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805章:脑袋给砸开瓢了(求恶魔果实,明天继续爆发)
    赵旭坐了下来,对秦明风问道:“表哥,那桌客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本地第二大私企,锦成集团的庞家。”秦明风解释说:“庞家一直和我们秦家不和,我们还是不要跟着掺和这件事了。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就继续和秦家兄妹喝酒。一边喝酒,一边看着节目。

    可是后面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凶,那桌客人明显没有放过侍者的意思。

    庞怀冷笑着说:“小子,你出来打工,既然拿着小费,就该承担相应的责任。要么你把撒在地上的酒舔干净,要么赔我一瓶皇加礼炮威士忌。”

    这瓶“皇加礼炮威士忌”是皇冠级别的,一瓶售价要十二万多。

    常超只是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穷学生,为了赚学费和生活费,才在假期时候出来打工的。在酒吧里累死累活,一个月加上小费,能赚个一万多块钱。还准备给家里的弟弟妹妹们赚些学费,过年给家里添些物事,给父母添件新衣服,哪里能赔得起。

    能来“七色光酒吧”消费的客人,都是非富即贵,要么是公司的白领级人物。他一个毫无背景的人,又怎么惹得起人家。

    “先生,要不我分期还你吧。你给我两年的时间,我一定赔你。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要和我一个穷学生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穷逼,还不起可以啊!把地上的酒舔干净就行了。”庞怀一起哄,同桌的一些男女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侮辱人吗?”常超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不起钱,还不许我侮辱你了。实话告诉你,老子就是想侮辱你。因为,侮辱你这种人,让我有一种快-感!”

    “你!......”常超眼神里燃起了熊熊的怒火,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常超努力学习,就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,以及家里贫困的命运。这个有钱人出言侮辱他,激起了常超的血性。

    庞怀见常超一脸激动地表情,还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,冷笑着说:“哟!怎么,还想打我啊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今天我倒要看你有没有种?有种往这儿打。”庞怀向常超伸过头来。

    常超心里一团怒火,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。可还是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,知道只要自己动手,自己的前途和人生就完了。

    庞怀见常超没敢动手,一副怂包的样子,哈哈大笑着对同桌的人说:“看到没有,这些穷逼就是怂包。让他们打,都不敢打!小子,我的皮鞋脏了,给我舔干净。”

    宠怀故意对常超戏耍道。

    常超深受高等教育,可是现实中的社会狠狠给他上了一课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,没钱简直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生活只会欺负弱者,但不代表弱者不会反抗。

    常超操起桌上的一个酒瓶,一瓶子狠砸在庞怀的脑袋上。顿时把庞怀脑袋砸开了瓢,打得鲜血迸流。

    “血!血!......”庞怀一摸脸上的血,吓得失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庞怀带来的保镖,一拳向常超的面门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拳把常超打得鼻血迸流,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保镖踩着常超的头,骂咧咧地说:“玛勒戈壁的,你敢打庞少,是不是活腻了?”

    常超已经红了眼,他使劲挣扎着,可身体根本挣脱不开保镖踩在自己身上的脚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王八蛋!就知道欺负弱者。来啊,老子贱命一条,怕你们的是孙子。”常超脖子和脸的青筋暴起,冲着保镖吼道。

    常超从小到大,都是一个乖学生。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“贵市大学!”。

    他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憧憬。可是今天的事情,他实在忍不了了。

    宠怀对保镖说:“保镖,把这小子给我带出去,弄死他。敢给我开瓢,老子就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保镖受过专业的训练,对付常超这样的文弱书生,简直如杀一只鸡一样简单。

    保镖将常超提了起来,手卡在他的脖子上,挟持着他往酒吧外走。

    刚走到赵旭这桌,赵旭对农泉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农泉上前,上前拍了拍保镖的肩膀。

    保镖回转过头,农拳一拳校仿保镖刚才对付常超的方法,一拳击在他的面门上。

    这一拳,直接把保镖的鼻梁打塌。

    保镖松开常超,向农泉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农泉不闪不避,就在保镖一脚踢向他胸前的时候。他一只大手快若闪电,擒住了保镖的脚踝。胳膊一抡,扯着保镖的腿,将保镖扔飞到一楼,砸在一张空闲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桌子被砸的粉碎,惊动了楼下的客人,一些人吓得哇哇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秦明风叹息了一声,不想发生的事情,终究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他本不想让赵旭插手这件事情,可赵旭还是插手了。

    这时,酒吧的保安还有庞怀同桌的保镖向农泉前后夹击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农泉拳脚相加,对着涌来的保镖,一顿拳打脚踢。很快,地上躺着八九个人,哼哼呀呀地叫着。

    赵旭上前扶起常超,递给他一些餐巾纸,让他擦了擦鼻血。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!先生,谢谢你。”常超对赵旭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赵旭瞧着常超问道:“你是学生?”

    “嗯!在贵大念大三,来这里是为了勤工俭学。可我刚才弄打了那桌客人的酒,我赔不起他们,跟他们说分期赔。他们非旦不同意,还百般侮-辱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听到了!”赵旭拍了拍常超的肩膀,说:“别怕,有我在,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。”

    常超见赵旭也就比自己大几岁的样子,但能来“七色花酒吧”消费的人,肯定都有不凡的背景。

    庞怀走了过来,瞧着赵旭问道:“小子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集成集团的公子哥庞怀。”赵旭一脸淡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是我,还敢护着这小子。”这时,庞怀才注意到秦明风兄妹四人,冷笑着说,说:“哟!我以为谁敢这么嚣张呢!原来是你们秦家的人在闹事。秦明风,这小子是谁?”

    秦明风站了起来,立在赵旭的身边,回怂着说:“他是我表弟!怎么,庞少爷,你想挑事儿不成?”

    “表弟?”庞怀暴跳如雷地说:“你的人打了我的保镖,还说我挑事儿。秦明风,真是给你脸不要脸了。我不管这个人是你什么狗屁表弟,你立刻让他向我道歉。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赵旭冷笑着说:“我没有向人道歉的习惯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挺嚣张啊?”宠怀脑袋被砸开瓢了,脸上布满了血痕,整个人看上去份外的狰狞。

    “那要看对谁了。要是对友善的人,我自然会对他们友善。要是对耍横的人。抱歉,在我赵旭这里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庞怀听出赵旭是外地人的口音,平时他们庞家就没将秦家放在眼里,又怎么会被赵旭吓到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立刻向我道歉,再把这个穷逼打工的交给我。我看在秦家的面子上就算了。要敢说个不字,我让你知道死字是怎么死法。”

    李妙妙在知道农泉和陈小刀的本事后,见这个叫庞怀的对姐夫赵旭气势汹汹,跳出来指着庞怀骂道:“你小子也不撒泼尿照照,给我姐夫提鞋都不配。还死字怎么个写法?你吓唬谁啊。”

    庞怀见一个小丫头片子,都敢出言辱骂自己。恨得咬牙切齿,冷笑着说:“希望你们别后悔!”说着,掏出了电话:“老爸!我在七色光酒吧被人打了。对方是秦家的人。你快来,我脑袋都让人给开瓢了。”

    赵旭也掏出手机,拨打了“西南第一商会会长”许全荣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许老,还得麻烦你一下。我招惹到了贵市庞家的人,你出面帮我解决一下吧!”

    许全荣一听,对赵旭说:“小兄弟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七色光酒吧!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到!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