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29章:古玩街奇遇
    夜色下,李晴晴一个人站在荷塘边怔怔发呆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赵家的事情这么复杂。但既然嫁给了赵旭,李晴晴决定暗中帮赵旭父子化解这段仇怨。

    李晴晴没想到,将赵旭逐出赵家,原来是赵啸天的主意。而赵啸天这么做,是为了让赵旭和五大世家脱离关系,以此来保护赵旭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赵旭还问她,要不要继续帮五大世家了。如今看来,这件事情必需坚持到底。

    起风了,一丝凉意袭来。李晴晴娇躯打了个寒颤,她收起手机,转身走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陈小刀一边教沈海和小叶子五步拳,一边等马二直养伤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赵旭跟老婆李晴晴说,自己去逛逛文玩市场,看看能不能捡漏淘点好东西。还说上次,天榜第一人的孔老爷子,就在跳蚤市场,淘到了一本正宗的拳谱,把拳谱给农泉了。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!要小心些。”李晴晴对赵旭叮嘱说。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带着陈小刀出了赵家。

    苏城历史悠久,是有名的古城,自古以为是江南的旅游圣地。

    古代的时候,有很多的文人墨客,达官贵人都喜欢来游江南。苏城的“文庙”还有“相王庙”都是有名的古玩场所。

    赵旭带着陈小刀先是转了转“文庙”。

    在文庙一带,大多是摆地摊,各种兜售古玩的。

    当然,古玩这一行水很深。俗话讲,叫做一刀穷、一刀富。能不能在古玩儿市场淘到好东西,凭得全是眼力。很多人不懂这些,冒然进古玩市场,多是会被“打眼”。

    像这种摆地摊兜售古玩的,大多是假的东西,或是质地不好的东西。当然,也有一些摊主从民间收来,打眼漏掉了一些宝物。被一些古玩大亨所得,这就捡到漏了,俗称“捡漏!”。

    陈小刀对这些古玩不感兴趣,他主要是陪赵旭来闲逛,负责他的人身安全。

    当走到一个三十多岁中年人的的摊位前,赵旭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赵旭是被一幅“狂草”书法作品吸引了。仔细一打量摊主,见摊主面色抑郁,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幅书法,多少钱?”赵旭对摊主问道。

    摊主似乎沉浸在思绪里,赵旭一连叫了三声,也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赵旭和陈小刀对望了一眼。然后,伸手在摊主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喂,你倒底做不做生意?”赵旭皱起眉头对摊主问道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不靠谱做生意的人。

    摊主反应过来,“哦!”了一声,对赵旭问道:“你们要买东西吗?”

    赵旭真是被这个摊主气得半死。拿起摊位上的草书,对摊主问道:“这幅书法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二十万!”

    陈小刀一听二十万,瞪着摊主说:“什么,二十万?你抢钱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爱买不买,别打扰我做生意。”摊主把狂草的书法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赵旭仔细打量起摊主来,三十多岁的年龄,嘴上满是泛着青色的胡渣子,看上去有几分落魄。长得身材矮小,一副獐头鼠目的模样儿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买你这幅书法,但你得把这幅画,也一起打包卖给我。”赵旭指了指摊位上的一幅美女画像。

    “不行,想要这幅画,再加二十万!”摊主直接拒绝了赵旭。

    陈小刀拉着赵旭的衣袖,小声地说:“少爷,你小心被这个人骗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知道赵旭在古玩字画上面有一定的造诣,说不定发现了这幅书法和这幅画与众不同也不一定,就没再吭声了。

    摊主对赵旭说:“这样,你给我五十万,我摊位上的东西,你可以都拿走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赵旭摇了摇头,说:“我只要这幅狂草书法和这幅画!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出多少?”摊主对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按你说得数,四十万吧!”赵旭说。

    摊主没想到赵旭这么痛快就答应,后悔不迭地说道:“不行,我不卖了!你再加十万,五十万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赵旭对身边的陈小刀说:“小刀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摊主见赵旭和陈小刀要走,出声对二人喊道:“喂!你们回来,怎么不还价就走呢?”

    赵旭皱着眉头说:“哪有你这么要价的。明明讲好了四十万,又坐地起价,临时加了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那四十万卖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赵旭向对方要了银行卡号,给转帐了四十万。

    陈小刀真搞不懂这些有钱人,四十万在小县城都能买一套七八十平方米的房子了,而赵旭居然用四十万买了一幅书法和一幅画。

    让赵旭和陈小刀震惊的是,摊主卖给赵旭东西,得了四十万后,立马开始收摊。

    赵旭和陈小刀感到有些奇怪,暗暗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路上,陈小刀对赵旭问道:“少爷,你干嘛花四十万买了一幅书法和一幅画?”

    赵旭笑了笑,说:“小刀,你不知道。我捡到宝了!”

    “捡到宝,什么意思?”陈小刀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解释说:“你听过明后期的江南四大才子吗?”

    陈小刀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赵旭对陈小刀解释说:“江南四大才子,是唐伯虎、祝枝山、文征明和徐祯卿。他们又号称吴中四才子,正是苏城人。你看过一部电演,叫做唐伯虎点秋香吗?”

    陈小刀又摇了摇头,表示没看过。

    赵旭真得服了陈小刀了,不知道他有没有童年,连这么经典的片子都没看过。

    赵旭解释说:“其实这部电影,把祝枝山给弱化了。祝枝山能列为江南四大才子,自然有他过人之处。祝枝山草书写得一绝,以书法见长。而唐伯虎和另两位才子,不仅能诗还擅长绘画。唐伯虎一生风流,最擅长的就是画仕女和山水。而这幅画,正是唐伯虎的画。只是很少有人知道罢了!”

    “少爷,那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陈小刀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解释说:“这个就得益于我老爸和我老妈从小对我的严厉督导了,小得时候,他们逼着我学国学,逼着我练书法,逼着我练画。我当时最喜欢的就是写草书,对各种名人体系的草书非常熟悉。这幅书法,正是祝枝山的大作,市场估值至少值两千万。而这幅唐伯虎的画作,也至少值这个数。我当时专门研究过唐伯虎的仕女画。所以,认得他的画风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高仿的吧?”陈小刀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!”赵旭信心十足地说。

    二人跟着跟着,最后见摊主骑着电动三轮车,来到了一个巷角。

    巷角里有一个不起眼的屋子,看上去像是违章建筑似的,没想到这个摊主的生活果然过得落魄。

    摊主将摆摊的物事放回家中后,又匆匆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赵旭和陈小刀感到这人有些奇怪,便再次悄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人最后去了效外,一个富人区的别墅里边。

    赵旭因为不会内力,没法使用轻功,无法去偷听。就让陈小刀去偷偷打探一下,这人倒底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赵旭坐在车子里,一边欣赏着字画,一边在等着陈小刀。

    别墅里,一个大肚隆起,肥头大耳老板模样的人,对进来的摊主说:“吴用,你又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夏老板,我是来赎我妹妹的。”

    “赎你妹妹?”夏同甫一脸不屑的表情,盯着吴用说:“你有钱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四十多万了!”

    “四十多万,就想赎你妹妹?你想屁吃呢。老子可是在你身上花了两百万,是你亲自把你妹妹抵押给我的。”夏同甫一脸不耐的表情。

    吴用说:“那个夏老板,我先给你四十万,你先让妹妹跟我回去吧!剩下的一百六十万,我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夏同甫冷笑了几声,说:“吴用,其实你并不是没有办法。你是个盗墓贼,只要再盗几个大墓,来钱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对先祖发过誓了,再也不会盗墓了!”

    夏同甫大手一挥,说:“什么时候凑够两百万,什么时候来赎人。赶紧滚出去,别弄脏了我家的地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