赵旭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马云鹏在屋里啃烧鸡的时候,早将赵旭和老太婆颜秀二人之间的对话,听得一清二楚。知道颜秀是在担心“罗云峰!”山上那位!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不知道!我只是和这小子很投缘,才出手救他的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老太婆颜秀,已经不在乎赵旭是不是“罗云峰”那位高人的徒弟了。只要她不动赵旭,就不会和“罗云峰”上的那位结仇。

    马云鹏背负着双手,对老太婆颜秀说:“颜秀,我们斗了上百年了,我也累了!当初和你在一起,是无心之失,才把你守宫砂弄没的。你要杀我,情有可原!我累了,也倦了,不想和你再争斗下去。我给这小子输送了二十年的功力,现在根本打不过你。你动手吧,能死在你手里,我死而无憾!”

    “真得?”老太婆颜秀担心老叫花马云鹏会使什么阴谋鬼计,盯着马云鹏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老太叫马云鹏点了点头,随后闭上了双目。

    赵旭担心老叫花马云鹏会做傻事,毕竟马云鹏对他有再造之恩。急声说:“马老前辈不可!身体乃受之于父母,你千万不要做傻事!集我们众人之力,一定打败这个老巫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老太婆颜秀,狠狠瞪着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坦然无惧加重了声音的语调,说:“我说你是老巫婆!”

    颜秀暴怒,就算赵旭是“罗云峰”山上那位徒弟,也管不得许多了。

    手中的千丝带,电闪而出,向赵旭所站的位置舒卷过去。

    老叫花马云鹏,出手拉住了“千丝带!”。

    “颜秀,不关他的事,我们之间的恩怨,还是自己来解决吧!”老叫花马云鹏说道。

    老太婆颜秀冷哼一声,说:“哼!既然你执意送死,那我就成全你!去死吧,淫贼!”

    颜秀手抄着“鱼肠剑”,刺向老叫花马云鹏的胸口位置。

    她以为老叫花马云鹏一定会躲开,可马云鹏站在原地纹丝未动,“噗!......”,颜秀收势不住,半截鱼肠剑扎进老叫花马云鹏的胸腔之内。

    要不是最后,颜秀撤了手中的内力。这一剑,直接能洞穿老叫花马云鹏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躲开?”老太婆颜秀,目光婆娑地盯着老叫花马云鹏问道。

    马云鹏嘴角露出一抹苦笑,说:“是我欠你的,你不是一直想杀我吗?这条命你拿去吧!”

    老太婆颜秀一直想杀老叫花马云鹏,可真到了这个时候,也不知道为了什么,竟然下不去手了。

    颜秀握起拳头,捶打在老叫花马云鹏的身上,声音略带哭腔地叫道:“你为什么不还手?为什么?......”

    咕咚一声!......老叫花马鹏云身体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老太婆颜秀急忙蹲了下来,检查起老叫花马鹏云的伤势,见马鹏云惨白如纸,微弱呼吸。以命令地语气急声说:“老叫花,你不准死在我前头!不准死。”

    最后三个字,几乎是吼出来的!

    老叫花马鹏云嘴角露出了凄然地笑容,说:“你不是很想杀死我吗?杀了我,你就能如愿了!能死在你的手上,我无怨无悔。秀儿,动手吧!”

    老太婆颜秀摇了摇头,说:“我不要你死,你给我好好的活着。你个大淫贼,我不会轻易就这么和你算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这样了,你随便想怎么折磨我都可以了!不过啊,我......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不!那样太便宜你了。”老太婆颜秀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老叫花和老太婆两人之间的对话,赵旭心中释然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每个人都一百多岁开外了。简直上演了一场现实版的“相爱相杀!”。

    联想起前因后果,有可能是因为恨之切,才转化成了爱之深。恐怕连老太婆颜秀自己都不知道,她一直追杀老叫花马鹏云,是因为已经离不开他了。

    现在,惟一让赵旭担心的是老叫花孔鹏云的伤势。

    他捂着身体受伤的部位,缓步朝老叫花马鹏云这边走来。见“鱼肠剑”还插在他的胸腔上。

    赵旭急声对老太婆颜秀说:“颜老前辈,快送马老前辈去医院吧。我认识一个神医,她的医术非常高明,应该能医好马老前辈的伤!”

    老太婆颜秀瞪了一眼赵旭,冷声说:“谁说我要救他的?”

    赵旭听了一脸惊愕的表情,明明听这两个老人之间的对话,应该是“相爱相杀!”的关系才对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猜错了?

    颜秀瞧着老叫花马鹏云说:“我要医好他,再把他打受伤。然后,再医好他,再打伤他。如此反复折磨,才能发泄我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赵旭一脸震惊的表情,看来自己还是太单纯了。低估了老太婆颜秀内心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老叫花马鹏云对赵旭说:“小子,放心吧!我还死不了。你不用管我了,我准备和秀儿走了。不管她是折磨也好,杀我也罢,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。就算她真得杀了我,也不许你替我报仇!倘若你要是违背了我的话,就算是做鬼,我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晚辈赵旭,会谨记马老前辈的话!”

    赵旭担心,以后再也见不到老叫花马鹏云。跪在地上,恭敬给马鹏云磕了三个晌头。

    老太婆颜秀瞧着赵旭说:“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有情有义的!也罢!既然老叫花和你小子投缘,我要是不送你点儿东西,也显得太小家子气了。”说着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册子,扔到了赵旭的面前,冷声说:“这东西送给你了!记住,不要流入第二个人的手中,除非你遇到一个品行端正的人传下去。否则,我会亲自来找你算帐。”

    赵旭低头一瞧,见小册子封面,写得是“小纂”体文字。但他是书法大家,一眼还是认了出来,写得是“易容术!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赵旭心中暗喜,将“易容术!”小册子抓在手中,再次恭敬地对老太婆颜秀跪拜了一下,说:“谢谢颜老前辈!”。

    只见老太婆颜秀,将插在老叫花胸腔上的“鱼肠剑”一拔,一股血箭,瞬间井喷出来。

    老太婆颜秀急忙摒起双指,封住了老叫花马鹏云身上的穴道,替他止了血。然后,将马鹏云的身体背在身上,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阻止,也没有人敢上前阻止。直到,老叫花马鹏云和老太婆颜秀,双双消失在“道观!”门口的尽头,众人才收回了目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