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34章:我这人就不怕威胁!
    赵旭和李晴晴原打算,晚上夜游西湖,去看“印象西湖”的。因为吴用的事情,不得不改变决定。

    李晴晴怕赵旭惹事,对他叮嘱说:“赵旭,不行把钱赔给人家算了,千万别惹事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晴晴!我自有分寸。我留下残剑和冷傲在酒店,你有事吱会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!你放心吧。这里是五星级酒店,又有辽盟的人暗中保护我们。谅那些厂狗不敢胡来。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穿上外衣匆匆出了门。

    赵旭几人开了两辆车,到了一家叫做“百花夜总会!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下车后,赵旭瞧了瞧“百花夜总会”,完全无法想象,这家夜总会能和赌场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吴用这厮不愧是赌鬼,居然来杭城,这么快就找到赌钱的地方。

    进了“百花夜总会”后,有人上前盘问,赵旭说是来找吴用的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打量了一番赵旭等人,点头说:“你们跟我来吧!”说完,带着赵旭等人进了地下室的赌场。

    到了赌场后,赵旭这才发现里边别有洞天。装修得富丽堂皇,一点也不比上面的夜总会差。

    里边玩德州扑克、老虎机、百乐门、麻将,各种赌具无花八门。

    一些赌客正在那欢声笑语的赌着。

    赵旭对这个不太感兴趣儿,跟着工作人员来到了一间办公室。

    进了办公室后,这才发现,吴用被人用手铐给铐在了桌腿上。半蹲着身体,和劳改没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见赵旭来了,吴用就像看到了大救星,站起来激动地说:“赵先生,你终于来了!”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赵旭毫不客气,一巴掌甩在吴用的脸上,对他怒声骂道:“谁让你跑来赌得?跟我赵旭做事,就要守规矩,你再这样散漫放肆,就别跟我做事了!。”

    吴用知道自己错了,被赵旭打了一耳光。立马像霜打的茄子,蔫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赵先生,我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赵旭冷笑了一声,说:“赌鬼要是有这个记性,就不叫赌鬼了!我还以为你能改邪归正,你真得让我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,一个胳膊上有纹身的中年男人,出声说:“好了,别在这里演苦肉戏了。钱,带来了吗?”

    赵旭说:“我带银行卡来了,可以刷卡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!不过嘛,这小子没说实话,他可是欠了我们赌场八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赵旭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八百万!”男子再次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赵旭一抹犀利的眼神,望向吴用,说:“吴用,你给我说实话。倒底输了多少钱?有我在这儿,你大胆说。要是他们敢坑你,我给你做主!”

    吴用吞吞吐吐地说道:“赵先生,我......我的确输了八百万。怕你不来,才慌称八十万。不过,那几个人肯定抽老千了。否则,以我的赌技不可能输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赌技?知不知道,十赌九输。这种赌场,不抽老千,靠什么赢你们这些赌鬼。”

    赵旭话音刚落,赌场负责的男子冷声说:“小子,你说话放干净些。我们开赌场的,做得是四方的生意。你有本事,尽可以赢走。你输了,还怪得了谁?”

    农泉见这人说话对赵旭不敬,上前一把揪住男人胸前有衣襟,瞪着大眼睛吼道:“你他娘的给俺说话文明点儿。叫俺家少爷小子?你活腻歪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冷笑了一声,坦然无惧地说:“你最好放开我。否则,我让你们离不开这里。你以为我们开赌场的,会怕你们这些人耍横。”

    赵旭对农泉使了个眼色,农泉这才松开了男子的衣领。

    就听吴用解释说:“赵先生,我不是跟您做事,每年有个一百万年薪吗嘛!就寻思跟他们赌把大的。结果越输越多,最后输了八百万。但我敢肯定,他们指定是出老千了!”

    赌场负责的男子,冷声说:“没本事赢,就别说我们出老千!你也是个经常混赌场的人,不可能不知道赌场的规矩。小子,要么去乖乖交八百万,把人带走。要么,我把这小子扔到西湖里喂鱼。对了,还有一种办法,你可以去我们赌场玩一玩,或许手气好,可以赢个千八百万。这里有位客人,可是专门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?”赵旭听了之后,不由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他在杭城根本不不认识其它人,不知道谁会在这儿等自己。不过,让他给吴用掏出八百万,赵旭还是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这事儿,明显是赌场出老千了。

    赵旭虽然有钱,但不可能当这个冤大头。

    他对赌场负责的男子问道:“谁在等我?”

    男子对赵旭说:“你跟我来!”。

    赵旭对众人使了一个眼色,陈小刀、农泉和马家四兄弟立马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到了一张赌桌前,只见一个背对着他的男子,徐徐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男子面如冠玉,长得英俊不凡。

    赵旭见这人有些面熟,仔细一想,不由脸色大变,指着男子说道:“原来是你?”

    这人,正是营救马军女儿“七七”的时候,在37号冷链仓库里和他交过手的男子。

    陈小刀一见到这个男子,便警惕地望向四周。因为,当时连陆小川都听命于眼前的男子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见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。伍氏兄弟、陈铁都在,唯独不见陆小川。

    陈小刀小声地在赵旭耳边说:“少爷,伍氏兄弟和陈铁都在!”

    赵旭“嗯!”了一声,目光落在了刘冠的身上,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刘冠冷笑着说:“我是什么人,并不重要吧!在你心里,认为我是什么人,我就是什么人。实话告诉你,这个夜总会和赌场都是我开得,你的人跑到我这里豪赌,欠了八百万。我知道你赵旭不差钱,要么你掏八百万,把人带走。要么跟我赌两把,赢了我,你自然可以把人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西厂的什么人?”赵旭对刘冠问道。

    刘冠笑了笑,说:“我是什么人不重要。你要是觉得,出手能把你的人救出去。你大可以出手试试。要是救不出去,要么自掏八百万。要么坐下来跟我赌两把。赌场有赌场的规矩,你的人欠了钱,你这个做老大的人,自然要替他们担着。”

    “赌什么?”赵旭对刘冠问道。

    刘冠点燃一支雪茄抽了起来,说:“随你!”

    赵旭也从衣兜里摸出烟来,手指在烟盒底下一弹,烟自动弹了出来。精准落在了赵旭的嘴里。

    赵旭拿出火机,点燃抽了一口。对刘冠说:“这里既然是你的地盘,还是你来做决定吧!”

    刘冠见赵旭面不改色,点了点头说:“你小子这个时候,还能这么沉稳,果然有些门道儿。我真想不透,赵家为什么要把你逐出门第?”

    赵旭耸了耸肩,说:“不仅你想不通,我也想不通!无所谓,反正我这个弃子的名声已经坐实了,赵家的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姓赵得,既然你和赵家没有关系了。不如来和我做事。只要你跟我做事,我保证让你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,如何?”刘冠盯着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冷笑了一声,说:“你认为我像是个缺钱的人吗?就算是我缺钱,我也不屑于和厂狗为伍。只会让我感到羞耻!”

    “你!......”刘冠被赵旭气到了,但很快将怒火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刘冠对赵旭说:“既然路是你自己选得,别怪我没提醒你。你小子要是还敢和我们为敌。我会让你尝尝我的手段有多么厉害!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这人就不怕威胁!”赵旭在赌桌上坐了下来,对刘冠问道:“多说无益,倒底赌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就赌德州扑克好了!赢了我,你把人带走。输了,你乖乖给我还八百万赎人。”

    “德州扑克?可以!”赵旭眯缝着眼睛,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