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54章:高人出手
    陈小刀已经受伤,面对着陆小川等五位高手,没有一丝的胜算。

    他探手去摸身上剩下的飞刀,也所剩无几。突然触碰到一个物事,正是上次去营救马军孩子“七七”的时候,赵旭给他的信号烟花弹。

    这东西是省城鲁大师给赵旭的,一打开机关,就会弹出,放出烟花一样的求救信号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陈小刀也顾不得许多了,抱着最后一线求生的希望,迅速掏出烟花球,拉开机关。

    “啾!”的一声,信号弹向空中弹出,燃出一蓬红色的烟花,经久不散。

    这个求救装置,不像普通的烟花,一射到空中瞬间就消散了。这个烟花飞到空中之后,组成一个漂亮的“十”字图案,至少能持续十余分钟。

    陈小刀寄希望于赵旭能出来找自己,或是在酒店望向天空,便能看到自己的求助信号。

    事实上,赵旭见陈小刀长久未归,给陈小刀发信息不回,打电话也没接,真的带着农泉、冷傲和马家四兄弟出来寻找陈小刀了。

    见到空中绽放出来的求救信号,赵旭大吃一惊。急忙对另一辆车打了个手势,让他们跟着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这个信号烟花,赵旭敢肯定是陈小刀发出来的。上次他给了陈小刀两个鲁大师的求救烟花弹。只是当时因为在冷链仓库,没有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看到求救信号后,赵旭就知道陈小刀遇到了危险。一打方向盘,车子快速向求救的位置驶去。

    陆小川没料到陈小刀还有这么一手,见他对外求救。对身边几人说:“速战速决,干掉他!”说着,当先扑向了陈小刀。

    陈小刀和陈小川缠斗在一起,苏爱和陈铁先后欺身上来,加上伍氏兄弟。

    十几个回合,就把陈小刀逼得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就在陈小刀去硬拼陆小川一掌的时候,身后传来一股劲风,陈小刀脱不开身,只能硬承受对方的一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苏爱一掌印在陈小刀的背心上,“哇!.....”的吐出一口鲜血,紧接着陈铁赶到,一脚将陈小刀踢飞出去。

    陈小刀跌倒在数米开外,手臂不仅被苏爱的扑克牌割破,腿上还嵌着一张扑克牌。致命的是刚才苏爱偷袭的一掌,将陈小刀打出了内伤。又被陈铁一脚踢中,已无再战之力。

    陆小川冷笑着向陈小刀走了过来,“小刀,你发了求救信号也没用。只有你死了,我陆小川才能安心。给我去死吧!”

    陆小川手持匕首飞身扑上,直取陈小刀的咽喉。

    就在陆小川扑过来的时候,陡然一道破空的劲风袭来。

    陆小川面色大变,在空中做了一个翻滚,堪堪避开袭击。

    苏爱没想到会有人出手救了陈小刀,向四周一瞧,也没看到哪里有人影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夜长梦多,苏爱直接向陈小刀的咽喉处射出一张扑克牌。扑克牌在空中,突然被一道黑影穿过,钉在不远处的一株树上。

    苏爱定睛一瞧,只见射穿自己扑克牌的物事,居然是一截树枝。

    这时,道旁的窝棚里,走出来拿着一个手拿枝条的老叫花。

    老叫花一脸睡眼惺忪的表情,拿着枝条缓步朝这边走了过来,口中忿忿地念叨着:“早告诉你们不要吵啦!吵得我老人家睡不着觉。”

    陆小川和苏爱对望了一眼,两人心生忌惮。正所谓,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

    刚才这个老家伙,先是逼退了陆小川,又用树枝打飞了苏爱射出的扑克牌。

    陆小川在“天榜”上排名十二名,苏爱在“天榜”上第十。这老头轻描淡写,就化解了二人的攻势。不用想,也知道是个厉害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少管闲事!”陆小川指着老叫花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老叫花笑了两声,说:“我呢,原本是不想插手你们的事情。可是你们几个也太过份了。把人打伤了,还要致人于死地。算了,我今天心情好,不想看你们多造杀戮,这人我保下了。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保下了?”陆小川一翻白眼,说:“你还真是癞蛤蟆打哈欠,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苏爱在一旁对陆小川说:“小川,和这个老家伙废话做什么。再不干掉老家伙,赵旭他们的人好来驰援了。”

    陈小川一挥手,说:“上,先解决这个老家伙!”

    陈小川、苏爱、陈铁和伍氏兄弟向老叫花围攻过来。

    刚到近前,“啪!”的一声,一条黑影抽向陈小川的脸颊。

    还没等陆小川闪避,就中招了,脸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。

    苏爱大吃一惊,拈出三张扑克牌向老叫花飞去。

    老叫花手中的树枝一扫,袭来的三张扑克牌,全部被抽打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铁和伍氏兄弟各挺拳脚向老叫花攻上。

    只见老叫花手中的枝条在伍氏兄弟的双腿上“啪!啪!”连抽了几下,两人立刻抱着腿,像杀猪一样惨叫起来陈铁挥拳向老叫花的面门击去,老叫花闪身避开,脚下在陈铁的腿部一绊,陈铁站立不稳,一个狗抢屎不雅的姿势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小刀全程目睹了这一经过,心里充满了惊骇。没想到这个老叫花如此厉害,轻描淡写就化解了陆小川五人的攻势。

    能如此轻松应对陆小川五人,一定是“神榜”高手。

    陈小刀心情这个激动啊!没想到会遇到“神榜”高手出手救自己。

    老叫花向陆小川和苏爱五人冲了过来,只见他手执树枝,左突右进,不时晌起一阵“啪啪啪!”抽打的声晌。

    一通操作下来,陆小川、苏爱、陈铁和伍氏兄弟都有不同程度的中招。身体被抽中的闻位,一阵火辣辣疼痛。就连陈铁拥有“金钟罩”、“铁布衫”这类的横练功夫,也受不住。

    陆小川手腕一抖,向老叫花射出三把飞刀。

    飞刀呈“品”字型,快速朝老叫花袭来。

    只见老叫花不慌不忙,手中的枝条快速在空中拨弄了几下。三柄飞刀尽数被老叫花击落在地。

    陈小川叫势头不妙,合五人之力也打不赢这个老叫花。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海中闪现,指着老叫花惊骇着说:“你是马家的那个老叫花?”

    老叫花笑了笑,说:“老叫花就是老叫花,什么马家的老叫花?”

    这时,陆小川见远处亮起了灯光。知道有人过来了,如果是赵旭的人,到时候想走也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陆小川对苏爱等人下令说。说完,当先几个纵跳,向车子纵去。

    苏爱、陈铁和伍氏兄弟都是当世少有的高手,合几人之力,都打不赢这个老叫花,心里早生寒意,立马向陆小川追去。

    老叫花并没有出手袭击,也没有出手阻拦,任由陆小川等人逃离了现场。

    老叫花朝陈小刀走了过来,陈小刀翻身跪倒在地,对老叫花拜谢说:“谢谢老人家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老叫花眯着眼睛瞧了瞧陈小刀,问道:“你是公孙老头儿的徒弟?”

    陈小刀一惊,没想到老叫花会认识自己的师傅。

    “是!我叫陈小刀,师傅正是公孙先生。”

    老叫花点了点头,说:“我看刚才袭击你的人,有一个也是使用飞刀,他是你的同门吧?”

    “对,是我的同门师弟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内斗起来了?”老叫花对陈小刀问道。

    陈小刀解释说:“他杀了我师傅。我受师傅遗命,要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“你师傅死了?”老叫花小眼睛,突然睁大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被刚才那个叫陆小川的畜牲杀死的。”

    老叫花突然唏嘘伤感起来,轻叹了一声,说:“哎!你师傅的资质还算不错。不过,连你师祖的功夫一半也没有学到。否则,以你的学武之质,早就是神榜高手了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听了面色大骇,没想到眼前的老叫花,不仅认识自己的师傅,还认识自己的师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