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787章:报仇雪恨
    有陈小刀、农泉的加入,再加上马家四兄弟,巫家失去了巫老大,人心早就涣散,很快全部被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赵旭让马家四兄弟带着村长张正初去救沈卓。

    陈小刀对赵旭关心地询问道:“少爷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幸好你们及时赶到。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是什么人?”陈小刀对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巫家七兄弟,猎户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猎户门?”陈小刀皱起了眉头,问道:“这些人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沈海的父母就是这些人杀得。将他们交给财庄的人吧,让他们看着处理吧。你废了他们的武功就行!”

    陈小刀点了点头,走到巫家七兄弟的身边,一一废了他们的武功。

    对于习武之人来说,废了武功比要了他们的命都要难受。奈何,陈小刀封了他们身体的穴道,巫家七兄弟就算想自尽,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很快,农泉走了过来,对赵旭汇报说:“少爷,那个人死了!”他手指着巫老大的尸体。

    赵旭说道:“这种人渣死不足惜,这里是死亡谷,就把他丢在这里吧!”

    很快,马家四兄弟带着村长张正初和沈卓回来了。

    见沈卓平安无事,沈海扑了上去,激动地抱着沈卓喊道:“六叔!”

    沈卓一把将沈海推开,脸上露出悸怕的表情,大声喊道:“鬼啊!鬼啊!......”说着,向死亡谷的谷口跑去。

    沈海一脸委屈的神色,不晓得六叔沈卓为什么一见到自己,就喊“鬼啊!”。

    “村长,沈卓不会跑丢了吧?”赵旭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在知道“沈家”有秘密后,赵旭打算从沈卓口中套出沈家的秘密。所以,心里已经有了打算。

    村长张正初说:“不会!沈卓无论去哪儿,天黑之前一定会回到他的屋子。他怕黑!一到黑天,就说鬼啊!鬼的。一定是上次被凶案的事情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对村长张正初说:“村长,这几个人就是杀害沈海父母的凶手,他们是猎户门的人。现在已经被我朋友废了武功,他们就交给你来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沈海一听是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,向巫家几兄弟纵了过去,“我要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沈海状如疯癫一般,不住地对巫家几兄弟一番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赵旭并没有阻止,知道沈海不把心中的怨气发泄出来,就很难改变他抑郁孤僻的性格。

    巫老六居然被沈海当场给打死了!

    村长张正初上前拉住疯狂的沈海,对他劝道:“小海,别再打了!留着这些人来拜祭你的父母,我们总算为沈家的人报了仇,他们终于可以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大大,杀了他们。这些人都不是好人!”沈海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他们武功已经废了,又被打成了重伤,和残废没什么两样。等我们用这些人祭过你的父母,就把他们扔到死亡谷来,任他们自生自灭。他们作恶多端,这里有瘴气,算是对他们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沈海的情绪平复了下来,点头说。

    村长张正初对沈海说道:“小海,你把你师傅他们,带到后山你父母的坟墓那里。我回村上立刻召集人,共同来祭沈家的英灵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沈海走到赵旭的身边,说:“师傅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赵旭让马家四兄弟,把巫家几个还活着的人带上,一行人向后山坟墓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后山的坟墓处,只见一块灵牌上写着“沈黎辉、张莺之墓!”其它几块牌子上,也写着沈氏族人的名讳。

    沈海跪在“沈黎辉、张莺”的坟墓前,恭敬地说道:“爸、妈!不孝子沈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赵旭对坟墓行了一礼,说:“沈叔叔、阿姨,你们放心吧!以后沈海会和我赵旭一起生活。只要有我赵旭一口吃得,我就不会饿到小海。我会抚养他长大成人,让他来继承沈家。希望你们在天有灵,能保护沈海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我想我爸,我想我妈......”沈海终于忍不住,放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啊!小小年纪,就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沉重。

    赵旭轻拍着沈海小小的肩膀,劝道:“小海,如今杀害你父母的仇人都在这里了,也算对父母有个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沈海一个劲儿地哭着,哭得十分伤心。

    这时,村长张正初带着“财庄”的村民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村民知道眼前这些人,就是杀害“财庄”沈家的人的时候,个个恨不得立刻将巫家几兄弟打死。

    “大家静一静!”村长张正初对众人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现场立刻静寂下来,就听张正初说:“我们财庄的人,世世代代过着本份的生活。可还是有人不肯放过我们。今天,我们要用他们血,来祭奠沈家人的英灵。”

    “以血祭沈家的人!”

    “以血祭沈家的人!......”

    财庄的村民纷纷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取血!”张正初说完,手里多了一把明亮的杀猪刀。

    一个村民拿过碗来,张正初手持杀猪刀,在巫家兄弟的身上挨个放了血。

    有人将这些血,一一洒在坟墓前。

    张正初高声喊道:“财庄的人听着,跪恩人!”

    瞬间,一大片人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赵旭没想到“财庄”的人,会对自己行如此大礼。急忙对村长张正初说:“村长,使不得!”

    “之前是我糊涂错怪了你。”说着,张正初跪在了赵旭的面前,说:“赵先生,受我张正初一拜!”说完,头重重磕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赵旭急忙搀扶起村长张正初,口中连声说:“使不得!使不得!村长,你真是折煞我了。”

    张正初站起来后,对赵旭说:“要不是你出手帮忙,我们财庄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替沈家的人报仇。”

    赵旭见村长张正初执意如此,就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张正初对“财庄”的人再次高声喊道:“二拜沈家死去的英灵!”

    财庄的人齐刷刷将头磕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三拜列祖列宗!”

    祭拜过之后,村长张正初吩咐村民,用绳子将巫家几兄弟绑了个结实。抬到“死亡谷”任其自生自灭了。

    张正初刚给巫家这几人放过血,“死亡谷”那里又有瘴气,可以说给巫家七兄弟判了死刑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村长张正初再次设宴招待了赵旭一行人等。“财庄”有位村医,替马大理和马二直调理了伤势,说两人身体健硕,只是受了轻伤,服用中药用,有三天时间就能完全康复。

    赵旭一听马大理和马二直没事,这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赵旭一行人又在“财庄”休息了一夜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村长张正初早早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赵先生,不好了!不好了!”张正初一脸慌张的神色,对着赵旭叫道。

    赵旭听到唤声从屋里走了出来,对村长张正初问道:“村长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观县封县了!”

    “封县?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按你说得,派人去打探。回来的人告诉我说,观县已经封县了,说县上来了好多陌生的人。”

    赵旭皱起眉头,知道主力军终于现身了。

    他对村长张正初问道:“村长,财庄除了通往观县,还可以从别的地方绕出去吗?”

    张正初摇了摇头,说:“这里通往观县的周围都是原始森林,里边有无数的猛兽毒蛇,只有一侧还是悬崖峭壁,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想要离开,必需通过观县离开?”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村长张正初点了点头,说:“对,必需通过观县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辛苦你了村长。”

    “财庄”的地理位置没有手机信号,想要打电话,必需下山到山脚才行。

    赵旭不清楚增援自己的人倒底来没来,不敢冒然下山。打算拖一拖,再做决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