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07章:待我有出头之日(求恶魔果实)
    “交给你?”赵旭冷笑着说:“庞董事长,你不会耳朵不好使吧?我说了,今天常超我保定了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庞锦成一阵无语,面对着许全荣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只要许全荣在场,他哪儿敢动赵旭。

    很简单的一件事情,没想到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许全荣对赵旭问道:“赵旭小兄弟,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于是,赵旭又当众讲了一遍事情发生的经过。

    听了赵旭的描述后,许全荣对庞锦成说:“老庞,这件事情虽然错在这个服务生的身上,但你儿子咄咄逼人,才会惹出事端。你儿子的品行如何,我许全荣早也有所耳闻。不如我做个和事佬,这件事情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?”庞锦成怒声说:“许会长,如果你儿子的脑袋被人打开瓢,你会说算了吗?不是我老庞不给你面子,这件事情希望你不要插手。”

    许全荣闻言皱起了眉头,没想到庞锦成当众斥驳自己。

    “老庞,你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吧?不如双方各退一步,我让这个服务生向你儿子道歉,这件事到此为止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!我不接受这样的道歉!除非把这小子的脑袋也打开瓢。”

    许全荣见庞锦成固执已见,不给自己面子,沉声说:“老庞,你可想好了!今天,我许全荣把话跟你挑明。我可以不插手今天的事情,但你要敢为难赵旭小兄弟,别逼我对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庞锦成没想到许全荣要为了赵旭,出手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“许会长,这小子是赵家的弃子,你不会为了他和我撕破脸皮吧?”

    “选择权在于你!反正,赵旭我保定了。你要敢动他,我让你庞家在贵市消失。”许全荣一副严肃的口吻。

    庞锦成见赵旭执意维护服务生,许全荣又执意维护赵旭。他若是动了赵旭,许全荣就会以庞家为敌。以许全荣在西南的的能量,就算五个庞家加起来,也不是许全荣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庞锦成能混到今天,懂得什么叫进退。商人讲究的是精打细算,又怎么会做这种赔本的买卖。

    “好吧!今天看在许会长的面子上,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。”庞锦成有自己的小算盘,赵旭这小子能保得了这个叫常超的服务生一时,打算等赵旭离开,再收拾常超这个服务生。

    以庞家的能量,调查一个服务生的背景,简直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赵旭又焉能不知道庞锦成在打什么主意,出声说:“庞董事长,明人不说暗话。你心里在想什么,我赵旭清楚的很。我把话给你摞在这儿,要是以后你敢动常超这个人,我保证你们庞家没有好下场!”

    庞锦成听了赵旭的话,差点儿被气吐血。许全荣威胁自己也就罢了,赵旭一个毛头小子,居然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讲话。

    还没等庞锦成开口讲话,就听许全荣说:“赵旭的意思,就是我的意思。老庞,你最好别玩儿小聪明。否则,别怪我许全荣不念交情。邵鼎,把你的电话给常超,让他有事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邵鼎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,递给了常超。

    常超恭敬地接过,感恩戴德地对赵旭和许全荣说:“谢谢赵先生,谢谢许会长!”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庞锦成也无可奈何。对儿子庞怀训道:“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的东西。我们走!”说完,带着一帮人等,离开了“七色光酒吧!”。

    庞锦成走了之后,丁森立马走上前,恭声对许全荣说:“许会长,我不知道赵先生是您的朋友。刚才多有冒犯,还请赵先生海涵。”

    赵旭懒得理丁森,对他说了句:“行了,别拍马屁了。给这个叫常超的兄弟长点儿工资,不准难为他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放心吧!立马给常超涨工资。赵先生,我这有几瓶珍藏的八二年拉菲,比这个九六年的拉菲好。”

    赵旭也没和丁森客气,淡漠地说道:“那就拿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拿。”丁森知道赵旭的背景后,哪里敢开罪他。连庞锦成都灰溜溜地走了,他又怎么敢因为赵旭而得罪许全荣。

    赵旭对许全荣说:“许会长,一起坐下来喝两杯吧!”他对许全荣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只喝两杯啊。小雪还等着我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理解,理解!”赵旭笑了笑。

    像许全荣这把年纪的人,讨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娇妻,还能如此的疼爱老婆,当真是难得。

    八二年的拉菲上来后,许全荣品了一口,说:“不错,这酒的确是八二年的拉菲。”

    赵旭也尝了一口,也品了出来。

    拉菲被称之为红酒中的贵族,其中以“八二”年拉菲为好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八二”年拉菲,九几年拉菲,就是哪年产葡萄的年份。其中,以波尔多地区为好。日照长,葡萄质量上乘。哪年产的葡萄好,哪年酿的葡萄酒味道就纯正。

    许全荣和赵旭都是品酒的行家。所以,一喝这葡萄酒,就品尝出来是纯正的八二年拉菲。

    同样是拉菲,有的一瓶二十万左右,有的需要七八万一瓶,而有的只有两三万一瓶,这其中的差别还是蛮大的。

    许全荣和赵旭聊了几句,果真喝了两杯酒,就走了。

    赵旭也没有刻意挽留,知道人家许全荣要回去陪漂亮的小老婆。

    秦明风高兴地举杯说:“表弟,没想到你和许会长的关系这么好。害我白白替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赵旭心里有些过意不去,知道秦家兄妹四人是真的关心自己。歉声说:“表哥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!你做得对。我们秦家倒不是怕事,只是你知道有些事情,无法高调。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知道秦家是怕被厂狗找上门。一旦,查出秦四爷真正的身份,那么对于整个秦四爷的家族都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就在几人喝得正尽兴的时候,只见常超走过来,噗通一声跪在了赵旭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赵先生,谢谢你!今天要不是你出手帮我,我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赵旭急忙搀扶起常超,对他说: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不要轻易给人下跪!你做得对,我敬你是条汉子,才出手帮你的。虽然你现在毫无背景,但只要你努力,早晚会有出头之日。为了你的父母,为了你的兄弟姐妹,不要放弃,坚持心中的理想,必定会出人头地!”

    “嗯!我会努力的,请赵先生放心!”

    赵旭见喝得也差不多了,就站了起来,说:“我们走了!有事情记得给邵鼎打电话,他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望着赵旭一行人等离开,常超感慨万千。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贵人,出手帮自己化解了危机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侍者走过来,对常超说:“常超,森哥叫你过去!”

    常超一听丁森叫自己,身体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丁森因为自己的事情,被陈小刀给踢了一脚。不知道会不会因此事怪罪自己。

    来到丁森面前后,丁森拿出五万块钱,递给了常超,说:“常超,你这个月的薪水是八千七百块钱,我多给你了四万。你走吧,我不能留在你这里打工了。”

    “森哥,我怎么能凭白无故要你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拿着你就拿着!虽然赵旭和许会长保你,但你继续在我这里打工的话,难保庞怀不报复你。你还是回去安心上学去吧!”

    丁森说:“我就是因为没有好好上学,才落到今天这般田地。你比我带种,敢动手打庞怀。之前我出手帮庞怀,是因为他是这里的股东。所以,森哥敬你是条汉子。你用这些钱,做点小买卖也好,给家里做补贴也好。总之,回去安心好好学习,知识可以改变命运。森哥相信,你早晚会有一番作为的。”

    常超弯腰向丁森鞠了一躬,说:“森哥,谢谢你!待我常超有出头之日那天,必定会来重谢你。”说完,拿起桌上的五万块钱,转身走出了“七色光酒吧!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