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79章:练内功
    第二天,赵旭早早起来后,拿起从鲁大师买来得“承影剑!”,准备练“裴旻剑法!”。

    “裴旻剑法”威力巨大,赵旭担心会破坏房屋,便来到了屋外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赵旭也没敢吐用内力。否则,一旦施展出剑气,剑指之处,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大雪下了整整一夜,临近凌晨三点钟,才停雪!

    整个小区,放眼望去,都是皑皑白雪!

    赵旭拔出“承影剑”,一股森寒之意扑面而来。这剑虽然是高仿的宝剑,但也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。他先是宛了一个漂亮的剑花,一招一式认真演练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被赵旭踩踏过的地方,满是清晰的脚印。这些脚印看似杂乱无章,但仔细一瞧,居然有先天“八卦”的印记。

    赵旭瞧见这一幕后,不由怔怔发呆。随后,从衣兜里掏出手机,把这一幕给拍了下来。看上去,图案还挺精美的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演练了一遍“裴旻剑法”,练到兴起之处,只见赵旭长剑一指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道剑气激-射而出,将一颗碗口大小的松树,从中斩断!

    赵旭看到这一幕,暗暗乍舌。

    这在现代的武器来说,就好比像是个“激光武器!”。不过,赵旭施展剑气的时候,需要结合剑法来使用,并不是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下完雪之后,气温骤降!

    赵旭练完剑,身体非旦没有感到寒冷,反而因为锻炼的原因,全身暖洋洋的,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。

    吃早饭的时候,赵旭对老婆李晴晴说:“晴晴,今天雪地路滑,还是我送你去上班吧。你给思婕发个信息,别让她来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李晴晴应了一声,对赵旭问道:“那你一会儿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要先去北山道观,马前辈让我跟他练功!练功之后,可能去小刀那里”

    李晴晴对赵旭说:“那你抽空来公司接我,我们一起去医院探望探望刘阿姨。”

    李妙妙不以为然地说:“姐,去看那个老太婆干嘛?要不是她,爸妈也不能离婚。”

    李国龙瞪了小女儿李妙妙一眼,厉声说:“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!我和你妈离婚不关你刘阿姨的事儿,是我不想和你妈过了!”

    “爸,为什么啊?难道你又另结新欢了?”李妙妙对李国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你和我妈离婚干嘛?你不会想出家当僧人吧?”

    李国龙对小女儿李妙妙训叱道:“这是我们大人的事情,不关你们的事!你给我老实吃饭。”

    李妙妙不服气“哼!”了一声,父母离婚的事情,让她耿耿于怀。嘴上虽然不说,心里却对刘桂兰十分地怨恨,认为她就是拆散父母的人。

    李晴晴没理妹妹李妙妙,毕竟妹妹还小,过了今年才刚年满十八岁。

    她给邓思婕发了条信息,说一会儿老公赵旭开车送她去公司,让她不用来家里接了,并叮嘱邓思婕下雪天路滑,慢点开车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赵旭先是开车将老婆李晴晴送到了公司。然后,他又开车来到了烟酒商店,买了两箱五粮液白酒,放到了车子的后备箱。

    别看老叫花一副穷酸样儿,但人家可是一个有品味的老叫花。赵旭见烟酒公司有卖酒壶的,是一个挺精的不锈钢葫芦样式的酒壶,外面裹着一个皮套。见样式挺精美,就一并买了下来,打算送给老叫花。

    买完酒后,赵旭又去了临城一家叫做“临城老风味烧鸡!”的熟食店。

    这家店面不大,但在临城已经开了二十多年了。久居住在临城的人,都知道这家烧鸡店。

    赵旭一家人也很喜欢吃这家的烧鸡,这个时候烧鸡刚刚出锅,赵旭就买了一只,这才开车驶向了北山!

    到了北山后,赵旭一手拎着烧鸡,一手拎着两瓶酒,向“道观!”爬去。

    从山脚到“道观”的距离,至少有三百五十多个台阶。光是爬台阶,就够每天的锻炼标准了。

    “道观”里的道士,已经认识赵旭。不需要通报,直接让他进去了!

    到了老叫花的房间后,赵旭见老叫花正在打座炼气。他没敢打扰,把酒和烧鸡放到了旁边的八仙桌上。

    没想到老叫花闻到烧鸡的香味儿,停止了打座炼气,对赵旭唤道:“快把烧鸡拿过来!我在这里好些日子没开荤了,都快被这几个小道士给我饿瘦了。”

    赵旭急忙将烧鸡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老叫花拿过昨天喝剩的半瓶酒,一边抓着烧鸡,一边喝着酒,美滋滋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见赵旭在那儿傻站着,对赵旭说:“你小子傻站着干嘛,快过来练功啊!”

    “前辈,你不教我,我怎么练啊?”

    老叫花瞪了赵旭一眼,说:“我又没说不教你!像我一样,盘膝之后,双手放于丹田之处,抱守归一!”

    老叫花见赵旭摆好动作后,一边吃着烧鸡,一边说:“易筋经分为洗髓、易经!清虚者,洗髓是也,脱换者,易经是也。易者,乃阴阳之道也!正常呢,练易筋经共分为九重!”

    “第一重,易气;第二重,易血,第三重,易精;第四重,易脉;第五重,易髓;第六重,易骨;第七重,易筋;第八重,易发;第九重,易形!”

    “头端平,口微闭,调呼吸,直腰、蓄腹,松肩,全身自然放松。引导体内内力,气力下行,内观咽喉,颈项自然放松;引气小丹田,心清开阔,神清气爽;引气外行,骨节之外,肌肉之内,四肢百骇,无处非筋......”

    赵旭按照老叫花所授,很快进入了忘我入定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毕竟有内功基础,老叫花讲得通俗易懂,赵旭很快就掌握了。

    老叫花见赵旭很快能入定,不由微微晗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入定!”是打座最重要的一环,很多人打座长时间也沉寂不下来,脑袋里想着乱马七糟的事情。

    赵旭以前的功力虽然不怎么样,但他之前的师傅,早早就教他练习了打座练气,可以说为赵旭打下了很深的练武基础。再加上,老叫花给赵旭输送了二十年的功力,他很快就能做到“入定!”一环!

    就在赵旭打座练功的时候,老叫花坐在椅子上,一边喝着酒一边美滋滋啃着烧鸡。

    他见桌子上还有一个漂亮的酒壶,摆弄着瞧了瞧。一猜就是赵旭买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这酒壶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物品,但看起来还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老叫花很钟意,一边在喝酒吃着烧鸡,一边在等待着赵旭打座炼气完成。

    整整近两个小时,赵旭才完成了这一次的打座炼气。

    赵旭睁开双眼后,见老叫花手抓着自己新买的酒壶正在喝酒,就听老叫花说:“你小子可以啊!比我预想的打座完成要早很多。”

    赵旭一瞧时间,都已经近十点半钟了。惊讶地问道:“马前辈,我打座两个小时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你这已经算是快的了。易筋经哪有那么容易炼,要不是我给你输送了二十年功力。你连入门都恐怕需要三年的时间!不过嘛,你小子内功的基础不错,再加上我给你输送了二十年功力,会事半功倍!”老叫花喝了一口酒,对赵旭问道:“练完后,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耳目聪慧,神轻气爽!视力、听力感觉都变得发达了!”赵旭回答说。

    老叫花点了点头,说:“不错,在保护我的这三个月内,记得每天都要来练!你回去吧。”老叫花对赵旭撵道。

    赵旭拱手对老叫花称谢说:“谢谢马前辈!”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文绉绉的了!记得以后来,给我换换口味,买点卤牛肉,酱猪蹄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放心,明天就给您带卤牛肉!”

    “嗯!走吧。”老叫花对赵旭说。

    赵旭刚走到门口,就听老叫花说了句:“酒壶不错!不过嘛,以后不要再给我买这些东西了。浪费钱,有钱还不如多去做做善事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前辈!”赵旭应了一声,转身离开了道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