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789章:秘事
    观塘酒店!

    这是“观县”一家最上档次的酒店。

    在进“观塘酒店”之前,陈小刀按照赵旭提供的电话号码拨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见是一个陌生电话号码打了进来,女人犹豫了一下,最终接了起来,冷声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叫陈小刀,是赵旭的朋友。他被困在财庄了,是他让我打得这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陈小刀,我听过你的名号。柳叶飞刀,例无虚发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!你们的人什么时候到?”陈小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晚能到!”

    陈小刀担心地说:“你让他们存上我的电话,到的时候,给我发个信息。最好先不要到观县来,县上已经被其它势力驻扎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势力?”

    “很强!有天榜排在十二名的陆小川,排在十五名的端木黎,还有排在二十九名的翁来。这些人是西厂、六扇门和锦衣卫的高手。不过,现在不叫这些名字了。是赫赫有名的猎户门、黑羽党和天王集团。”

    “赵旭怎么会惹上这些人?”女人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说来话长,等你见到赵旭,他会对你讲得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让人先驻扎在观县附近。到时候,你想到破敌之策,再通知他们。我稍后把负责人的电话,发到你的手机上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陈小刀进走了“观塘酒店”。

    他独自一人找了一个僻静的位置,点了两盘小菜,喝着小酒。从他的位置,正好能看到门口的情况。

    陈小刀身为天榜第九,自然认识天榜这些人。再者,他是全国顶级的私家侦探,对这些人的资料可谓是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一直坐到天黑,几辆奔驰先后停在了“观塘酒店”。

    酒店外,有一伙是穿黑色西装的男子,一伙是装束随便的人,另一伙是穿着白色西装的人,先后聚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几辆车的车门打开后,陆小川、端木黎和翁来先后从车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人一下车,互相寒暄着。

    “哟!翁老,身体还是硬朗的很啊。”陆小川率先对翁来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翁来笑了笑,说:“老喽!哪像陆总这般年轻。陆总又帅又年轻的,听说很多女人为你着迷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翁老说笑了。端木兄,别来无恙啊!”

    端木黎“哼!”了一声,没理陆小川,显然两人有些间隙。

    陆小川讨了个没趣,没再理端木黎,和翁来有说有笑进了“观塘酒店”。

    陈小刀将体内的内力气息隐藏了起来。否则,以陆小川、端木黎和翁来的实力,一定会感知到他。

    三人进了酒店后,径直向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二楼的梯口被人把守了起来,想上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后,一个服务员走到陈小刀的身边,小声地说:“先生,他们去208包房了,就是最里面的那一间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“嗯!”了一声,随后结帐走出了酒店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他塞给了服务员两千块钱,让他帮忙打探消息。果然不出陈小刀所料,陆小川等人一来,就去了二楼包房。并且,二楼完全被封锁了。

    出了酒店后,陈小刀瞄准了方位。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,身体纵身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楼外有一些空调的挂机,挂机刚好容下一个人站的位置。

    陈小刀站在空调挂机上,身体紧贴着墙面,侧耳倾听着包房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观塘酒店”虽然是观县最好的酒店,但并不是高档特制隔音的那种。所以,以陈小刀的功力,可以将屋里谈话的内容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就听陈小川说道:“翁老、端木兄,这次我们收到消息,说赵家叫赵旭的那个弃子,带着叫沈海的一个孩子,来到了财庄。据说,这个财庄的人,大多是明朝后裔。那个叫沈海的孩子,就是沈万三的后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我们猎户门也收到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六扇门也收到了。”

    际小川突然说了句:“东厂怎么没动静,难道他们没收到消息?”

    端木黎不以为然地说:“你操这心干什么?少一支力量,不是对我们有利吗?”

    “端木兄说得对!东厂不来正好,少一支力量参与,我们就多分一杯羹。不过,我听说萧家的守护戒子已经落到了东厂的手里。如果,我们不能做出点什么的话,一定会受到上头的责怪。明人不说暗话,我们虽然各为其主办事,但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。所以,我希望大家团结起来,先把赵旭这帮人擒住,再慢慢谈如何瓜分自己的利益。”白头翁翁来建议着说。

    陆小川出言反对道:“翁老此言差矣!我们必需谈好各自的利益,才好互相协作。否则,大家心里有隔阂,又如何能真心真意地进行合作?”

    端木黎破天荒地说道:“我同意陆小川的说法。先谈各自的利益,再谈合作!”

    翁来点了点头,说:“那我们猎户门先说好了。赵家那小子我不要,我只要那个叫沈海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陆小川和端木黎犀利的目光,同时向翁来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陆小川冷笑着说:“翁老算盘打得真好啊!你明知道赵旭被逐出了赵家,他身上肯定没有赵家的守护戒子,居然开口就要沈海。我西厂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我们六扇门也不同意。”端木黎附和着说。

    翁来没想到,刚谈就陷入了僵局,出声问道:“那先听听你们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沈海!”

    陆小川和端木黎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儿,陈小刀心里犯起了狐疑。他虽然已经知道沈海是沈万三的后人,可是不知道“西厂”、“锦衣卫”和“六扇门”,为什么偏偏对沈家后人沈海感兴趣。

    翁来冷笑着说:“那既然这样,我们没得谈了。不如我们各凭本事,谁捉住沈海那小子,沈海就归谁,你们认为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陆小川和端木黎同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翁来说:“那就这样定了,哪一方先捉住沈海,沈海就归谁。但不许互相大打出手。如果要是哪一方背里地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另两方就联合起来,对付这一方。”

    “行,有个君子协定就行。不过,我西厂要加上一条,我还要赵旭那小子。”

    翁来和端木黎,你瞅瞅我,我瞅瞅你,最后不约而同表示可以。

    在翁来和端木黎来看,这个赵旭没有一点儿的利用价值。不知道陆小川,为什么指名道姓要赵旭。

    翁来感到好奇出声对陆小川问道:“陆兄,你为什么要这个赵旭。赵家已经将他逐出了赵家,沦为弃子,要来何用?”

    “我是受人所托,要将他杀死。所以,我打算擒来后,慢慢折磨一番,再杀死他。”陆小川就好像在说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情,根本没把“杀人”当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这时,陈小刀见有人经过。他怕被人发现,再说已经没有听下去的必要了,轻身一纵,从二楼空调挂机的位置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有人!”

    陆小川、端木黎和翁来同时向窗外望去,见外面有两个醉汉,好像喝多了,乱蹦乱跳着,状若疯癫一般。

    翁来对陆小川取笑说:“陆兄,你是不是太敏感了,我们三个在这里,难道还会有人来偷听?”

    “小心驶得万年船。你们没听说,天榜排名第九的陈小刀,可是在赵旭的身边。他的排名,可是在我们之上,一手柳叶飞刀例不虚发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来吧!我只听说,赵旭这次出行,只带了一个叫农泉的人,还有地榜的残剑,另外还有四个高猛大汉的随身保镖。”翁来说道。

    陈小刀离开“观塘酒店”后。立刻拨打了“天盟”联系人的电话,说:“喂,我是陈小刀。准备一下,今晚我们就要突围!到时候,我会提前通知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