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74章:天榜第二
    老叫花一边抓着酒瓶喝着酒,一边对赵旭娓娓地讲述说:“这事儿啊!得从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说起。朱元璋是个穷苦出身的人,为了讨伐元朝的暴政,得到很多能人异士的帮助,方才成就了大明基业。沈万三,虽然没有参与过朱元璋打江山的事情,但只要朱元障有钱财方面的需求,沈万三都会义不容辞!”

    老叫花又喝了一口酒,说:“沈万三不管他有没有聚宝盆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是一个经商天才。朱元璋嫉妒他的财富,这也是沈万三埋下的最大祸根。”

    “在修明长城的时候,沈万三因为犒赏军队的人,而惹怒了朱元璋。当时,朱皇帝给他出了一道复利的难题,目的就是想耗尽沈万三的财富。让沈万三,今天给他上交一文钱,明天上交两文钱,后天就涨到四文钱,再到八文钱,以N次方叠加。就算沈万三家财万贯,也给付不起!”

    “沈万三自知必死无疑,就开始留了后手。再后来的事情,就是你们五大世家的事情了!据说,光是查封沈万三的一个地下金库,就差不多富可敌国了。这个地库有八个暗门,里边摆放的全是金砖和无数的金银财宝。而这些,只不过是沈万三的零用钱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沈万三被流放到了云境边陲之地,已经难逃一死!他的墓穴是个传奇,居然能建到海底当中。既然你是五大世家的人,我劝你还是不要打这个主意。否则,怕是有死无生!当然,这也只是我听来的轶事传说,究竟在不在海底,还是个未知数?毕竟,还是个世界未解之迷。”

    听了老叫花的话,赵旭心里犯起了踌躇!

    他们五大世家,守护沈万三这笔财富数百年了。如果这笔财富,一直长眠于地宫或海底,只会是暴敛天物。

    赵旭不是垂涎沈万三这笔富可敌国的宝藏,而是想解开,关于沈万三的秘密。

    如果不去开启沈万三的墓,那么五大世家的后人,会和厂狗之间生生世世这样无休止的杀戮下去。

    五大世家,萧家就是最好的例子,马上要断代了。一旦,无法传承下去,那么守护这个宝藏和秘密,还有何意义?

    可这件事情,是五大世家的隐私,赵旭不知道该不该向老叫花讲?

    让赵旭犹豫的是,他无法确定老叫花的真实身份。倘若他是五大世家“马”家的人,自然可以和老叫花沟通。可老叫花若不是五大世家的人,自己冒然向老叫花泄露了这个秘密,就是违反族规,搞得赵旭左右为难!

    老叫花见赵旭紧皱着眉头,似乎在想着心事,出声“喂!”了一声,说:“你小子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赵旭回过神儿来,笑道:“前辈,说实话,我也不缺钱,只是对沈万三这个人比较感兴趣!”

    “好奇害死猫,你小子最好老实一些。对了,你一定要提防一个老婆子。不对,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才对。这人是我的仇家,要是让他知道我内力没有复元来到了临城,就会危险的狠。要不是传给了你小子二十年的功力,我也不至于落成这副模样。你小子以后每天都上我这里来报道,除了给我带好酒之外,再给我带些好吃的。这帮道士天天吃素,都把我吃吐了!”

    赵旭立马答应着说:“放心吧,前辈!我以后天天给你带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!这样才像话,不枉我传你功力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你刚才说老婆子和女人是什么意思?”赵旭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老叫花解释说:“那老太婆和我一样,快两百岁了。不过,她会一种叫做易容术的功夫,伪装起来和少女似的。”

    赵旭听了心中大骇,没想到还有这种神奇的功夫。

    “那她有什么特征吗?”赵旭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特征嘛?”老叫花抓起酒瓶喝了一口,想了想说:“她的易容术,最多只能坚持十二个小时。左耳有道Y字型的疤痕,是我弄得。除此之外,就没有了。要是遇到这个女人,你千万别惹怒了她,只需要告诉我,来暗中保护我就行了!以你现在的身手,虽然打不过她,但能吓唬吓唬她。把她吓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你和这个女人有什么仇啊?”赵旭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老叫花眼睛一瞪,对赵旭说:“这是隐私,以后不许问!”

    赵旭吓得硬是把其它想问得话,生生憋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小子不是还会一种裴旻剑法吗?正好演练给我瞧瞧!走,到院子里耍耍去,瞧瞧你小子的功夫究竟进步到何种程度了?”老叫花下了地,穿起了一双破旧的布鞋。

    赵旭看在眼里,打算回去给老叫花买身新衣裳,再给他买双鞋子。否则,以老叫花这身打扮,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瞧不起。

    到了院子后,赵旭从裤管的位置,拿出了“鱼肠剑”。

    鱼肠剑,只有匕首般大小。当赵旭拔剑出鞘的刹那儿,一蓬华光亮起。

    老叫花道了一声:“好剑!”。对赵旭问道:“小子,你这是什么宝剑?”

    “哦,是高仿的鱼肠剑!”赵旭解释说。

    “高仿的?”老叫花听了大吃一惊,赞道:“当世之上,居然还有人能有这么高超的铸剑手艺。”

    “铸这把剑的人,叫鲁全。他是匠艺祖师鲁班的后人,不仅仿造了这把鱼肠剑,还有什么干将、莫邪,承影这些十大名剑。我花了不少钱,才从他那里买了两把。”

    “他把十大名剑都仿造出来了?”老叫花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不过,鲁大师不打算对外出售。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从他那里弄了两把。”

    老叫花点了点头,对赵旭说:“你有了这把剑,将如虎添翼!还是先把你的剑法练给我瞧瞧吧!看看你的剑法,能不能配得上这把剑。”

    赵旭摆好了起手剑的招式后,只见他脚踏“狂云步法”,手中以鱼肠剑当长剑。虽然少了几分的手势,但匕首在他的手中,上下翻飞。一一将“裴旻剑法”的“破剑”、“本剑”、“风剑”、“雨剑”、“雷剑”、“电剑”、“狂剑”、“变剑”、“灵剑”一一演式了出来。

    练到“风剑”的时候,剑招挟杂着呼啸之声,练到“雨剑”的时候,剑招舞得风雨不透,“雷剑”慑人心魄,“电剑”出招快捷,势如奔雷。“狂剑”大开大阖,“变剑”剑招鬼神莫测,“灵剑”一道道剑气激-射而出。

    老叫花吓了一大跳,就听“轰!”的一声,道观的一道院墙,被赵旭剑气射中,坍塌出了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赵旭见闯祸了,急忙收了剑招。

    老叫花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,盯着赵旭问道:“这就是你在书法上自悟出来的剑法?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说:“是在唐朝狂草大师张旭书法上,自悟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老叫花一脸震惊的表情,说:“你这套剑绝对是上乘武功,只不过你的内力还是无法完全驾驭这套剑法。从明天开始,我教你一套内功,几年之内你或有所成就,将可突破天榜直到神榜!当然,要靠你自己的悟性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什么内功?”赵旭对老叫花问道。

    “易筋经!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少林绝学吗?”赵旭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老叫花笑了笑,说:“天下武功出少林!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。你小子练武的悟性虽然不是绝顶之质,但资质尚可,又能吃苦耐劳坚持不懈,也算是一个好苗子。你好好跟我学易筋经的内功,突破天榜跻身于神榜,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“前辈,那以我现在的功夫,能在天榜上排第几了?”赵旭心中雀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榜第二,仅次于天榜第一人孔鲲鹏!”老叫花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!第二?”

    赵旭听了老叫花的话,欣喜若狂!没想到,老叫花给自己输了二十年功力,自己居然一跃升至天榜第二名。

    “谢谢前辈,要不是你给我输了二十年功力,我也不能升至天榜第二位!”

    “行啦!”老叫花摆了摆手,说:“别说这些客套话了!你把这个道观的院墙给弄坏了,赶快捐钱给他们修葺一下。否则,这些小道士,又好烦我了。对了,别忘了以后给我继续拿好酒好菜!”

    赵旭拍着胸膛高兴地说:“放心吧,前辈!一切包在我身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