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782章:装神弄鬼
    赵旭就想不明白了,自己怎么就得罪了“山神”。

    这时,李晴晴带着妹妹李妙妙、沈海和小叶子也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正初一见沈海出来了,急忙将沈海拉到自己的身边,对他说:“小海,你不许和这些陌生人在一起。他们得罪了山海,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张大大!我要和师傅在一起。”沈海挣脱开张正初的手,跑回赵旭的身边。

    赵旭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,对沈海问道:“小海,山神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师傅,我们住在大山里,每年都要祭拜山神的。”

    赵旭瞧着张正初问道:“村长,我们倒底怎么得罪了山神,你倒是说个明白。要是我们真得得罪了山神,不用你撵,我们自行会离开财庄。”

    张正初沉着脸,对赵旭说:“你们跟我来!”

    赵旭带着众人,跟着张正初离开了院子,来到了祠堂。

    只见“祠堂”两侧的柱子上,多了一些血渍。在沈公石像面前,多了几个醒目的血红大字。

    “让陌生人离开!”

    这几个字写得歪歪扭扭的,但字迹醒目,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赵旭瞧见地上的血渍和字迹后,脱口惊呼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张正初对赵旭解释说:“这是山神发怒了啊!上次,我们财庄发生了血杀案,小海父母被杀死,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。只不过,当时写得是沈家人必死,让沈家人离开。从那以后,我们财庄总会发生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赶紧走吧!我不希望财庄再发生同样的悲剧。”张正初对赵旭等人出声撵道。

    农泉早已经按捺不住,一把冲上去揪住张正初的衣领,凶巴巴地说:“都什么年代了,你这个还在迷信!”

    “农泉,不得无礼!”赵旭出声喝止了农泉。

    农泉鼻中哼了一声,这才松开了张正初的衣领。说:“要不是俺家少爷阻止俺,一定打你个扁饱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赵旭对身边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都以赵旭为马首是瞻,一听说要离开,虽然个个心里气愤,但碍于赵旭,并没有发作出来。

    离开“财庄”后,在回去的路上,李晴晴对赵旭问道:“赵旭,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她太了解赵旭了,知道赵旭不会轻易这么放弃。

    赵旭一边开车,一边说:“肯定有人在装神弄鬼,这件事情我们必需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回哪儿?”

    “先回观县!”赵旭说。

    车子行到半路一处隐敝的地方,赵旭将车停了下来。后面的车也跟着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旭下了车,唤过残剑胡阿,在他耳边叮嘱了几句。

    残剑胡阿点了点头,随后身体隐没在树林里。众人这才,重新向观县行去。

    李晴晴好奇地对赵旭问道:“赵旭,你让残剑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让他潜回财庄,这件事情非同小哥。我必需查个明白!”

    沈海担心地说:“师傅,你这样做会把山神惹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赵旭呵呵一笑,说:“我倒要瞧瞧,这个山神长什么样儿?”

    回到“观县”后,赵旭这才知道,在他们走了之后。“观县”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一家饭店着火了,店老板被烧死在店铺里。

    这次,赵旭并没有住在“观塘”酒店,而是找了一家民宿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有了上次的经验,赵旭让马家四兄弟和农泉多多提防,吃得每一样东西,也都要用银针验过才行。

    赵旭觉得那家饭店老板死得有些蹊跷,对民宿的主人问道:“老板,被烧死的那个老板是本地人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本地人。不过那家伙,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赵旭递给民宿主人一根烟,自己也点燃了一根,坐下来一边抽烟,一边聊着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倒是没少赚钱,可是赚了钱之后,把老婆打跑了不说,还天天聚赌。输了钱,又赖帐。一些找他讨帐的人,莫名其妙挨了打,是我们这的一霸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很厉害吗?”赵旭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他说有人罩着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罩着?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反正有人向那家伙寻仇,第二天就会遭到报复。他死了,倒是大快人心。”

    赵旭听了之后,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事情也太凑巧了吧?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一来,“观县”就发生了火灾,闹出了人命。还有,上次住在“观塘”的时候,有人要向自己投毒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像是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操作。

    好在,住在这家民宿很安全。小店的老板是一对夫妇,见赵旭出手大方,招待的那叫一个热情。

    每次吃东西,赵旭都用银针验过。确认无毒后,才放心食用。

    赵旭告诉大家,口喝了尽量喝瓶装的矿泉水。再加上马家四兄弟还有农泉轮流在暗中监视,可以确保安全。

    安心睡了一夜后,第二天一早,残剑胡阿就早早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残剑,有发现吗?”赵旭对残剑胡阿问道。

    残剑胡阿点了点头,说:“赵先生,不好了!财庄的人,要用童男童女祭山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赵旭皱起眉头,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!”沈海解释说:“我们财庄有个规矩,平时给山神上供,只用一些供品就行。要是惹怒了神财,就要用童男童女。一般是不超过十五岁的男孩儿和女孩儿。将他们放到山神沟呆上一晚,第二天再接回来。我听说,以前用童男童女祭过几次。可后来那些童男童女,若名其妙的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被野兽叼走了吧?”李妙妙在一旁插嘴说。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说:“有这个可能!”

    他没想到,“财庄”这种偏僻的地方,思想观念这么落后。

    都什么年代了,还信这一套。

    要是真得有“山神”,只能庇佑大山的子民。又怎么会用童男、童女这种古老的祭拜方法。

    倒是想起了,课文里有一篇叫做“河神!”的文章。

    李晴晴出声对赵旭问道:“赵旭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那可是两条人命啊!我们不知道也就罢了,绝不能让两个孩子凭白无故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赵旭觉得这件事情太蹊跷了。

    他对马家四兄弟说:“马大理,你立刻带上你的三个兄弟去财庄。去那个山神沟暗中守护被送去的童男、童女。记住,如果是野兽出没,就出手将孩子救回来。如果有人在暗中捣鬼,先不要轻举妄动。一定探听虚实后,再出手!如果不敌的话,千万不要硬战。有事情,记得第一时间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赵先生!”

    马大理对马二直、马三气、马四壮使了个眼色,四人鱼贯而出,很快离开了民宿酒店。

    赵旭掏出手机,给陈小刀打了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刀,你有空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少爷?”陈小刀对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立刻赶来贵省,观县。我在县上等你!我感觉,有人盯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陈小刀一听,二话不说,立刻应道:“好,我明天就到!”

    赵旭原本不打算带陈小刀来的。可眼下的形势扑朔迷离,这是一个局,是一个对手给自己设得局。所以,赵旭想破这个局,就必需用最强的阵容来碾压对方。

    不管对手是谁,只要不是神榜高手。赵旭相信,以陈小刀、农泉和残剑还有马家四兄弟,足以应付混乱的局面。

    李晴晴见赵旭把陈小刀叫来了,也安心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是出游来了,可刚刚出来,就被人盯上了。现在,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,她和妹妹李妙妙还有孩子们都是累赘。

    赵旭虽说刚刚练会了高深的剑法,可内力还没有恢复。如果陈小刀来了,才不会惧怕敌人的阴谋。更何况,陈小刀是一个破案高手,一切魑魅魍魉都会退避三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