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51章:看你往哪儿逃?(五更求恶魔果实)
    第二天,众人吃早餐的时候,赵旭发现陈小刀不见了。

    陈小刀从来不懒床,赵旭以为他昨天心情不好喝多了,就让农泉去楼上的房间瞧瞧。

    结果,农泉回来告诉赵旭,陈小刀不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不在?”

    赵旭听了紧锁起眉头,他拿出手机拨打了陈小刀的电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后,陈小刀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刀,你跑哪儿去了?”赵旭对陈小刀问道。

    陈小刀对赵旭说:“哦!少爷,我没事,一个人出来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赵旭以为陈小刀还没从“师妹”的阴影中走出来,对他劝道:“用不用我去陪你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放心吧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陈小刀漫步在西湖的湖畔。

    昨天在船上,他见到一个人影,非常像自己的师妹云瑶。

    当时离得很远,陈小刀也没有看清。所以,他一大清早就来到了“西湖”,想和师妹云瑶来一场偶遇。就像传说中的许仙和白娘子的故事一般,期待来场不期而来的邂逅。

    寻了一上午,也没有看到师妹云瑶。

    陈小刀知道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,不由想起赵旭对他说,她师妹在“花团锦簇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赵旭和陈小刀已经找了上百家“花店”,也没有找到陈小刀的师妹。

    陈小刀找到一名本地的市民,对她问道:“大妈,这附近有花卉市场吗?”

    “花卉市场啊?有一个,不过稍微远一些,在桂花路上,大约五公里左右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向对方道了声,“谢谢!”。

    坐上出租车后,对出租车司机说:“桂花路花卉市场,谢谢!”

    到了“桂花路花卉市场”后,陈小刀付了车费下了车。

    一进花卉市场,异香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里边闲逛,心里并没抱多大的期望。

    这个花卉市场还蛮大的,一共有三层楼。一些铺位有的生意火爆,有的铺位生意冷清。

    陈小刀从一楼一直转到二楼,仔细瞧着每一个摊位,可都没有见到他的小师妹。

    当陈小刀逛到三楼的时候,楼梯口蹒跚着走来一个三岁左右大小的孩子。

    孩子步履蹒跚,一不小心撞到了陈小刀的身上。

    陈小刀瞧了瞧周围,并没看到孩子的父母。他担心孩子走丢,就将孩子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男孩儿并没有认生,冲着陈小刀嘻嘻笑了笑。

    小家伙虎头虎脑,长得蛮可爱的。

    陈小刀对小男孩儿问道:“你爸爸、妈妈呢?”

    小男孩嘴中发着含精不清的呓语,“妈妈!妈妈!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女人冲了出来,像疯了一样的在喊叫着:“悔儿!悔儿!”

    当陈小刀和女人的目光四目相对的时候,两人同时呆怔住了。因为眼前的女人,正是他的小师妹云瑶。

    云瑶也没想到陈小刀会在此地出现,见孩子在陈小刀的手上。回过神儿来后,缓步向陈小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男孩儿见到云瑶,伸出双手,冲着云瑶喊道:“妈妈,抱抱!抱抱!......”

    小男孩儿的发音还不是很清楚,但陈小刀能听懂他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师妹!”陈小刀对云瑶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见到小师妹云瑶的刹那儿。陈小刀变冷静了许多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冲动。

    “小刀师兄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云瑶眨着美眸问道。

    陈小刀笑了下,说:“我是特意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?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云瑶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陈小刀解释说:“我有个朋友遇到了一个高人,她说你在花团锦簇的地方。所以,我这几天一直在花店找你,刚刚找到这家花卉市场!”

    陈小刀目光落在云瑶怀里孩子的身上,说:“这就是你和陆小刀的孩子吧?”

    “不要提他,这只是我的孩子。”云瑶紧紧搂着孩子,生怕陈小刀会伤害到孩子。

    陈小刀伸出手指摸了摸孩子的小脸蛋儿,小男孩乐得咯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瑶见一些摊主和路人向这边望了过来,对陈小刀说:“你跟我过来吧!”

    她带着陈小刀来到了自己的摊位。

    陈小刀这才知道,师妹云瑶在这个花卉批发市场里,开了一家花店。主要进行对外批发的业务。

    她又要忙花店,又要照看孩子。刚才店里忙,一不小心让孩子走失了。

    云瑶在店门口挂了一个“不营业!”的牌子。然后,将帘子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让陈小刀帮着抱会儿孩子,给陈小刀沏了一壶茶。

    泡好茶后,云瑶将茶递给陈小刀,说:“师兄,你喝茶,孩子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抱会儿吧!你一个人又要照顾花店的生意又要照顾孩子,也太辛苦了,怎么不找店员?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抱吧!”云瑶说。

    陈小刀这才将怀中的孩子递给小师妹云瑶。

    云瑶抱着孩子说:“她离开后,身上的钱,花得所剩无几。所以,就在这里开了个花店,勉强糊口。生了孩子后,各项支出比较大,就把原来的店员辞退了。现在花店的生意,越来越差,她也请不起店员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没想到小师妹云瑶的生活过得这么窘迫,对云瑶说:“师妹,那你见过陆小刀吗?”

    “见过!他给我钱了,但我没要。不过,他现在不叫陆小刀了,改叫陆小川了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喝了一口茶,又对云瑶问了句:“你当初,怎么不辞而别?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怀孕了。后来,才发现自己怀上了陆小川的孩子。我本想把孩子打掉得,可是打了两次都没有成功。到三个月的时候,有点微微显怀,我怕你会不同意我把孩子生下来,就走了!”

    “师妹,你真傻!其实,你不该把孩子生下来的。陆小川他......”

    云瑶打断了陈小刀的话,说:“师兄,我们还是别聊他了。其实,我早先和你的想法一样。可是后来我想通了,我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,配不上你。我也不想再找别的男人一起生活,就打算把这个孩子生下来,毕竟孩子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妹,如果你想生这个孩子,只要和我说,我是不会反对的。你不应该不辞而别,你知不知道,这几年,我找你找得好辛苦!”

    云瑶沉默了一会儿,对陈小刀问道:“师兄,你还没成家吗?”

    陈小刀摇了摇头,伸手摸着云瑶的手,说:“师妹,和我回临城吧!以后,由我来照顾你。你放心,我会对你和孩子好的。”

    云瑶把玉手从陈小刀的大手中抽了回来,说:“师兄,我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,我配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,师妹!你知道我心里一直有你,而我也知道,你心里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身子已经不干净了!”

    “你在我心里,永远是干净的。”陈小刀说。

    云瑶摇了摇头说:“师兄,你不用安慰我了。破裂的玉,再粘在一起,终究还是有裂痕。我现在什么也不想了,只想过平静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激动地说道:“师傅死在陆小川的手里,难道你不想给师傅报仇了吗?而且,他还对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心里很矛盾!”云瑶说。

    陈小刀和云瑶聊了大半天,可是云瑶就是不肯答应和他去临城。

    云瑶最后对陈小刀邀请说:“师兄,到家里坐坐吧?”

    陈小刀点了点头,也想去看看小师妹云瑶,现在的生活过得怎么样。打算在经济方面帮她一把。

    正好昨天晚上押注在“赵旭”的身上,两倍的赔率,在赛车赌注中赚了一千万。

    陈小刀和云瑶离开花卉市场后,两人打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上出租车的时候,陈小川开着车悄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陈小川目光中一抹厉色,冷笑着喃喃自语道:“陈小刀,你还真是厉害,居然能找到云瑶。我看你这次,还往哪儿逃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