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91章:老太婆找上门来了!
    北山道观!

    赵旭来到老叫花的住处后,对老叫花讲述了昨天偶遇会易容术老太婆的经过。

    老叫花听了赵旭的讲述后,不由蹙起了眉头。没想到,老太婆会这么快就找到了临城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没被她跟踪吧?”老叫花担心地对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前辈,我出来的时候,发现有人跟踪我。不过,以我的车技,别人想跟踪很难,已经被我甩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老叫花点了点头,对赵旭说:“从今天开始,你小子先不要来北山道观了。就在家里练习,等年后再到我这里来。我怕那个老太婆,找到北山道观来。”

    赵旭担心地说:“马老前辈,你不如去天榜第一人的孔老爷子家里养伤了。他一个人在家住,有他保护你。想必不会出事!”

    老叫花摇了摇头,说:“不行,孔鲲鹏不是她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加上我和陈小刀呢?”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她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“啊?.....”

    赵旭脸上满是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天榜第一人孔老爷子曾经说过,以他和孔老爷子加上陈小刀或是农泉的其中一人,足以对付一名“神榜!”高手。

    老叫花居然说,以自己三人联手之力,都敌不过老太婆。那岂不是这个老太婆比“神榜!”的高手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看来,在“神榜”之上,果然还有厉害的高手。只不过,这些人不曾出现在“武神榜”上,不知道倒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月潭湾墅区!

    就在李晴晴离开后,小保姆周颖突然接到了李晴晴打来得电话。

    见是李晴晴打来得电话,小保姆周颖,急忙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颖,你记得今天去华医生那里给我爸拿药。他的药快用完了!”李晴晴对小保姆叮嘱说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晴晴姐!”小保姆正要挂电话,忽然想起来李晴晴嗓子不舒服的事情,对李晴晴关心地说:“晴晴姐,你怎么走得那么匆忙啊?我刚给你拿来嗓子的药,你就匆匆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听了小保姆周颖的话,不由一头雾水。不解地对小保姆周颖问道:“小颖,你说什么药?我嗓子没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回家来取文件吗?说有文件落家里了。而且,你声音一直是沙哑的。我就去给你拿药了。结果,取完药,你就匆匆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听了小保姆周颖的话,不由大惊失色,对小保姆周颖说:“我刚到公司啊!压根儿就没回过家里取药。你确定刚才回家的人是我?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小保姆周颖蒙了,她顿时被惊得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小保姆周颖对旁边站着的李妙妙说:“妙妙,晴晴姐说她刚到公司,没回来过?”

    李妙妙顺手抢过小保姆周颖手中的电话,质问道:“姐,你不文件落家了吗?刚刚离开,怎么就没回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姐!今天可不是寓人节,你跟我和小颖玩什么呢?你刚才明明回来说要拿文件,结果文件也没见你拿,药也没吃,就匆匆走了。还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听了妹妹李妙妙的话,已经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了。

    “妙妙,你给我讲讲,倒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李晴晴一副严肃的口吻问道。

    “姐!你是怎么了?你明明刚刚回来过啊。我和小颖都看到了,难不成我们见鬼了?”李妙妙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说这些。你给我讲讲,我回去之后,都和你说了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?”李晴晴对妹妹李妙妙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姐夫做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回答的?”

    “说,姐夫去北山道观了啊!”李妙妙自然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李晴晴“啊!”了一声,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终于想通了事情是怎么一回事?赵旭对她讲过,说那个老太婆会“易容术!”,一定是老太婆假扮成自己的模样,从妹妹李妙妙的口中,套问到了赵旭的去处。

    李妙妙没想到,这个老太婆的“易容术!”精妙到这种地步。居然,能做到以假乱真,连自己妹妹李妙妙和小保姆周颖都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李晴晴毫不犹豫拨打了赵旭的电话。她要立刻向赵旭禀告这个情况,否则老叫花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见是老婆李晴晴打来得电话,赵旭便停止了打座。顺手接起了电话!

    “晴晴,有事吗?”赵旭对老婆李晴晴问道。

    “赵旭,不好了!刚才那个老太婆扮做我的样子,去家里从妙妙口中,套出你去北山道观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赵旭听了大吃一惊。没想到,又因为小姨子李妙妙坏事了。

    “赵旭,你快给孔老爷子还有小刀、农泉他们打电话。迟了,怕来不及了!”李晴晴对赵旭催促着说。

    赵旭“嗯!”了一声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立刻拨打了天榜第一人孔老爷子的电话,说老叫花前辈危险,让他火速赶来北山道观。然后,又分别给陈小刀、农泉还有马家四兄弟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赵旭这边最强大的阵容了!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,能不能敌得过这个老太婆!

    打完电话后,赵旭对正在啃烧鸡的老叫花,说:“前辈,不好了!那个老太婆,从我小姨子李妙妙口中,套问出我的下落。应该马上来北山道观了!我们要不要出去避避风头?”

    “你打电话的时候,我就听到了!”老叫花一边啃着鸡腿,油腻腻的手,在衣服上蹭了蹭,说:“不去了!那个老太婆既然知道我在这里,我想躲她没用了。说不定,她已经来了!”

    道观外,李晴晴瞧了瞧这座很小破旧的道观。

    这个道观因为年代久远,又没有翻新。道观显得又小又破旧!

    李晴晴走进道观后,在道观里观摩了一圈。就在要去后房的时候,被小道士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施主!后房是禁地,不能进去!”小道士对李晴晴说。

    当然,来北山道观的李晴晴,正是老太婆假扮的。

    李晴晴对小道士说:“那麻烦小师傅,帮我去通报一下,就说我叫李晴晴,来找赵旭!我是他老婆,他会出来见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找赵施主啊!”小道士对李晴晴施了一礼,说:“李施主稍等,我这就进去告诉赵先生!”

    李晴晴说了声:“谢谢!”。

    当赵旭听到小道士说,道观里他老婆李晴晴来找他的时候。

    赵旭不由大吃一惊,知道老太婆扮做自己老婆李晴晴的样子,已经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赵旭对小道士吩咐说:“小师傅,我和我老婆吵架了。你千万别说我在这里!麻烦你帮我骗骗她。”

    “赵施主,我们道观戒规里,不让我们骗人啊!”小道士为难地说。

    “帮帮忙,要是让我老婆知道我在这儿,恐怕会打得鸡飞狗跳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晌起一声苍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姓赵的小子,你就叫小道士这么骗人的吗?老叫花,你给我滚出来!我找了你好久,原来你躲到临城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叫花继续啃着鸡腿,丝毫没受影晌。

    赵旭已经沉不住气了,下了地之后,手里抄着“鱼肠剑!”快步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只见院子里站得人,果然是自己的老婆李晴晴!

    赵旭虽然知道眼前的人,是老太婆假扮成自己老婆李晴晴的。可是这也太真了吧!如果不是事先李晴晴给他打电话,就连赵旭都很难分出真假。

    仔细一瞧,李晴晴的左耳,果然有个“Y”字型的伤疤。

    在确定了老太婆的真实身份后,赵旭盯着眼前的李晴晴怒声说道:“哼!你也算是个世外高人了,干嘛假扮成我老婆?”

    老太婆笑了笑,说:“不得不说,你小子挺有艳福的。居然讨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。我很喜欢你老婆的脸蛋儿。小子,你是老叫花什么人?赶快叫老叫花出来送死。”

    赵旭大义凛然地横在门前,对老太婆冷声说:“有我在这里,你休想伤马老前辈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盯着赵旭仔细瞧着,突然惊咦了一声,问道:“咦?老叫花居然传给你功力了。你小子倒底是他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是他什么关系?”赵旭不理会老太婆,盯着她说:“你假扮成我老婆,你害羞不害羞?”

    “别说是你老婆,我就算是假扮成你,也没问题!小子,你给我让开。否则,我先杀了你。”老太婆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开的。你想杀马老前辈,除非先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小道士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,上前对老太婆劝道:“你们不是夫妻吗?有话好好说啊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老太婆一记耳光,狠狠甩在小道士的身上。这一巴掌,将小道士直接给扇飞到出去,撞在了墙上,晕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