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11章:贺寿(明天爆发,求恶魔果实)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年尧就带着赵旭、陈小刀和农泉出门了。

    三人乘坐一辆黑色的奥迪,向苏市一处叫做“苏桐”的地方驶去。

    年尧备好了礼物,在车上对赵旭说:“旭少爷,马文德今年六十六大寿,他最不喜欢炫富的人。所以,你在他面前,千万别炫富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年爷爷!我也没什么钱,就旭日集团那点产业。”

    “嗯!你的事情,我听说了。赵家这次做得有些过了,要不是老爷被弹劾掉了家主的位置,又怎么会容忍他们做出这等荒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!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年尧叹了口气,说:“可毕竟赵家将这件事情在全球的媒体上公布了,会有损你的声誉。”

    赵旭笑了笑,说:“年爷爷,你放心吧!我的内心没那么脆弱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要是有些公子哥对你说些什么不好的话,你最好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。我们是去给马老爷子贺寿,不是去闹事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赵旭应道。

    年尧不耐其烦对赵旭叮嘱着。

    赵旭并没有感到絮烦。归根结底,年尧也都是为了他好。

    到了马家后,年尧向马家的管家呈上了礼物。管家立刻向里边通报喊道:“年尧先生,到!”

    赵旭跟着年尧向正厅里走去,只见大院里已经有不少的人,在那里高谈阔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赵旭只扫了一眼,就从这些人的穿着打扮瞧出,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。

    进了正厅后,年尧带着赵旭、陈小刀和农泉走到居中而坐的马文德面前,拱手笑道:“祝马老,福如东海、寿比南山、万寿无疆!”

    马文德哈哈大笑着说:“谢谢年老!你能到场,可比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,让我高兴啊!”

    年尧笑了笑,将赵旭扯到自己的身前,对他介绍说:“马老,这个就是我们赵家的旭少爷。”

    赵旭见马文德长着一张国字脸,一脸正气,气度非凡,立刻拱手说:“祝马爷爷长命百岁,福泽绵长!”

    马文德目光落在赵旭的身上,点了点头。说了句:“稍后晚一点,你到内堂来,我有事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马爷爷!”

    赵旭觉得有些奇怪,怎么这个马文德瞧自己的目光怪怪的。

    因为,前来拜寿的人很多。年尧将赵旭悄悄拉到了一旁,对他小声地说:“旭少爷,一会儿你可得把握住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?”赵旭一头雾水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马老不是让你,一会儿去内堂说事嘛,就是把握住这个机会。”年尧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赵旭被年尧给说糊涂了,怎么感觉年尧和马文德都知道些什么,偏偏自己被蒙在鼓中,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前来络绎不绝拜寿的人很多,赵旭见正厅的氛围里的些压抑,就和年尧说,自己到院子里转转。

    年尧点了点头,叮嘱赵旭千万不要和别人发生冲突,早些回来。

    赵旭带着陈小刀和农泉来到院子后,陈小刀对赵旭小声地说道:“少爷,这里好像不对劲儿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赵旭对陈小刀问道。

    陈小刀皱起眉头说:“不知道,反正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”

    农泉大笑着说:“小刀,你本事挺大,胆子也太小了吧!马家戒备森严,来拜寿的人,都是知根知底的人,难道还有人敢闹事不成?”

    陈小刀没理农泉,知道他是个粗心大意的人,又怎么会发现这种细微的端倪。

    三人正在说话,几个富家公子哥模样的人,朝赵旭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个头发梳得油光可鉴,背头造型的青年,离得老远,就和赵旭打着招呼说:“喂,赵旭你还认不认识我了?”

    赵旭仔细瞧着眼前的人,总觉得有些面熟,可是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怎么会认识我?”赵旭盯着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几个商家公子哥听了赵旭的话后,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笑过后,青年指着赵旭说:“赵旭,你装什么糊涂。赵家都在全球媒体上刊登了你的光荣事迹了,这么出名的人,我们当然认识你。当然了,可能你贵人多忘事,我的小名叫崇蛋,不知道你想没想起来?”

    赵旭一听“崇蛋!”两字,瞬间想起来眼前的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他小的时候,总和一个姓崇家的公子哥打架。那个公子哥的小名就叫“崇蛋!”。

    没想到十多年没见,崇蛋变化这么大。

    崇蛋的真名叫做崇立民,小的时候,没少和赵旭打架。也可以说是死对头。

    刚才在正厅,赵旭给也老爷子拜寿的时候,崇立马就认出了赵旭。毕竟,前些日子,赵家刚刚在全球媒体发出公告,将赵旭逐出了赵家的门第。所以。赵旭前脚刚出来,崇立马立马带着一帮党羽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旭见崇立马的样子,明显是一副找茬儿的样子。不过,年尧对他叮嘱过,让他不要在马老爷子的寿宴闹事。

    赵旭冷笑着对崇立马说:“崇蛋,看你的样子混得不错啊?”

    崇立民得意地笑着说:“我混得再不好,也比你这个赵家的弃子强。啧,也不知道你赵旭做了什么卑鄙无耻的事情,竟然被赵家打地出门。看到没有,眼前的这个人,就是啸天集团赵啸天的儿子赵旭。不过嘛,已经被赵家打地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崇立民身边的党羽听了之后,跟着起哄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农泉见崇立民出言侮-辱赵旭,哪里还能忍得住,想出手教训这帮公子哥。

    赵旭对农泉摇了摇头,意思不让他惹事生非。农泉这才强忍了下来,狠狠瞪了这帮纨绔子弟一眼。

    赵旭对崇立民说:“崇蛋,我是不是赵家的人,也一样能治得了你。所以,你最好别来招惹我。”

    “哟!你以为我还是小时候的崇蛋呢。告诉你,现在谁见到我,都得叫我一声崇少爷,或是崇哥!”

    崇立民的话音刚落,就听一个冷冷地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崇立民,你在这儿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崇立民扭头望去,见走过来两个长相白净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赵旭也向这两人望了过去,见两人都戴着鸭舌帽,长得白白净净的,特别儒雅帅气,不由多瞧了两眼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马老爷的大寿,不准在这里闹事!”白净青年,对崇立马训道。

    崇立马吓得屁都没敢放,连忙应了一声,带着一众党羽灰溜溜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