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36章:离婚了
    就在赵旭等人离开后,苏爱对刘冠问道:“刘少,你就这么放赵旭走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实力和赵旭那小子的实力相当,硬拼得话,只会是两败俱伤。还是等赵旭有机会落单的时候,再对他下手吧?”

    苏爱点了点头,对刘冠说:“可恨这小子赚走了七千多万,不如我暗中做手脚了。”

    刘冠笑了一声,说:“小钱儿而已,我倒是蛮欣赏这小子的。要是能为我所用就好了!苏爱,有机会干掉他身边那帮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刘少!”苏爱回应道。

    回到下榻的“索菲”酒店,赵旭带着吴用等人来到了农泉的房间。

    吴用见赵旭铁青着一张脸,怯生生地说:“赵先生,我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赵旭没理他,对农泉叫道:“农泉!”

    “在!少爷,有什么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把吴用给我按到桌上,让他不能动弹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吴用反应过来,农泉一把揪住吴用的后衣领,将他按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赵旭从桌上拿起水果刀,缓步朝吴用走去。

    吴用吓得双腿直打哆嗦,声音发颤地对赵旭说:“赵先生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赵旭冷声说:“我给你长长记性!你妹妹就是因为你,才被抵押到别人家做苦力。你不思悔改,别说你一年赚百万,就算一年赚千万,还是照样会被你败光了!今天我就剁了你的手指头,让你长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“赵先生,我再也不赌了!你千万别剁我的手指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脸吗?”

    “有脸!有脸!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相信你。”赵旭说着,举起手中的水果刀,直接向吴用桌上被农泉把按住的手掌剁了下去。

    吴用吓得“啊!”闭上眼睛,惨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小刀和马家四兄弟也是无比震惊,没想到赵旭对吴用处罚的这么狠。

    让吴用惊讶的是,并没感觉到疼痛。睁开眼睛一瞧,只见匕首扎进了桌子上,距离他的手指不足一厘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农泉,放开他吧!”赵旭对农泉说。

    农泉“哦!”了一声,松开了吴用。他还真以为赵旭真得要剁吴用的手指呢,原来只是吓唬吓唬他。

    噗通一声!

    吴用双膝跪在了赵旭的面前,对赵旭发誓说:“赵先生,我吴用以后再赌,你就剁了我的手指!”

    “真有记性?”赵旭犀利地目光盯着吴用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记性了!你说得对,如果不是我,家里也不会败成那样。我输了妹妹,输了吴家的家产。我不是人,我猪狗不如。”

    吴用左右开弓,煽着自己的耳光。

    赵旭见吴用脸颊都打肿了,虽然无法确定他是不是真心悔过。但至少见到一点成效,出声说:“好啦!你以后好好跟我做事,我自然不会亏待你。但你给我记住,要是再敢去赌博,我就让农泉废了你。”

    吴用知道农泉的厉害,一听赵旭的话,身体打了个哆嗦,连声说:“不敢!不敢!”

    这时,李晴晴听说赵旭回来了,带着吴曼来到了农泉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打开房门,就看见吴用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吴曼向哥哥吴用扑了过去,握起粉拳,捶打着吴用的身体,哭咧咧地说:“哥,你不是答应我再也不赌了吗?怎么又去赌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曼,我......”吴用一脸的愧疚之色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赵旭对吴曼说:“小曼,我刚训诫过你哥,他以后不会再去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他!”吴曼放声痛哭起来,哭得很委屈也很伤心。

    李妙妙在一旁,指着吴用骂道:“吴大哥,你太伤小曼的心了。你难道不知道她去给人家做苦工的时候,人家是怎么虐待她的吗?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?”

    赵旭对众人使了一个眼色,说:“我们走吧,让他们兄妹好好聊聊!”

    回到房间后,李晴晴对赵旭询问,倒底是怎么解决此事的。

    于是,赵旭向老婆李晴晴讲述了,在赌场里发生的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和那个刘冠赌了八千万?”李晴晴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。

    赵旭握着老婆李晴晴光滑的纤手,笑道:“是啊!反正事先说好了,谁要是作弊,谁就是乌龟王八蛋。还好,幸运女神站在了我这边,我们赚了七千多万,算是发了一笔横财!”

    李晴晴对赵旭责备着说:“你还不让吴用去赌呢,反倒是你自己跑去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一样吗?我当然不能怕了那个刘冠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“刘冠”,李晴晴皱起眉头,说:“按你得说法,这个刘冠在西厂很有势力,那应该是西厂大佬的子女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了!”赵旭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李晴晴对赵旭说:“那我们要是擒住这个刘冠,岂不是会让西厂投鼠忌器?”

    赵旭轻叹了一声,说:“哪有那么容易。先不说刘冠自己是个高手,他身边个个都是天榜的人。我们要是和他硬拼,没有一丝胜算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?”李晴晴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未必!他知道我身边有小刀、农泉他们,也不敢胡来。最糟糕的结果,就是两败俱伤。所以,不到万不得已,他是不会和我硬拼的。只会被圣坛、猎户门和天王集团这些势力,趁虚而入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点了点头,认为赵旭讲得有道理。再说,赵旭已经被逐出赵家了,戒子又不在他们的手上,西厂没必要和赵旭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翌日,临城民政局门口。

    李国龙和陶爱华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    走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,陶爱华突然后悔了,对李国龙说:“不行,我不能和你离婚。这样只会便宜了刘桂兰那女人!”

    李国龙眼睛一瞪,对陶爱华说:“陶爱华,你当离婚是儿戏呢。我们已经正式办理了离婚,休想让我再和你复婚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你个老东西,我看你早在盼着这一天。”

    陶爱华手叉着腰,指着李国龙骂道:“就算我和你离婚了,你也休想娶刘桂兰过门。要是你敢娶她,看我不撕烂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泼妇!真是泼妇!我李国龙怎么跟你这样的女人过了大半辈子。”李国龙,懒得看陶爱华一眼,对熊兵说:“熊兵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熊兵应了一声,把李国龙背到了车上,又收起了轮椅,开车驶回了“月潭湾”墅区。

    小保姆周颖全程跟了下来,她内心无比的烦乱,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件事情,告诉李晴晴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也拿不定主意。最后,鬼使神差般的拨打了李晴晴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李晴晴见是小保姆周颖打来得电话,对周颖问道:“小颖,有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