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53章:小刀遇险(求恶魔果实)
    陈小刀从小师妹云瑶家里出来后,打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车刚走出没多远,陈小刀就注意到后面被人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,麻烦你把车开快一点!”陈小刀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块钱,递给了司机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你坐稳了。”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陈小刀一直注意着后面的车,见紧紧咬着自己这辆车。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,但肯定和“西厂”的人脱不开干系。打算找个僻静的地方,解决掉后面的尾巴。从钱包里又掏出两百块钱,说:“师傅,去效外,找个没人的地方给我放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你不去索菲大酒店了?”司机不解地对陈小刀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不去了!你要是有时间,可以半个小时后来接我。车费我付你双倍。”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见陈小刀出手大方,也乐意拉这样的乘客。点头说:“行!要是我没拉到其它的乘客,就回来载你。”

    到了效外后,出租车司机刚停下。三辆车就接踵而至,将出租车团团围在其中。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,吓得脸色大变,以为遇到了劫匪。

    陈小刀下了车后,陆小川等人也下了车。

    陈小刀见除了陆小川之外,陈铁、伍氏兄弟都在,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没想到西厂分堂的几个天榜高手都在。

    上次,陈小刀对付陆小川和伍氏兄弟,就已经险象环生,现在又加上一个拥有“金钟罩”、“铁布衫”一身横练功夫的陈铁,可以说没有一丝胜算。何况,旁边还立着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。

    陈小刀虽然看不到这女人的面目,但从这女人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场,就能判断出来,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高手。

    陆小川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,对陈小刀说:“陈小刀啊,陈小刀!你还真是行啊!居然能找到小师妹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这才知道,陆小川在小师妹云瑶工作的花卉市场安排了人手。一定是看到了自己的踪迹,向陆小川做了汇报。

    “陆小川,你真是卑鄙!明知道云瑶一个人带着孩子过着苦日子,可你整天花天酒地。你难道不知道,那个孩子是你的骨肉吗?”陈小刀对陆小川厉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上次不是就和你说过了嘛!可是你不信,我也没有办法。我给过云瑶钱,可是她不肯接受我的帮助。我也没有办法!怎么样?是不是想杀我?哈哈哈!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,今天谅你插翅也难飞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知道自己绝对逃不过去,但出租车司机是无辜的,对陆小川说:“放出租车司机走,我们的事情,用江湖的手段来解决,不要牵扯无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陆小川点了点头,对伍氏兄弟摆了摆手,说:“让开,放出租车司机走。”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担心惹祸上身,启动了车子后,一溜烟的跑没影了。

    陆小川、苏爱、陈铁和伍氏兄弟分呈不同角度将陈小刀团团围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五人中,没有一个是善茬儿。若论修为,伍氏兄弟最弱。但兄弟二人联手,不谛于一个陈铁,甚至比陈铁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陈小刀已经想好了对策,他决定向陈铁的方向突围。

    陈铁虽然有“金钟罩”、“铁布衫”这种横练的功夫,防守虽然不错,但攻击力是这些人中最弱的。

    陈小刀左手扣了五把飞刀,右手扣了五把飞刀。只要陆小川等人启动,他会第一时间向陈铁进攻。

    陆小川对陈小刀说:“小刀,你知道你这个人最大的软肋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陈小刀没有吱声,全神贯注盯着场中的动静。

    陆小川哈哈大笑地得意说道:“就是你这个人心肠太好了!这年头儿,好人没有好报啊!如果你不死,我一天都不会睡安稳,只有你死了,我陆小川才能高枕无忧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的一个窝棚里,传来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完没完,大半夜吵得不让人睡觉!”一个老叫花,从窝棚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吓了一大跳,他们可都是“天榜”高手,居然在路边窝棚里隐藏了一个人,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老叫花向陈小刀等人瞥去之后,见事情不好,又把探出的头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,继续!......”

    陈小刀见陆小川几人怔怔出神,正是出手的好机会。左手的手腕一抖,五把飞刀瞬间袭向身边的五人。随后,右手的五把飞刀,全部向陈铁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柄飞刀射向陈铁的双眼,一柄射向肚脐的位置。另两柄飞刀,是算计好了陈铁闪避的线路。

    陈铁虽然练了一身“金钟罩”、“铁布衫”的横练功夫,但眼睛和肚脐可是薄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练武的人,都有破绽的地方,俗称叫做,“罩门儿!”。而陈铁的“罩门儿”就是他的肚脐。

    陆小川几人见陈小刀趁机出手,纷纷闪避开来。

    陈铁避开了“罩门儿”的袭击,身上挨了两飞刀。但飞刀射在他的身上,又“吧嗒!”两声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小刀内功在陈铁之上,这两把飞刀虽然没伤到陈铁,却打得他中刀部位生疼,疼得陈铁直咧嘴。

    突然,人影一闪,陈小刀人已经向陈铁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铁挥拳向陈小刀击去,陈小刀拍出双掌,二人各自用了内力。不过,陈小刀是想借陈铁的反震之力,逃出包围圈。

    就在陈铁反震之力袭来的时候,陈小刀借势在空中一个倒翻,人已经跳出了包围圈。

    陆小川急声喊道:“别让他跑了!”说着,掷出三把飞刀,闪电射地朝陈小刀背心射去。

    陈小刀回转过身体,手腕一抖,三把飞刀快速射出。

    就听一阵“叮叮叮!......”金戈撞击的声晌,几把柳叶飞刀,全部撞击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这时,空中一蓬黑影的物事,快速朝陈小刀袭来。

    陈小刀定睛一瞧,居然是几张扑克牌。

    他急忙闪躲,刚刚避开,陆小川的飞刀再次袭到。

    陈小刀用手中的柳叶飞刀一拨,将陆小川的飞刀再次击落在地。

    咻!咻!咻!.....几道人影再次将陈小刀团团围住,陆小川冷眼瞧着陈小刀,阴恻恻地说道:“小刀,你是逃不掉的。上!”

    伍氏兄弟和陈铁齐齐抢出,陆小川和苏爱站在外围,伺机出手!

    陈铁排在“武神榜”天榜的三十名,伍氏兄弟一个排在天榜的四十一名,一个排在天榜的四十二名。

    陈小刀对上三人,想分出胜负至少要千招以上。更何况,身边还有两个虎视眈眈的高手。

    陆小川是他的同门,排在天榜的十二名。更可怕的是陆小川身边的那个女人,从刚才女人发扑克牌,他已经知道女人是谁了。正是“天榜”排名第十的扑克女王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陈小刀叫苦不迭。都怪自己大意,没听赵旭的劝告,一个人私自外出。

    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!

    陆小川对苏爱使了一个眼色,他瞅准机会,手腕一抖,向陈小刀的后背射了一把飞刀。

    飞刀掷出的把数越少,准头越准,威力越大。同时掷出多把飞刀,一是会降低命中率,二是降低其威力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传来破空的声晌,陈小刀一记铁板桥的功夫,身体向后一弯,险之又险的避了开去。

    陈铁和伍氏兄弟趁机攻上,陈小刀一记不雅的“驴打滚”姿势滚向一旁。

    苏爱手腕一翻,三张扑克牌,划着破空声袭向陈小刀。

    苏爱和陈小刀在“武神榜”的排名紧挨着,一个排名第九,一个排名第十。

    在陈小刀滚动的时候,苏爱就已经算计好了路线。

    一张扑克牌划破了陈小刀的手臂,另一张扑克牌嵌进字陈小刀的小腿上。

    顾不得伤势的疼痛,陈小刀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小川的飞刀再次袭来,陈小刀身子一矮,一撮头发被削掉。

    他转身刚想逃,陈铁一拳轰在了陈小刀的身上。

    ??“噗!......”

    陈小刀吐出一口鲜血,因为腿部受伤,行动受缓。不等逃离,陆小川和苏爱一前一后,再次阻截住了陈小刀。

    陆小川目光射出一缕寒芒,冷声对陈小刀说:“小刀,我知道你想为师傅报仇!可惜,你已经没这个机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