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38章:真正的高人
    小沙弥对李晴晴说:“李施主,请先在此等候。赵施主,随我来!”

    陈小刀担心赵旭会有危险,对赵旭说:“少爷,我陪你去吧!”

    小沙弥对陈小刀说:“施主,稍安勿躁!那位高人说,只唤赵施主一个人。所以,不能让你入内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陈小刀面现隐忧的神色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里边倒底是哪位高人,在传唤赵旭。倒底有没有高人,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如果赵旭孑身一人前去,倘若遇到危险,会追悔莫急。

    赵旭皱起了眉头,见小沙弥只说让他一人进去,最后对陈小刀和老婆李晴晴等人安抚着说:“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少爷,万一......”

    赵旭打断了陈小刀的话,说:“我自有分寸!”说完,随着小沙弥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寺院后,有一间大门紧闭的禅房。

    少沙弥将赵旭带到这间禅房前,说:“赵施主,这位高人,就在里边,你自己进去吧!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缓步朝禅房走去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后,只见蒲团上,坐着两个人正在下棋。

    见赵旭来了,一位老方丈站起来,对另外一人说:“刘施主,稍后我再来陪你下棋!”

    “大师,您忙!”姓刘的男人,对老方丈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老方丈在路过赵旭身边的时候,朝他微微晗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赵旭的目落,落在禅房里蒲团上男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男人约摸六十左右岁,但是头发已经完全白了,颌下无须。只是满头的白发,尽显沧桑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?”男人对赵旭问道,然后说了句:“把门关上!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赵旭一见到这男人,从心里泛起尊敬之意。他进屋后,反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坐吧!”男子指着面前的蒲团,对赵旭说。

    赵旭学着男子,盘膝在蒲团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先是瞧了一眼地上的棋局,见两人下得是象棋。只是绿棋一方,被杀得只有两个过河小卒,和一个车,但还好士象全。而对方的红子,还有车、马、炮,但防守的棋子只有一仕一象。

    棋局红子占优,绿棋局势糟糕,随时有败阵的风险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,穿着一身灰布对襟衣衫,除了满头白发以外,长得浓眉大眼,相貌堂堂之相,给人一种不敢亵渎的感觉。只是两条衣袖,一只看起来是空空的。这才知道,男子掉了一条胳膊,只剩一臂。

    赵旭敢确定,自己百分之百不认识眼前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敢问先生找我有何事?先生又是谁?”赵旭对男子问道。

    男人抬起眼皮,瞧了一眼赵旭,说: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知道你是谁。原本呢,你是应该一周前来这里的。只是中途出了萧家的事情,你因为此事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男子提到“萧家”,还知道自己的行程。赵旭闻言大吃一惊,警惕地对男人问道:“你倒底是谁?怎么知道我这么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男人笑了笑,说:“我刚刚不是和你说嘛!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知道你是谁。也知道,你目前最迫切想干得事情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赵旭向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男人说:“你失去了内力,最迫切的事情,莫过于恢复内力。而你一直在寻找神榜高手!”

    赵旭盯着上对方追问道:“你究竟是谁?为什么知道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呢?就是一个算卦的,姓刘。”

    赵旭脱口惊呼道:“你是刘五缺,刘先生?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刘五缺惊讶了,瞧着赵旭问道:“你怎么会认得我?”

    赵旭高兴地说:“我从阳城叶家那里,听到先生的大名。没想到,今天得遇先生。刘先生在上,受晚辈赵旭一辈。”

    得知刘五缺的真实身份后,赵旭跪在蒲团上,恭恭敬敬对刘五缺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刘五缺并没阻止赵旭给自己行礼。

    赵旭没想到刘五缺是个断臂之人,而且头发皆都发白了。

    “刘先生,你怎么知道我在苏城?是叶扎告诉你的吗?”赵旭兴奋地对刘五缺问道。

    刘五缺摇了摇头,说:“是你爸找我,让我给你指点迷津的!”

    “我爸?”赵旭听了一脸的震惊,没想到父亲赵啸天也认识刘五缺。

    刘五缺对赵旭解释说:“我和你爸见到,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当时,我就推算到你,会被逐出赵家。并且,你学武一途会遇到天堑的阻碍!不过,会柳暗花明,枯树逢春。”

    “刘先生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意思是说,我的内力,会有神榜高手助我吗?”赵旭激动地问道。

    刘五缺点了点头,说:“其实,这位高人已经在杭城了。只是你们缘份未到,还没有碰到而已。”

    赵旭一听,心急地问道:“那刘先生,能不能指点指点我,那位高人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!你们见面的时间还不成熟。你别急,你们马上就要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刘五缺,可是刘伯温的后人。

    刘伯温可是号称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的人,是明代第一军师。刘五缺既然是刘伯温的后人,就算不能学到刘伯温的全部本领,但也是当代有名的世外高人了。

    赵旭见刘五缺是断臂,只有一只胳膊,好奇地问道:“刘先生,你手这条手臂是谁伤得?”

    刘五缺,说:“我们卜卦的,因为泄露天机太多,江湖人称缺一门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赵旭皱起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缺一门,就是命里犯煞。而这个煞,却是无法化解的,都是泄露天机带来的报应。要么克父母、克子女、克妻子、或是命运多桀。我刘五缺一辈子泄露天机过多,只断了一条手臂,算是比较幸运的了!”

    赵旭没想到,会有这样的事情。但见刘五缺态度还挺乐观,这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赵旭对刘五缺问道:“刘先生,那我能问您几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刘五缺说:“先不急着问问题!你会下象棋吗?”

    “会一点!”赵旭回道。

    刘五缺指着象棋的残局,对赵旭问道:“这棋,绿子只剩一车,还有两个过河小卒,你认为还有解吗?”

    赵旭见刘五缺的盘面上,一车、一马一炮都在,绿棋这边只有单车了。想赢下红色棋子,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“绿棋胜算不大!”赵旭对刘五缺说。

    刘五缺笑了笑,对赵旭说:“不试试怎么知道!来,你执红棋,我执绿棋,我们继续把这盘棋下完。该你走了!”

    赵旭不懂刘五缺倒底要做什么,就耐着性子和他下了一会儿棋。结果,让赵旭大跌眼镜的是,刘五缺手执绿棋,双卒傍走。再利用士象全的防守,居然用单车,接连干掉了他的马和炮。最后竟然以微弱的优势,赢了赵旭的红棋。

    赵旭的棋艺只能算是一般水平,但红棋的棋子占优,居然被刘五缺杀得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刘五缺放下棋子,笑道:“人生如棋,看似一盘不好的棋局。但只要找准对方的漏洞,就能转危为安,步步为营。刚才的马要不是你走错了,我也没有赢你的机会。正如你现在的处境,看似四面楚歌,但赛翁失马,未必是件坏事。一旦让你抓住机会,就会翻盘。”

    赵旭这才知道,刘五缺是在用棋局对他说教,顿时豁然开朗,恭声说:“谢谢刘先生,受教了!对了,我刚才在进灵隐寺数罗汉的时候,数到第三十八尊罗汉,有首诗叫做:莫惧波涛海洋深,莫畏坎坷路难行。请君但看媚笑者。腹剑口蜜更伤人。刘先生,这首诗怎么解?”

    刘五缺笑了笑,说:“意思是,洞悉明了天地自然之道,勘破世情,便能在污秽世俗中或浩劫来临之时得以安生。明智的人不会为名利所累,心安理得的人能享有福禄。至于为什么有蟾蜍,无非是法相而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