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20??男女授受不亲(爆更六,求恶魔果实)
    见“七七”抱着马军的大腿大声哭喊着:“我要妈妈,我要妈妈......”。

    现场的人,无不闻之落泪。

    马军蹲下-身体,抱着女儿娇小的身躯说:“七七,你妈妈不在了,她在天上看着我们呢。别哭,要坚强!妈妈不是对你说过,要坚强吗?一定要坚强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可是你还在哭呢。”

    马军再也忍不住,紧紧抱着女儿,泪水如决堤的洪水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姜紫的葬礼如期在苏城“龙凤殡仪馆”举行。

    当天来了很多的人,有了上次的教训,都是马家知根知底的人。

    李晴晴在现场见七七这个孩子哭得十分凄惨,跟着默默流了不少的眼泪。

    赵旭安慰了老婆李晴晴几句,他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氛围。跑到旁边,独自一人抽起烟来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朝赵旭走来,对赵旭问道:“您是赵旭先生吧?”

    赵旭闻言一惊,打量起眼前的人,见是个老实巴交的人。便点头说:“我是!”。

    “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!”

    赵旭接过男子递过来的纸条,见上面写着:“往你右边黑色的车这边瞧!”

    赵旭扭头望向右边,见路旁一辆黑色轿车里,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人正在朝他招手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在马老爷子寿宴上,遇见的那个女扮男妆的刘若烟。

    赵旭有怀疑过刘若烟和“西厂”的人有关系。可马老爷子刚刚让人调查过,说是杭城“西雨集团”老板刘西雨的亲侄女,只是刚刚回国一两年的光景。

    刘若烟对赵旭做了一个跟自己来的手势,随后开车缓缓驰离了“龙凤殡仪馆”。

    赵旭很好奇这个女人的身份,走回老婆李晴晴的身边,说:“晴晴,我带小刀去办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?”李晴晴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也没有隐瞒,说自己刚才在抽烟的时候,发现了一辆可疑的车辆。准备追上去,查探个究竟。他担心老婆李晴晴会吃醋,并没说去追女人。

    李晴晴并没有怀疑赵旭在撒谎,再说,也是为了办正事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我不放心,还是带着小刀去吧!”李晴晴对赵旭叮嘱说。

    赵旭说了声“好!”,随后,唤过陈小刀,带着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上了车之后,陈小刀这才对赵旭问道:“少爷,我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,那两个在马老爷子寿宴上女扮男妆的女人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女人唤我,不知道有什么事。我打算追上去看看!”赵旭解释说。

    陈小刀“哦!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赵旭将车开出一公里后,见到了刘若烟开得那辆黑色轿车,便踩了脚油门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一路跟着刘若烟,来到一家叫做“烟雨青青的茶楼”。

    两辆车先后停在了“烟雨青青”的茶楼,刘若烟瞥了一眼陈小刀,对赵旭讥笑着说:“怎么,你一个大男人还害怕我一个小女子暗算你啊?”

    赵旭见刘若烟只是一个人来的,对陈小刀说:“小刀,你在车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皱起眉头,担心地说:“少爷,我还在进去吧!在一楼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赵旭知道陈小刀不放心自己,并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刘若烟对赵旭和陈小刀打击着说道:“光天化日之下,两个大男人怕我一个小女子。要是让别人知道,天榜排名第九的陈小刀,行事这么小心,恐怕会笑掉大牙的。”

    本着好男不和女斗的原则,陈小刀并没理睬刘若烟。

    进了茶楼后,陈小刀独自叫了一壶茶,见茶楼很清净,没有一桌客人。

    他感觉有些奇怪,怎么诺大个茶楼一桌客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风韵犹存的美少妇款款走出来,对刘若烟笑着问道:“妹子,这就是你的朋友啊?”

    刘若烟淡漠地回了句,“现在还不是!青姐,不要让人来楼上打扰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放心在楼上吧!我已经让人给你煮了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。”

    叫青青的女人,笑盈盈地对刘若烟说道。

    陈小刀听了二人的对话,这才知道为什么诺大的茶楼,为什么会空无一桌客人了。原来,是老板娘没对外营业,只针对刘若烟这一桌服务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个女人有些门道儿,至少背景不俗。

    赵旭跟着刘若烟进了一间包房后,赵旭仔细打量起包房来,这才在刘若烟的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刘若烟见赵旭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,不由“噗”的一笑,说:“你胆子也太小了吧?”

    赵旭落座下来,瞧着刘若烟问道:“你找我来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刘若烟长得和李晴晴、王雅、杨岚不同,她的眼睛深邃黑亮黑亮的,标准的鸭蛋脸型,五官立体分明,妥妥的美女一枚,是个至少能打到96分高颜值的女人。

    刘若烟对赵旭反问道:“你和马家什么关系?为什么要帮马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赵旭闻言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善意的提醒你,你离马家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赵旭目光落在刘若烟的身上,总感觉这个女人神神秘秘的。问道:“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的确知道一些事情,才来提醒你的。要不是看在那天你出手救我的份儿上,我才懒得理你。不过,你把我衣服扯坏这件事情,我早晚会跟你清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因为救你,才不小心把你衣服扯坏的。你这个女人怎么是非不分?”

    刘若烟洋洋自得地说:“我就喜欢是非不分,怎么了?我行事一向凭自己的心意,让你离马家远一些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我好?”赵旭冷笑着说了声:“谢谢!我和你一样,喜欢和什么人来往,这是我的人身自由。也不希望别人来干涉我的生活!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刘若烟没想到赵旭不听自己的劝告,简直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。

    “哼!你不听我的话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和你没关系吧?”赵旭淡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刘若烟冷冰着俏脸说,“你这人简直不可理喻。我好心好意叫你来,是为了帮你。你不领情也就罢了,还用这副口吻和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赵旭双目紧紧盯着刘若烟,掷地有声地问道:“刘若烟小姐,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是谁?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马家,又为什么让我离马家远一些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叫刘若烟?你派人调查我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赵旭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刘若烟冷笑着说:“谅你什么也查不出来。我倒是可以和你解释解释,我去马家贺寿,是代替杭城西雨集团去贺寿。至于,我为什么要让你离马家远一些,完全出于一片好心。另外,我听说,你这人胆子很大。在观县同时招惹到了猎户门、黑羽党、天王集团。我劝你不要在玩儿火,你已经被逐出赵家了,有些事情最好不要插手。这些势立都很强大,可不是你能够招惹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儿,赵旭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,盯望着刘若烟。没想到她会知道自己这么多的事情,而自己偏偏对人家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你倒底是谁?怎么会知道猎户门、黑羽党和天王集团这些势立?”赵旭一把扣住了刘若烟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哎呦!你弄疼我了。”刘若烟横了赵旭一眼,说:“你个小冤家,还不放手!”

    赵旭见刘若烟明明会武功,并没有运功抵挡。他一个大男人,也不好对一个柔弱女子动手,便松开了刘若烟的手腕。

    刘若烟瞧着赵旭,媚中带笑地说道:“看你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,没想到你喜欢占人家的便宜?先是扯坏我的衣服,又抓我的手,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