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781章:一个发疯的人
    好不容易将沈海的情绪安抚了下来,李晴晴将赵旭拉到院子的一角,一副埋怨地口吻说道:“你不说回省城的时候,再告诉小海忠伯的事情吗?怎么把这事儿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赵旭压低着声音,对老婆李晴晴说:“晴晴,小海他居然是沈公沈万三的后人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晴晴听了一脸震惊的表情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真得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于是,赵旭把刚才和村长张正初的谈话,对老婆李晴晴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晴晴没想到事情会这般凑巧,沈海居然是沈公的后人。

    “让小海知道也好,他早晚要面对这一切。”李晴晴对赵旭说。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说“财庄”的人里,只有一个叫沈卓的人,是沈海的直系亲戚了。其它人,虽然也姓沈,但并不是沈公的家族后人。

    “那沈卓现在人在哪里?”李晴晴对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疯了!我们还是吃过饭,再去瞧他吧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没想到,沈家后人落得这般下场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再哄哄小海,你去和村长说话吧!”李晴晴说完,转身进了屋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左右,饭菜终于好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沈娥的厨艺非常不错。用一些简单的食材,居然做出了十几道菜。

    好多东西,都是赵旭和李晴晴没吃过的。

    像炒腊肉、腊肉炒折耳根、炒酸菜豆米、炸土豆等等。

    沈娥告诉赵旭和李晴晴,腊肉是他们这里家家必备的食物,还有折耳根的吃法更是多种多样。这种东西,又叫“鱼腥草”,刚吃进口的时候,腥腥的、怪怪的,但吃几口之后,就会品出味道的鲜美。并且,“折耳根”还具有药用价值。

    张正初拿出了“刺梨”泡酒。

    “刺梨”是云贵一带特产的东西。这种东西,用来泡酒对身体非常有益处。可以降血糖、抗衰老和治疗关节炎。喝起来有点涩味,又有点儿微甜,像果酒一样。

    赵旭等人喝着“刺梨”泡酒,感觉别有一番风味儿。

    众人一边聊天,一边在喝着酒。聊着聊着,就聊到了沈卓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提起“沈卓”,张正初就叹了口气,说沈卓曾经是他们村里唯一的高材生。后来,那天晚上发生了凶案之后,整个人就变得傻乎乎的了。要不是在村子里吃着百家饭,估计早就饿死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张正初带着赵旭等人来到了沈卓的家里。

    沈卓家里破旧不堪,一看就是家里没人收拾的那种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四十几许的男人,从屋子里蹦哒了出来,头发乱蓬蓬像个鸟窝似的,身上的衣服估计几个月没有洗换过,发出一种酸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村长你来了。”沈卓对张正初叫道。

    张正初想用沈海唤醒沈卓的记忆,指着沈海对沈卓问道:“沈卓,你还认识小海吗?”

    沈卓一瞧沈海,吓得面色大变,口中大喊:“鬼啊!鬼啊!”吓得,一溜烟跑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看到沈卓变成这样,张正初唏嘘不已。摇了摇头说:“看到没有,自从上次财庄出事之后,他就变成这个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沈海叫沈卓为“六叔!”,见沈卓变成这般模样,哭得十分伤心。

    他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沈卓之外,已经没有亲人了。唯一的亲人,就是沈卓,而沈卓却变成了一个傻疯的人。

    张正初告诉赵旭,沈海的父母被葬在了后山。步行过去,差不多得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已经是下午近三点多钟了。

    赵旭打算留在“财庄”过夜,和村长提议说,等明天上山的时候,再去祭拜沈海的父母。

    张正初将赵旭等人安排在了沈海原来的家里,这个屋子一直空闲着。屋子是四间房,赵旭这些人完全能住下。

    沈海让农泉、马家四兄弟等人打扫了一下,张正初又让村里的人,给拿来一些被褥。

    晚上在张正初家里吃过晚饭,赵旭就带着老婆李晴晴、沈海、农泉这些人回到了沈海家里原来的住处。

    晚上,赵旭、李晴晴、小叶子和沈海一间房。给小姨子李妙妙单独安排了一个房间。马家四兄弟一间房,农泉和残剑胡阿一间房。

    安排好住处后,赵旭来到了院子里,坐在一个石凳上,坐在院子里抽着烟,眺望着远处的大山。

    李晴晴安抚好女儿小叶子和沈海,也来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她见赵旭在抽烟,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有心事?”李晴晴坐了下来,对赵旭问道。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说:“晴晴,虽然找到了小海的亲人,但沈卓已经疯了,还是让小海跟着我们一起生活吧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同意了,要是将小海交给沈卓,我也不放心。再说,他不是沈家的后人嘛,和你还有很大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赵旭见老婆李晴晴同意,握着她软滑柔弱无骨的纤手,说:“晴晴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和我假惺惺的了。你只要是做正事,我还是支持你的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们刚结婚那几年,你小子天天在家混吃等死,过着猪一样的生活,真是便宜你了。要不是爷爷一再叮嘱我,不能和你离婚,我还真受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呢?”赵旭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现在比之前好那么一丢丢。不过,你不要骄傲。别看你是赵啸天的儿子,你只要是我李晴晴一天老公,我就要管你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嘴上说“管!”。但实际上,她和赵旭从之前的淡漠,再到建立感情,逐渐变得相敬如宾。

    这时,李妙妙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故意叫道:“好啊!姐、姐夫,你们又在洒狗粮了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急忙从赵旭的大手里,抽出自己的手来,反驳了一句:“我们就握个手,也算洒狗粮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算!你不知道我们这种单身狗,看了你们这种恩爱的场面,有多难受。”李妙妙来到赵旭和李晴晴的近前,说道:“姐,晚上我想和你们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那屋人满了啊!你自己住在一个小屋里,不是挺好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害怕!”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?”李晴晴问道。

    李妙妙小声地说:“你没听说财庄发生过凶杀案啊!这房子里死过人,我一个人住害怕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瞪了妹妹李妙妙一眼,说:“你这丫头平时看起来胆子挺大的,怎么胆子变得这么小了?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害怕!你让我和你们挤挤呗?”李妙妙摇着李晴晴的胳膊,撒娇地说。

    赵旭出声说道:“这样吧!我带小海住那个小的屋子。让妙妙和你还有叶子,你们三个住在一个屋吧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也觉得这样更合理些,点头说:“行!那一会儿,我再抱你们屋一床被子去。”

    一夜无话,到了第二天早晨。

    赵旭早早起来,在院子里活动了一下筋骨。很快,农泉、马家四兄弟和残剑胡阿也来到院子里开始活动起筋骨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种练武的人,要是有一天不活动筋骨,就会浑身难受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时,村长张正初带着大批村民,匆匆奔进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村长,发生什么事了?”赵旭对张正初问道。

    张正初指着赵旭等人,大声吼道:“滚!你们这些陌生人给我滚出财庄。”

    农泉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像赵旭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赵旭被张正初发颠的行为,搞得一头雾水。昨天,自己还和张正村坐在一起吃饭,怎么隔了一夜,就要撵自己这些人走呢?

    “村长,就算你要撵我们走,是不是也该给我们一个理由?我带小海回来,是来拜祭他父母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得罪了山神,山神怒了!”张正初一脸惊恐的神色。

    跟在张正初身边的那些财庄的村民,手持棍棒,不住地高声喝道:“滚!滚出财庄......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