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60章:内功恢复了!(求恶魔果实)
    老叫花盘膝坐好后,单掌抵在赵旭的背心上。

    只见老叫花一只干皱的老手,渐渐变得白润起来。一股绵绵内力,源源不断输送到赵旭的体内。

    内力流入到赵旭的身体后,流经到奇经八脉中,就像如沐春风一样,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。

    “你的任脉被封堵住了!我会加大内力,去冲击任脉。同时会助你打通督脉!冲击任脉的时候,会非常痛苦,你一定要忍住!”

    赵旭的耳边传来了老叫花的声音。

    赵旭想发声,却发现干张着喉咙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人的身体里有“七经八脉”,这八脉是指“任脉”、“督脉”、“冲脉”、“带脉”、“阴跷脉”、“阳跷脉”、“阴维脉”、“阳维脉”。

    当内力源源不断输到赵旭的体内,赵旭的经脉变得充盈起来,当冲击到封堵的“任脉”时,赵旭一脸的痛苦之色。这种疼痛,就好像要拉肚子,腹绞疼痛难忍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任脉位于人的丹田腹面正中线,督脉行于的背部正中。只要打通了“任督二脉!”,修炼内功的人,就会进入到一个新的境界。就好比没有打通的时候,只是两个分别的潭水,但是打通了之后,就可以将小潭水和大潭水连接贯通起来。源源不住周而复始,从而让内力变得悠长深厚。

    赵旭疼得脸上满是豆粒大小的冷汗珠子,腹部疼如刀绞一般。可他咬紧牙关坚持着,知道一旦忍受不住,将会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他不想放弃,这是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。

    老叫花的内力,源源不断,不住地冲击着赵旭丹田的“任脉!”。每冲击一次,赵旭就疼痛一次。

    直到冲击数百次之后,小腹的位置终于变成了舒服暖洋洋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已经耗费一个多小时了,光是赵旭流下的汗珠子,就已经将盘坐的床单打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老叫花见赵旭忍隐了下来,心中甚感欣慰,对赵旭说:“不要松懈,现在是助你打通督脉的最好时候。虽然不会再疼痛,但要集中注意力,引导着我传给你内力,在任脉和督脉周而复始,直到融会贯通!”

    赵旭还是说不出来话,但是老叫花的话,清晰传到他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老叫花的脸上,已经全是浓密的细汗。他不住地将内力输到赵旭的体内,从脉任开始去向督脉冲击。

    一遍一遍不断地撞击后,差不多用了近四十分钟,终于打通了赵旭的“督脉!”。如此一来,赵旭的任督二脉终于融会贯通了。

    当打通“任督二脉”的刹那儿,内力像泄洪一般,在身体经脉里流窜。

    赵旭急忙按老叫花的说法,引导着输进体内的内力,开始在任脉和督脉周而复始的循环。刚开始,这股内力运转的还不是很顺畅,可是到后来越来越自然。流经身体之处,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。

    老叫花见赵旭头顶冒出了袅袅的白气,知道已经打通了赵旭体内的“任督”二脉,这才自行收功,盘膝调息起来。

    赵旭还在运转着体内的气息,每运转一次,他发现身体的感官都在发生着微妙变化,甚至能听清走廊里别人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调息了足足有半个小时,赵旭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见老叫花在盘膝调息着,没敢打扰老叫花,轻轻下了床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后,当赵旭再次望向老叫花的时候,不由大吃一惊。以前老叫花虽然蓬头逅面,但精神烁烁,一点也没有老态龙钟的样子。可是就这一会儿的功夫,老叫花好像老了近十岁,像是个八九十多岁的老头子似的。

    他一直站在老叫花的身边,直到老叫花调息完毕,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噗通!......”

    赵旭跪在了老叫花的面前,一脸恭敬地说:“前辈大恩大德,晚辈赵旭没齿难忘。以后旦有所差遣,晚辈一定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老叫花先是瞧了瞧赵旭,见赵旭双目炯炯有眼,再也不是一脸蜡黄的神色,不再是病秧秧的模样,点头笑道:“不错!你小子吸收能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!我刚才用了二十年的功力替你疗伤,三个月之内,我只能发挥出五成的功力了。也就是说,你凭空多了我二十年的功力。以你目前的修为,差不多能进天榜前十了吧!要是理想的话,应该能闯进天榜前三!”

    赵旭听了大吃一惊,没想到自己恢复内功后,不仅会跻身于“天榜”,而且直接进了前十,更有可能进入“天榜”的前三。那自己岂不是比陈小刀还要厉害!

    赵旭再次对老叫花拜谢说:“谢谢前辈,我能有此造化,皆是前辈所赐!”

    “我呢,只是花了二十年功力,替你打通了任督二脉,帮你疗好了伤。我断定你能进天榜前十,是因为感受到你另有了奇遇。与我在省城见到的时候,有着截然的不同。说说看,你最近有什么奇遇。”

    于是,赵旭向老叫花讲述了自己从唐朝狂草大师张旭书法里,自悟到了一套叫做“裴旻剑法”的剑法,以及“狂云步法”的神奇步法。

    老叫花对赵旭说:“你把狂云步法,施展给我瞧瞧!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站起来后,拉开了架势。

    只见他或“腾”、或“挪”、或“避”、或“闪”、或“缠”、或“绕”、或“贴”、或“合”!

    身体静如处子,动如脱兔,屋子里满是残影。以老叫花的目力,都有些分不清,赵旭究竟在哪个方位。

    赵旭演练完了之后,老叫花沉吟了半晌,仿佛沉浸在思绪里。

    “前辈!前辈!......”赵旭对老叫花叫道。

    老叫花这才反应过来,对赵旭说:“你这套步法很不错,基本除了神榜高手,再没有人能擒住你了!”

    “啊!真得?”赵旭听了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老叫花点了点头,说“你能习得这么神奇的步法,还真是天大的奇遇。按你得说法,应该是唐代名将裴旻的独门武功。张旭以狂草书法,将这套步法融在了书法里。改日有机会,你再把裴旻剑法,施展给我瞧瞧。天榜前十的人我都熟悉,我看你究竟能达到什么样的名次?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好奇地对老叫花问道:“前辈,你是神榜高手吗?”

    老叫花摇了摇头,笑道:“我不是神榜高手!”。

    赵旭听了大吃一惊,对老叫花追问道:“前辈,那你是没经过武神堂的测试吗?”

    “武神堂?你以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现在的你,还是不知道为好!”老叫花对赵旭打着哑迷。

    赵旭听了老叫花的话,不禁锁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自己恢复内力后,按老叫花的说法,已经是“天榜”前十的人了。可以说,除了武神榜的“神榜!”高手之外,打遍天下无敌手了。可是老叫花似乎很忌惮这个“武神榜!”,还说他不是武神榜上“神榜!”的人。

    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见老叫花执意不说,赵旭也就没再追问!

    老叫花对赵旭说:“我知道你这次出来是旅游的。不过嘛,我受不了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。你在给我另开个房间,明天我就先回临城。在临城等你!你小子得践行诺言,保护我三个月。记住,千万不要向别人泄露,我去临城的消息。”老叫花对赵旭叮嘱说。

    赵旭听得一头雾水,但老叫花有恩于自己。别说是保护他三个月,就算是保护三年,他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赵旭答应下来后,立刻打开房间门,叫来了值楼的侍者。让他在同楼层,重新开了一个房间,把老叫花安排在了里边。

    老叫花进屋后,对赵旭说:“吃饭不用叫他,让赵旭按排两个人值守在他的房间门口。他要调息静养!不能让别人打扰。”

    赵旭按照老叫花的吩咐,让冷傲派了“辽盟”两个高手,轮流在老叫花的门前值守。

    农泉见赵旭的脸色恢复如常,特别是他的一双眼睛,简直变得炯炯有神,慧目如炬。对赵旭高兴地问道:“少爷,你的内力恢复了吗?”

    赵旭笑着了点了点头,说:“已经恢复了!”

    “啊!那这么说,你已经是天榜高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!”赵旭嘴角含笑,得意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没有告诉农泉,自己已经是天榜前十的人了,并且还有可能是天榜前三的人。要是让农泉他们知道这一秘密,估计就要炸锅了!

    赵旭要保留着这个神秘感,到时候让陈小刀、农泉他们大吃一惊!

    一想到这儿,嘴角不禁乐开了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