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788章:真傻还是假傻?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赵旭带着沈海和村长张正初来到了沈卓的家里。

    沈卓一见到沈海,吓得尖叫着喊着:“鬼啊!鬼啊!......”

    赵旭皱起眉头,对村长张正初问道:“村长,沈卓为什么一见到沈海,就像见鬼了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沈卓以为小海死了。所以,一见到沈海,就以为见到了鬼。”

    村长张正初上前拉住沈卓,将他硬拖到沈海的面前,说:“沈卓,小海不是鬼。你摸摸!”

    沈卓摇了摇头,目露惊恐的神色,不敢去摸沈海。

    沈海主动伸出手,握住了沈卓的大手,说:“六叔,我没死,我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沈卓的大手被沈海握住后,情绪渐渐稳定下来,“热的,不是鬼!”

    “不是鬼!”张正初笑了笑。

    沈卓高兴地在屋子里乱跳乱蹦,手舞足蹈地叫着:“不是鬼,不是鬼!”说完,一溜烟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旭转身出了屋,想瞧瞧沈卓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沈卓在院子里捉鸡,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捉住一只鸡。

    捉到鸡后,开始直接拔毛,将鸡脖子位置的毛拔掉后,一口咬了下去,咕咚咕咚喝着鸡血。

    鸡受疼之后,翅膀扑愣扑愣的,被沈卓一把将鸡头扭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拎着鸡,走到赵旭的面前,递给赵旭说:“你喝吗?很好喝的。”

    赵旭紧皱起眉头,没想到沈卓会喝生鸡血。

    村长张正初叹了口气,说:“哎!沈卓疯了以后,总是喜欢吃生的东西。不仅喜欢喝鸡血,还喜欢吃生鸡蛋。我就给他养了一些鸡,每隔一段时间,就得给他添置一批。”

    张赵旭一直紧盯着沈卓的面目表情,想看他是真傻还是假傻。

    沈海还小,根本不知道沈家的秘密。目前唯一知道沈家秘密的人,只有沈卓,而他已经疯掉了。

    沈卓看似疯癫,但赵旭总感觉这人眼神里透着一股精明。可要说是在装疯吧,沈卓表现出来的一切,和真的疯了无异。

    “村长,我有个请求,不知道当不当讲?”赵旭对村长张正初说道。

    “赵先生,您有话就直说吧。您是我们财庄的大恩人,但凡我张正初能办到的,一定竭尽所能。”

    “沈家正统嫡传的人,就剩下沈卓一个人在财庄了,他留在这里,其实对你们财庄来说非常危险。我听说,猎户门的人之所以来杀沈家的人,是为了沈公沈万三的那笔财富。你们财庄医疗设施太简陋,我想带沈卓回到大城市治一治。医不医得好,给我一年的时间。到时候,你来J省临城来接他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正初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,说:“太好了!赵先生,我一直很头疼没有好的医疗条件来治沈卓。你是小海的师傅,我信得过你。那就劳烦你带沈卓去大城市治一治。就如您所说,我一年后去临城把他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见村长张正初答应,赵旭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正初对沈卓说:“沈卓,你和赵先生走吧!到时候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走,我不走!”沈卓抱着村长张正初的胳膊,耍起赖来。“我不要走,永远都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赵先生带你去的地方有好吃的,也有好玩得。有小海和你在一起,你不用怕?”张正初对沈卓安抚说。

    “小海?他不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六叔,我没死。我就是小海!”

    “啊,你就是小海啊!”赵卓伸手掐住了沈海的脸蛋儿。

    “疼,疼!六叔你快松开。”

    赵旭见沈卓用力揪着沈海,急忙上前帮着将两人分开。

    如果沈卓真得疯了,赵旭打算让华医生帮着诊治诊治。以华医生的医术,说不定有医好的办法。如果沈卓没疯,赵旭藏了私心,打算从沈卓口中套问出沈家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觊觎沈家的秘密有什么巨额财产之类的,就是出于本能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赵旭是五大世家的人,他想知道沈家的这个秘密,和五大世家有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离开沈卓家里后,赵旭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山上没有手机信号,这让赵旭心里非常着急。回去后,他将了陈小刀叫到了身边。

    陈小刀是“天榜”排行第九的人,只要不遇到“天榜第一人”孔老爷子或是“神榜”的人,他都有办法全身而退,派陈小刀出去打探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“小刀,山上没信号,你下山打这个电话,问问我们的帮手到没到。”

    “帮手?”陈小刀好奇地问道:“少爷,我们哪儿还有帮手?”

    在陈小刀的印象中,除了他们这帮人。赵旭身边,并没有太厉害的帮手。

    “是辽盟的人,我请了辽盟的人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啊!你请辽盟的人来了。”陈小刀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解释了一句:“辽盟的人和我师傅有关系。他们是看在我师傅的面子上,才愿意出手帮我的。还说,帮我请了别的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。顺便打探一下,倒底是哪路势力要对付你?”

    “嗯!你快去快回吧,我等你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对赵旭叮嘱说:“在我回来之前,你千万不要冒然下山。”

    赵旭“嗯!”了一声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陈小刀转身要离开的时候,赵旭又出声对陈小刀提醒道:“小刀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!”

    陈小刀转身离开后,到了村口,开了一辆车,直接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观县!

    一时间变得热闹起来,差不多县上的宾馆酒店都住满了。

    “观县”并不是旅游县城,只有一些药材商,会在深秋的时候,来收药材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,已经是冬季,早已经过了药材商来收药材的季节。

    县上的酒店、宾馆突然爆满,让人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。

    陈小刀下山后,果然见到通往“观县”的路口设有路障。他将车停在半路的草坪处,耐心等待着机会。

    终于在轮岗换班的时候,陈小刀找到了机会,溜了过去。

    以陈小刀的身手,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、鬼不觉。

    到了县上后,陈小刀做将自己做了伪装。戴上了墨镜,粘上了八撇胡,又找了一家商店,买了一顶帽子。

    妆扮过后,除了熟悉陈小刀的人,别人已经认不出他了。

    他大摇大摆走在街上,见一些酒店和宾馆的门口,有很多鬼鬼祟祟的人。

    以陈小刀的耳力,隔得老远,也能听清这些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一家酒店前,就听几个人围在那里说话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说道:“你们听说没有,这次不光西厂的人来了,连六扇门的人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厂来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收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赵家这小子可以啊!居然能让几大势力全部出动。对了,巫家七兄弟怎么还没有消息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!反正听说那小子现在在财庄呢。从财庄通往外界,只有这一条路。老大已经命人设卡了,相信姓赵旭的那小子插翅难飞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别大意。你们没听说嘛,这个叫赵旭的人,身边有两大高手。一个叫陈小刀,听说是武神榜上排行第九的高手。另一个叫农泉,那家伙天生神力,好像刚刚跻身于天榜。这种天榜高手,我们根本惹不起。要是遇到,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你们没听说翁老来了吗?除了翁老之外,还有六扇门的端木黎和西厂的陆小川。这三个都是天榜高手,就算对上陈小刀和农泉,也未必会落得下风。”

    “嘘!别谈论了。小心隔墙有耳。你们知道今天晚上三个老大在哪儿聚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在观塘酒店,好像在讨论该如何抓姓赵的那小子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又听了一会儿,几人已经扯开了话题,开始聊起别的事情,便转身朝“观塘酒店”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