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779章:被人盯上了
    省城的事情办得很顺利,赵旭准备明天就去贵省。令人惋惜的是,习忠死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一直瞒着沈海,并没有告诉他。

    金中接到赵旭要离开省城的电话后,说第二天早晨来送他们。

    两人的关系好到了一定的程度,赵旭也没有和金中客气。

    金中将赵旭一行人送到机场后,拍着赵旭的肩膀说:“回来的时候,再来省城见上一面。他今年过年不在省城,要回金家。”

    赵旭点头答应下来,说会来省城的。

    他打算再来省城,将习忠死的音讯告诉沈海。

    沈海已经长大了,有些事情必需去面对!

    坐上去贵省的飞机,小叶子很兴奋。

    空中的云彩洁白得犹如棉絮,蓝白相间的天空,令人心驰神往。

    李晴晴见沈海一脸落寂的神色,轻轻碰了碰赵旭的胳膊,让他瞧瞧沈海。

    赵旭瞧见沈海的神色后,对他小声问道:“想什么呢?小海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我有些害怕!”

    赵旭知道沈海在怕什么,出声对他安慰说:“别怕,有师傅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些人像郐子手一样,杀人不眨眼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魔鬼,魔鬼早晚都要下地狱的。”

    赵旭见沈海的小拳头握得很紧,拍了拍他的肩膀,知道他小小年纪,承受了不该这个年龄有的痛楚。

    到了贵省之后,赵旭先是租了几辆车,到了“观县”。

    到“观县”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四点钟左右了。

    赵旭向“观县”的人打听“财庄”的位置,县上有人告诉赵旭,说财庄至少开车还要三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如果直接开车去,到“财庄”也天黑了。

    “财庄”的情况到底怎么样,谁也不清楚。赵旭担心怕没有落脚的地方,就在“观县”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赵旭等人在“观县”住下来的时候,有七个陌生的男人,也住在了“观县”。

    几名男子正坐在一家饭店里喝酒,店老板对其中一名络腮胡子的男人汇报说:“柴老板,你说得那些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姓“柴”的男子点了点头,对店老板问道:“他们住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县上最好的宾馆,观塘酒店!”

    “观塘酒店有熟人吗?”柴姓男子,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!我一个朋友是那里的合伙人。”

    柴姓男了递给酒店老板一包东西,说:“想办法,让你朋友将东西混进食物。事情要是办成了,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柴老板!”酒店老板高兴地接过了包里的东西。“柴老板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只是麻药!不会出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酒店老板“哦!”了一声,对柴姓老板说:“我这就去办事!”说完,拿着麻药走出了自家饭店。

    “观塘酒店”厨房里,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,将一包物事交给了厨师。让他这包东西,明天放到汤料里,并给了厨师五千块钱。

    就在男人离开后,残剑胡阿快速离开了厨房。

    他匆匆来到了赵旭的房间,对赵旭汇报说:“赵先生,你预料的没错,果然有人在打我们的主意。有个人将一包物事交给了厨师,说要将那包东西,放进汤里。”

    赵旭听了紧皱起了眉头,看来有人要对自己下毒。

    自己一行人出来,只去过省城。这么快就有人要加害自己,难道省城的人中有人要对自己不利?

    赵旭的仇家众多,为了小心起见,这才让农泉、残剑胡阿、马家四兄弟轮流对“观塘”进行盯梢。没想到,还真得发现了猫腻。

    “残剑,吩咐下去。让他们不要吃酒店的东西!明天,我们去超市买些现成的食品,直接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残剑胡阿匆匆离开了赵旭的房间,去逐一转告赵旭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晴晴听了大惊失色,对赵旭说:“赵旭,有人要害我们吗?”

    赵旭点了点头,说:“晴晴,别怕!有农泉、马家四兄弟还有残剑,不会出事的。你要看紧叶子和小海,千万不要让他们乱跑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“嗯!”了一声,说:“放心吧!”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,李晴晴突然发现自己不会武功成了累赘。不过,她的职责是看好女儿叶子和沈海。只要不让两个孩子到处乱跑,相信以赵旭的能力,能解决其它的危机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商人,哪里经过这种江湖阵势。这简直和电视里的江湖仇杀情节演得一模一样。如果这件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,都不敢相信,竟然有人要对他们下毒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赵旭早早带着农泉在“观”县的一家大型超市,采购了许多旷泉水、面包、方便面、香肠、速食火锅和小食品,这些带包装的食品。

    反正有租的车,将食品放到车子的后备箱里,足可以应付三五天的口粮。

    回到“观塘酒店”,赵旭就召集人,要立刻上路。

    这才早晨六点多钟啊,李妙妙没想到出来旅游,要起得这么早。这哪是来旅游,分明是来遭罪。

    李妙妙抱怨着说:“姐夫,去财庄不就三个多小时的路程吗?我们起这么早干嘛?”

    “人生地不熟的,当然要早点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等吃完早饭再走啊!我们交了那么多的钱,还不吃顿饭,也太亏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对妹妹李妙妙说:“妙妙,路上吃吧!你姐夫买了一大堆的零食,面包、香肠、饮料什么的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垃圾食品,我在学校早就吃够了!这哪是来旅游啊,简直是在遭罪。”

    赵旭对车外的小姨子李妙妙招呼着说:“妙妙,你再不上车,我们可要出发了?”

    李妙妙见其它人都上车了,赵旭真得要把她扔下,吓得麻溜地上了车。“姐夫,人家就是吐嘈吐槽嘛,你还真得要把我扔下!”

    “不吓吓你,你怎么会这么快上车。”赵旭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哼!你坏死了,就知道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姨子不就是用来欺负的嘛。”赵旭对小姨子李娇小妙调侃着说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,小姨子是用来宠的。”

    李妙妙和赵旭逗了几句嘴,心情变得好了起来。打开一包熟食鸡瓜,开心地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,赵旭等人出发不久。

    柴姓男人,见赵旭等人没吃早饭,就早早离开了。他气得暴跳如雷,对交待事情的酒店老板,给了他两巴掌。

    “柴老板,我真得按你说得去做了。他们没吃早饭,也不关我的事啊!”

    柴姓男子冷笑了一声,走到酒店老板的面前,说:“一定是你露出了马脚!你该知道,办事不利的下场。”说完,一刀捅在饭店老板心口窝位置,饭店老板哼都没哼一声,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将饭店老板灭口之后,柴姓男子让手下在屋子里倒了汽油。随后,抽了一根烟,丢在了饭店里。很快,饭店浓烟滚滚,被吞噬在大火之中。

    赵旭一行人到了“财庄”后,财庄的村民见赵旭这些人是外来的人口,拦着不让进村。

    沈海从后面挤了过来,对前面一个戴着袖标的男子说:“张大大,是我啊!我是沈海。”

    被叫做“张大大”的男子,一见到沈海,高兴地上来想拥抱沈海。

    赵旭急忙将沈海拉到了身后,生怕他会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沈海探出头来,说:“师傅,没事儿!这是我们的财庄的村长,张大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