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780章:财神爷
    这个叫张大大的男人,其实年龄看上去也就五十多岁,颌下蓄着山羊胡,看上去年龄比较大一些。

    张大大的真名叫做张正初,他瞧见沈海后,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张正初打量着赵旭一行人等,对沈海问道:“小海,这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哦,村长!他是我的师傅。”沈海说。

    赵旭对张正初正我介绍说:“你好,我叫赵旭!”

    “我叫张正初,是财庄的村长,你叫我村长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村长,你好!”

    赵旭将胳膊横放在胸前,学着张正初,做了一个入乡随俗的动作。

    见到沈海之后,财庄守在山口的这些壮丁,才对赵旭等人露出了友善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走,到我家去!要是让我那婆娘知道小海回来了,一定会很高兴。”张正初热情招呼着赵旭等人,往财庄里面走。

    守在山口的一些壮丁,也跟着往回走。

    沈海和一些熟络的人,纷纷打着招呼:“嘎子哥!、大牛哥、水哥......”

    生活在“财庄”的人,名字起得都非常接地气。

    “财庄”的地理位置,像个口袋形状。入山口较为狭窄,越到里边地势越平坦、宽阔,别有洞天的一番景致。

    贵省地处西南,到了冬天的时候,虽然不像北方会经常飘起鹅毛大雪,一个冬天偶尔也就会下个两三场雪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四周都是连绵起伏的山脉。

    这里的空气特别新鲜,让人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正初带着赵旭等人朝“财庄”里走着,他高兴地说:“走,我先带你们去拜见财神爷!”

    “财神爷?”众人听了一头雾水,以为这是“财庄”的习俗。

    沈海对赵旭解释说:“师傅,来我们村,都得先拜见财神爷的。这是我们这里的习俗。”

    本着入乡随俗的原则,赵旭点了点头,并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到了一个祠堂前,众人放眼望去,只见祠堂高台的位置,有一尊石刻的雕像。

    赵旭还以为所谓的“财神”,是神话里的赵公明或是比干这些人。让赵旭大吃一惊的是,眼前石刻雕像的男子,居然是明朝的第一首富沈万三。

    赵旭见过沈万三的画像。所以,一眼就认了出来!

    沈万三是明朝首富,一个颇具传奇的人物。他的财富,就算是比今天的国人首富多上千百倍。

    原来,财庄信奉的“财神”,是明朝的沈万三。

    不过,沈万三也担得起“财神!”这个名号。

    张正初燃起香,口中念念有词,说了一番祷告的话词。然后,让赵旭等人一一给“沈万三”上香。

    焚香过后,张正初方才带着赵旭等人来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到了张家后,沈海一见到张正初的老婆,热情地叫着“表姑姑!”。

    赵旭真被沈海叫得关系,给弄糊涂了。

    怎么一会儿叫村长“张大大”,一会儿叫村长老婆“表姑姑!”。后来,在张正初的解释下,这才闹明白了彼此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原来,张正初的老婆也姓沈。不过,不是沈家一脉的,而是被沈家赐了一个“沈”的姓氏。她和沈海并无血缘关系。所以,沈海才一直叫村长老婆“表姑姑!”。

    张正初的老婆叫沈娥,一看就是那种贤惠的女人。可惜,岁月不包人,已经五十出头,脸上早已经布满了皱纹。

    见到沈海平安无事回来,沈娥非常高兴,对赵旭等人感恩戴德的感谢了一番。

    她让老公张正初陪着赵旭等人,说自己这就下厨。

    家里有现成的腊肉,还有腌好的折耳根,食品物质存储了不少。所以,像他们这种常年住在大山里的人,一个月出去采购个两三次,足够一个月的生活。

    赵旭陪着张正初一边在喝茶,一边聊天。

    “村长,我刚才看你们供奉的财神,好像是明朝的沈公沈万三啊?”赵旭故意对张正初问道。

    张正初一脸惊讶的神色,瞧着赵旭说:“你认识沈公?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说:“我很喜欢唐史和明史。所以,知道沈万三的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张正初也没有心疑,他又哪里会想到,赵旭会是五大世家的后人。

    张正初对赵旭解释说:“财庄的人,主要有两个姓氏。一个是姓沈,一个是姓张,村里一共住了四十六户人家。财庄姓沈的,大多是沈公的后人,或是沈氏家族的后人,而沈公是我们张家的恩人。所以,我们才供奉沈公。”

    赵旭听了之后,一脸严肃的神色,盯着张正初问道:“村长,你们张氏先祖是张士诚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正是张公!”张正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赵旭没想到坊间传言竟然是真得。

    相传,沈万三发迹后,曾经支持过张士诚的大周政权。两人非常要好,沈万三遇害后,张士诚曾经为沈万三铸碑立传。

    没想到两家的后人,一直隐居在这深山里。

    要不是沈海带路来“财庄”,地图上都根本找不到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赵旭这才知道,沈海是沈万三的后人。也就自然明白,圣坛的人为什么会杀死习忠了。

    他装作对明史典故很感兴的样子,对张正初询问道:“村长,沈氏一脉,只有这一支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江南沈氏一脉,才是香火鼎盛的一脉。只不过,好像被那些厂狗灭门了很多次。如今,江南一带,倒底有没有沈公的后人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赵旭小的时候,就是住在江南。那个时候他还小。并不知道,自己的家族有这么多的事情。在他的印象中,也没听父母说过沈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赵旭又向张正初询问了,关于沈海父母被杀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正初告诉赵旭,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。“财庄”里多了不下二十个黑衣人。他们见人就杀、见人就砍,除了沈海父母死了之外,财庄还死了十余条性命。幸好,一个高人出手救了他们,“财庄”才得以保全下来。

    当时,就是习忠冒着生命危险,将沈海救了出去,才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赵旭紧锁起眉头对张正初问道:“那沈氏一脉,就没有活下来的人吗?”

    张正初叹了口气,说:“沈氏一脉,其它的都是像他老婆沈娥一样,虽然姓沈,但和沈家并无直系关系。沈氏一脉,只还有一个叫沈卓的人,是沈海的叔叔。可惜,沈卓经历过那次屠杀的事情,已经被吓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疯了?”

    张正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赵先生,习忠怎么没和小海一起回来?”

    赵旭觉得自己有必要告诉张正初实情,如实地对张正初说:“习忠,他死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不远处传来一声“咔嚓!”东西破碎的声晌。

    赵旭和张正初循声望去,只见沈海站在不远处的地方,地上散落着打碎的盘子。

    沈海快步向赵旭跑了过来,拉着赵旭的大手,急声问道:“师傅,你告诉我,刚才说得是不是真得?”

    赵旭没想到沈海会适时出来,听到自己和张正初的谈话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就是想瞒也瞒不住了。他对沈海沉声说:“小海,你要坚强。忠伯,他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骗我!你一定在骗我!......”沈海声音沙哑着,哭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没有骗你。忠伯他真得死了!”

    这时,李晴晴、李妙妙等人听到动静从屋里走了出来。一听赵旭在谈论“习忠”的事情,就知道沈海已经知道了习忠的死讯。

    李晴晴缓步朝沈海走了过来,将他搂抱在怀里,柔声劝慰道:“小海,别哭了!你还有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小海哥,以后我爸妈就是你的爸妈。你别哭了好吗?”小叶子在一旁见沈海哭得很伤心,奶声奶气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