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26章:取消行动计划
    乌蓬船开启后,赵旭和陈小刀一边在品茶,一边在聊天。

    农泉和残剑胡阿得到陈小刀的警告,暗自提防起来。

    陈小刀坐在刘若烟和林俏这边,打算要是有情况,第一时间把刘若烟和林俏擒住。

    小船缓缓在河水上行着,两侧的建筑古色古香。拱桥、绿柳,别有一番风韵。

    赵旭好久没游过“七里山塘”了,不禁回想起小时候,母亲秦婉带他游七里山塘的光景。

    一晃十多年了,可之前的种种沥沥在目。

    李妙妙拉着林俏,让她帮自己拍照。各种摆拍,照了无数张美照。照完后,就开始发朋友圈炫耀。

    当船游到一半的时候,陈小刀的目光向两侧望去。他感到了两股强者的气息,其中一股气息非常熟悉,应该属于陆小川的。

    陈小刀脸色一变,对赵旭做了一个唇语的口型,“有高手!”。

    一个陆小川就够头疼了,另一股气息绝不在陆小川之下。两人若是联手,就算是陈小刀,也会不敌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陈小刀因为是背对着刘若烟,对赵旭做着唇形的口形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摇了摇头,意思是再等等看。

    旁边的一幢屋子里,刘冠带着陆小川和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女人,正盯望着赵旭这艘乌蓬船。

    陆小川小声地对刘冠问道:“刘少,怎么办?小姐,在赵旭那艘船上。”

    刘冠气极败坏地说:“若烟这丫头在搞什么。怎么跑去和赵旭他们搅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动不动手,要是过了这个村,可没这个店了。将错失杀赵旭和陈小刀的最好机会。”陆小川一脸阴毒的神色。

    刘冠摇了摇头,说:“不行,那样有可能会伤到我妹妹。通知他们,取消行动计划吧。”

    陆小川一脸无奈的表情,但他又不得不遵从刘冠的建议,拿出手机群编了一条信息:“取消行动计划!”。

    见过了安全地带,刘若烟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李晴晴听到刘若烟长舒了一口气,不由心底起疑问道:“若烟,你在瞧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!晴晴姐,我们俩来张合影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李晴晴笑了笑。

    李妙妙自告奋勇地说:“我来给你们照,我的拍照水平还是蛮可以的!”

    趁着李妙妙给李晴晴和刘若烟拍照的时候,陈小刀给赵旭使了一个眼色,两人走到船头。

    陈小刀小声地说:“少爷,之前除了两个强者气息之外,我还感受到有不少的高手隐匿在附近。只是不知道,他们为什么不动手?难道不是冲着我们来得?”

    “我也闹不清是怎么一回事。不过,没事就好。一会儿我们到石桥就下来,省得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陈小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陈小刀真真切切感受到两股强者的气息,这让他惶恐不安。倒不是说他怕死,而是担心赵旭会出事。

    到了石桥后,赵旭就招呼着老婆李晴晴等人下船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,这不还没游完呢吗?怎么下船下这么早?”李妙妙不爽地问道。

    李晴晴知道赵旭之所以提前下船,肯定发现了异常,对妹妹李妙妙训道:“你这丫头出来再不听话,以后不带你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和你们出来玩儿真没劲,玩得一点都不爽。”

    赵旭对小姨子李妙妙说:“妙妙,这古镇上都是卖苏城特产的东西,还有好吃的蟹包。我提前让你们下船,是准备带你们去购物买东西。”

    李妙妙一听既可以购物,又有好吃的东西,这才高兴起来。上前搂着赵旭的胳膊,说:“姐夫,是我错怪你了!”

    赵旭对刘若烟说:“刘小姐,我们要去古镇,就不和你同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给晴晴和妙妙买得礼物怎么送给你们?”刘若烟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想了想,对刘若烟问道:“你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苏城大酒店!”

    “那到时候我派人去取吧!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!那就这样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刘若烟带着林俏离开了赵旭等人。

    离开赵旭等人后,林俏噘着小嘴儿,不满地对刘若烟问道:“小姐,你为什么要管姓赵得事情,你这么做扰乱了少爷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我这叫放长线钓大鱼,我可不想让赵旭死那么早。”刘若烟不以为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可你破坏了少爷的计划,他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他不敢拿我怎样。”

    刘若烟带着林俏上车后,一个人影快速钻进了她们的车里。

    林俏正要向对方出手,这才看清是刘冠。

    “少爷,原来是你!”林俏怯生生地说道。

    刘冠没理会林俏,而是对刘若烟责备说道:“若烟,你怎么和赵旭那小子搞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“我和谁在一起,难道还要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你别依仗着爸宠你,你就为所欲为。你知不知道,刚才你坏了我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事?要不是你听我说,我明天会和赵旭他们来七里山塘,你会知道他来这里?你这是要陷我于不义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那个姓赵得讲什么义气?我们是天生的死对头,诛杀他们取得五大世家的守护戒子,才是我们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刘若烟寒着俏脸,振振有词对刘冠说:“你有能耐,就自己去杀赵旭,别来利用我。从我这里套取情报,去设计伏击赵旭,亏你想得出来。哥!你真得太让我失望了。以前,你可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,怎么行事越来越卑鄙!”

    “我卑鄙?我所做的一切,还不是为了父亲大人的宏愿。只要我们西厂率先找到沈万三那笔宝藏,到时候东厂、锦衣卫和六扇门还不是臣服于我们西厂之下。要不是你在姓赵得那艘船上,我早将他杀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利用我!我说了,你想杀他,你自己去想办法。别利用我来杀赵旭。还有,赵旭已经被赵家逐出门墙了,你杀他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赵旭这小子虽然被赵家逐出了门墙,但这小子身边一众高手,是我们的心腹大患。如果不尽早将他铲除,等他羽翼丰-满的时候,就会对我们构成绝对威胁。”

    刘若烟不耐烦地说:“你少跟我讲这些大道理,反正我不想你利用我去杀他。你给我下车去!”

    刘冠被气得一脸铁青,随后下了车,“嘭!”的一声重重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在刘冠下车后,林俏担心地说:“小姐,你不怕少爷告诉老爷这件事情啊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我又没做错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回酒店!”

    刘若烟开启了车子后,很快驶离了当场。

    刘若烟回到酒店后,冲了个热水澡,她刚刚从浴室里走了出来,房间的门被轻轻敲晌。

    刘若烟打开了门,见门外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,惊喜地叫道:“师姐,你怎么来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