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28章:不要信赵家任何人!
    陈小刀先是向小叶子和沈海介绍了“五步拳”的要领,说这是一种近身拳法,也属于入门级拳法,并向两个孩子讲了“五步拳”的要领。

    他先是分解做了一遍“五步拳”的动作。然后,让小叶子和沈海摆出基本姿势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赵旭之前让沈海扎马步的效果已经开始显现。小叶子平时跟着学习,马步也扎得似模似样。

    陈小刀耐心地教着两个孩子,李晴晴在旁边默默地偷学着,她没敢比划出来。但李晴晴上学那会儿就品学兼优,记忆力惊人,比两个孩子记得还快。

    这只是一套最基本的拳法,拳路很简单。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招。李晴晴已经记了个七七八八,打算回房间的时候,自己偷偷练习。

    就听陈小刀喊道:“预备姿势,并步抱拳!”

    小叶子和沈海立马做出了“并步抱拳”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第二式,弓步冲拳!记住,弓步开始后,左手向左平回腰间抱拳,快速冲右拳,目视前方!”

    小叶子因为年龄小,出拳的力道不够迅速,陈小刀立刻对她做出了指正。

    调整好之后,陈小刀再次喊道:“弹踢冲拳!右腿向前踢,冲左拳!”

    “马步架打!落地后向身体左旋转90度,同时保持马步姿势,左掌上翻,冲右拳!......”

    陈小刀非常有耐心,讲解着每一招每一式。

    赵旭是担心沈海和女儿小叶子不能安心跟陈小刀学武,见两个孩子学得很上路,就准备回房休息一会儿。

    他小声在老婆李晴晴耳边说:“晴晴,我们回去吧,这里有小刀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再看一会儿吧!”李晴晴回了句。

    赵旭觉得有些奇怪,平时老婆李晴晴对学武一点不感兴趣。怎么今天格外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赵旭还没有想到,李晴晴在暗中偷偷学武。直到李晴晴听完陈小刀分析的讲解,这才跟赵旭回到了卧室里。

    晚饭过后,年尧把赵旭单独叫到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“年老,你叫我来有什么事?”赵旭对年尧问道。

    年尧对赵旭说:“少爷,你有多久没和老爷联系了?”

    赵旭一听年尧又和他提“赵啸天”的事情,不由皱了皱眉头,说:“年爷爷,你能不能不和我提我爸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老爷现在处境很困难也很危险!你还是出手帮帮他吧?”年尧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帮他?”赵旭冷笑着说:“年爷爷,我刚刚被赵家逐出了门第,啸天集团就开始对我的旭日集团围剿,我自顾不暇,哪有精力去帮他。再说,我爸虽然被弹劾董事长之位。但他是赵家几个兄弟的大哥,难道还有人对我爸下手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哎!赵家现在一团糟,可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。老爷表面上是卸掉了董事长的位置,实际上和软禁没分别。”

    赵旭听了年尧的话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“年爷爷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赵家有内奸,要对我爸不利?”

    年尧点了点头,说:“这事儿,我本不应该和你说得。不过,我担心老爷的处境。要是你不出手帮他,就没人帮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年爷爷,不是我不帮他,是我处境也不好!再说,就算我有这个能力,我也不想帮他。种什么因,得什么果,这一切都是他赵啸天罪有应得的下场。”赵旭站起身,对年尧说道:“年爷爷,如果没有其它事情,我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年尧叹息了一声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赵旭径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赵旭离开后,年尧拨通了赵啸天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老爷,刚才我和少爷谈过了。他对你的误会还是很深,事情很糟糕啊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老年!这件事情你不用操心了。对小刀和农泉叮嘱一下,让他们好好保护小旭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年尧应道。

    赵啸天对年尧说:“不用担心我,暂时我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,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?更不要泄露关于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你这又是何必呢?看着你们父子闹成这样,我真得很揪心。”年尧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赵啸天说:“这是对小旭的历练。人只有逼上绝境,才能开发出身体全部的潜能,也是最快让人成长的方法。他是我赵啸天的儿子,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的。”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年尧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他在赵家工作了一辈子,把所有的青春和热血都献给了赵家。唯一的心愿,就是想看到赵旭和赵啸天父子能重归于好,可眼下这种形势,这个愿望似乎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后,李晴晴对赵旭问道:“赵旭,刚才年爷爷把你单独叫出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谈我爸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你爸?”李晴晴坐到了床边,对赵旭问道:“你爸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年爷爷说我们赵家有内奸,还说我爸现在实际上被软禁了,很危险,让我出手帮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得?”李晴晴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直接拒绝了!”

    赵旭似乎心情不高兴,脱下外衣躺在了床上,对老婆李晴晴说:“晴晴,我先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!你休息吧。”李晴晴扯过一张薄毯,替赵旭盖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李晴晴走出了房间,到了院子里的荷塘前。

    她拿着手机内心挣扎了一番,编辑了一条信息,给赵啸天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爸,我是晴晴!你方便接电话吗?”

    看到李晴晴发来的信息,赵啸天颇感意外。随后,给李晴晴拨打了回来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个“爸!”字,叫得赵啸天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“晴晴,我是赵啸天!”赵啸天开门见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,我刚刚听小旭说,你被软禁了,真得是这样吗?”李晴晴问道。

    赵啸天“嗯!”了一声,说:“晴晴,赵家的事情比你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。不用担心我,虽然我被软禁了,但还有利用价值,他们现在不敢伤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该怎么帮你?”李晴晴对赵啸天问道。

    赵啸天灵机一动,儿子这个倔强脾气,和他一模一样。旁人的话,谁也不听,但赵旭肯定听儿媳妇李晴晴的话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赵啸天对李晴晴说:“晴晴,我现在真得需要你帮我!”

    “那我该怎么做?”李晴晴听了心里兴奋地问道。

    赵啸天说:“不急!我知道你们在旅游,等年后,我会让陈天河找你,他会告诉你怎么做得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等着您的消息。”李晴晴正要挂电话。

    就听赵啸天突然说了句,“晴晴,小旭这孩子早早失了母亲,性格才会变成这样的。他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,你多担待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爸,赵旭他现在挺好的,不像以前自暴自弃!”

    “可赵家将他逐出赵家是个巨大的打击!我怕他挺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趁机问道:“爸,赵家为什么将赵旭逐出赵家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主意,一句话两句话解释不清,是变相对小旭的一种保护。他只要脱离五大家族,就不会成为那些厂狗首要对付的目标。我是在帮他争取时间!”

    “爸,争取什么时间?”李晴晴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晴晴,好好对小旭。小旭这孩子内心是善良的,你对他好一点,他会十倍对你。我相信,你们会幸福的走下去,不会重蹈我赵啸天的覆辙。好了,以后少给我发信息,他们对我监视越来越严了。要是有机会,我会通知陈天河,告诉你怎么做,就算帮我了!谢谢你,晴晴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们是一家人,不要说谢字。能帮上你,也是我李晴晴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嗯!那先这样吧。免得被他们发现!记住,赵家除了赵晗父女之外,谁也不要信。切记!切记!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