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89章:真正的易容术
    李晴晴和邓思婕回公司后,赵旭一个人去了临府家园。瞧了瞧农泉和残剑胡阿。

    见两人还在过招,赵旭技痒难奈,笑道:“来,我来和你们过过招!”

    残剑胡阿急忙摆了摆手,说:“赵先生,你现在已经是天榜前三的高手了。和我们过招,不是虐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!少爷,你去别的地方玩耍吧,我和残剑打得正过瘾呢。”农泉也拒绝了赵旭。

    赵旭苦笑了一下。终于明白什么叫做“高处不胜寒!”了!

    离开农泉家里后,赵旭去了自己原来在“临府家园”的住处。吴用和吴曼两兄妹,就被赵旭安排在这里住。

    屋子里,吴用自在用扑克摆牌。

    赵旭勒令他不许再赌之后,吴用整天在家无所事事,都快闲出屁来了。

    见赵旭来了,吓得吴用急忙将扑克牌收了起来。慌忙之中,还是有两张漏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赵旭眼尖看到扑克牌之后,瞪了吴用一眼。

    吴用吓得身体打了个哆嗦,急忙解释说:“赵先生,我没出去赌,只是在家闲来无事,摆摆扑克牌。”

    赵旭冷声对吴用吓唬说:“再敢赌,把你手给剁下来!”

    “不赌了,不赌了!”吴用头摇得像波浪鼓一般。

    见起到了威吓的效果,赵旭的脸色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吴用端了一杯热水过来,对赵旭客气地说道:“赵先生,请喝水!”

    赵旭接过水杯,说了声:“谢谢!”。

    “吴曼,你在临城闲着也是闲着。明天去我老婆公司帮忙吧,让晴晴帮你安排一个职位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!谢谢赵先生。我在家里,真呆不住了呢。”吴曼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吴用在家也闲着无聊,对赵旭说:“赵先生,你给我也安排一个职位吧!我在家也都快宅出霉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继续宅着吧,没事儿上农泉那里溜哒溜哒去。等有合适的工作,我再按排你。”赵旭对吴用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吴用一脸沮丧的表情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旭之所以没安排吴用出去做事,主要还是担心他会有危险。别看吴用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,但一旦集齐五大家族的守护钥匙,这人的用处就大了。

    赵旭和吴家兄妹聊了一会儿,就离开了。让吴用去管农泉要一辆,每天送他妹妹吴曼上下班,也算是给他小小安排了差事。

    安排好吴家兄妹后,赵旭开车来到了陈小刀的私人侦探社。

    见陈小刀不在,问助手小红,陈小刀去哪儿了。

    小红告诉赵旭,陈小刀去“蓝天幼儿园”了。说他师妹云瑶的孩子,刚刚送到“蓝天幼儿园”。

    赵旭向小红问好了“蓝天幼儿园”的地址,缓步朝幼儿园走去。

    临近年关,一些正规院校的幼儿园,早就放假了。但一些私立幼儿园,临近年关才放假。不过,这个时候,也马上要到了放假的时候。

    云瑶将孩子送到幼儿园来,主要是想儿子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和情况。

    陈小刀陪着师妹云瑶在幼儿园外,透过玻璃,看着小朋友在做着各种游戏。

    能陪伴小师妹云瑶,让陈小刀感到是一件极为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师妹,在临城住得还习惯吗?”陈小刀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切入方式,和师妹云瑶聊天。

    “还行,挺好的。就是有点冷!”云瑶说。

    南方很少下雪,这刚来北方,就降了一场大雪。让云瑶欣喜若狂,也渐渐喜欢上了这座北方城市。

    北方城市四季分明,就是到冬天的时候冷一些。还好屋子里有地暖,比较暖和。室内外温差,至少在四十度左右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不用总来陪我。幼儿园没有几天就放假了,我就是想让小悔感受感受幼儿园的气氛。年后,再把她送到幼儿园,继续开我的花店。”

    “还开花店?”陈小刀对师妹云瑶说:“师妹,不用那么辛苦。我现在开侦探社,收入也不错。养你们母子俩人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已经帮了我不少的忙了。我不想欠你太多!”

    陈小刀听了师妹云瑶的话,心里有如万箭穿心,非常地难过。

    记得,以前一起学艺的时候。两人一起啃过一个苹果,一起睡过一张床。可现在云瑶和自己的关系,变得越来越生份起来。

    陈小刀知道,师妹云瑶是刻意在和自己保持关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两人身后传来了个冷冷地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陈小刀?”一个女人的声音晌起。

    陈小刀转身一瞧,见身后距离他近三米远的地方,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漂亮妇人。

    妇人嘴角有一颗醒目的黑痣,正在冷冷打量着他和师妹云瑶。

    陈小刀吓了一大跳,这人能欺身到自己这么近的地方,而不被自己发现,绝对是个顶尖的高手。

    天榜前三可没有女人,难道是“神榜”高手?

    想到这儿,陈小刀吓出了一身的冷汗,他将师妹云瑶紧紧护在身后。对女人沉声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手向衣袖里一抠,两把柳叶飞刀,已经被陈小刀握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女人对陈小刀说:“别说是你的飞刀,就算是你师傅那老鬼的飞刀,也不是我的对手。所以,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儿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大惊失色,盯着女人问道:“你倒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女人说:“你在杭城被西厂的人围攻,当时有个老叫花出手救了你。告诉我,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陈小刀没想到女人是向自己打听老叫花的下落,摇头说:“我不知道他在哪儿。当时,他救了我之后,我就离开了,再也没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女人盯着陈小刀问道:“你最好别撒谎。否则,我会让你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赵旭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刀!”

    隔着大老远,赵旭就开始招呼着陈小刀。

    到了近前后,赵旭瞥了一眼中年妇女一眼,对陈小刀问道:“小刀,这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!”陈小刀紧盯着中年妇女,担心她对赵旭出手。

    妇女的目光朝赵旭射了过来,赵旭也同时望向中年妇女。

    当赵旭看到女人左耳有道“Y!”字型的疤痕时,不由蓦然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因为,老叫花曾经对他说过,他的仇人是个善于会“易容术!”的女人。

    说女人是个老太婆,但经常会伪装成漂亮的女人。最明显的标志,就是左耳的“Y!”字型伤痕。

    能被老叫花称之为“敌人!”,又岂会是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赵旭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上前搂着陈小刀僵硬的身体,笑道:“小刀,我找你好久了。快跟我回侦探社,有个案子要和你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哦!师妹,那一起走吧?”陈小刀借机对师妹云瑶说。

    云瑶也看出势头不妙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离开后,见中年女人并没有追上来,赵旭三人不由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陈小刀对赵旭说:“少爷,幸好你来了。刚才那女人,可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。有可能是神榜高手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赵旭神色严肃地说:“这个人应该不是神榜上的高手,有可能比神榜高手还要厉害,你们千万别招惹她!对了,她是个老太婆,只是会易容术,装扮成了中年妇女。”

    “易容术?少爷,你认识她?”陈小刀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说:“这人就是老叫花前辈的仇人!小刀,不要冒然和她动手,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