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778章:将消息散布出去
    “嫂子,对不起!你看我这笨手笨脚的。”杨岚急忙抽出桌上的方巾,替李晴晴擦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!”

    李晴晴没想到,杨岚是故意向自己身上洒果汁。

    众人向这边望了过来,也都没想到杨岚是故意的。不过,只有杨兴瞧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杨岚说:“这么湿着可不行。嫂子,我带你到楼上换件衣服吧。我们俩的身材差不多,你穿着应该能合身。”

    李晴晴的确感觉身上湿着不舒服,便点了点头,跟着杨岚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小插曲,并没有影晌到众人的雅兴。

    杨怀安一边和赵旭喝酒,一边说:“小旭,你爸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离家之后,再也没和他联系过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来找过你吗?”杨怀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过一次,办完事情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赵家现在谁主事?”

    “我三叔赵啸义!”

    杨怀安“哦!”了一声,说:“赵家的几个兄弟,都很服气你老爸。怎么会突然弹劾你老爸?”

    “杨伯伯,我不想谈论赵啸天的事情。我们来喝酒!来,我敬您一杯。”赵旭举杯对杨怀安说道。

    杨怀安见赵旭不叫“爸!”,而是直呼赵啸天的大名,知道他对赵啸天的误会还很深。

    杨怀安叹了口气,说:“小旭,不是杨伯伯说你。过去的事情,就让它过去吧!你妈病重,如果你爸不娶妻,难道你让他年纪轻轻就单身啊?”

    “那他也不能在我妈病重的时候,迎娶那个狐狸精过门!那个狐狸精才比我大几岁,他赵啸天不要脸,我赵旭还要脸呢。”赵旭越说越激动。

    马家四兄弟还有残剑胡阿听了一阵目瞪口呆,没想到赵旭的家世这么复杂。

    “行,不提赵家的事情了!就算赵家不认你,但杨伯伯家里的大门,始终为你敞开。有什么困难,就和杨伯伯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杨伯伯!”赵旭举杯,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一提起“赵家”的事情,赵旭就一肚子的气。

    楼上,杨岚找了一件粉色的小衫递给了李晴晴。

    李晴晴脱下湿了的衣服后,露出了里边穿得“金缕衣”。

    李晴晴是个聪明人,看到“金缕衣”这一刻,这才醒悟过来,是杨岚故意向自己泼了果汁。

    这件“金缕衣”,赵旭对她说过,是杨岚在拍卖行花了二十亿,送给赵旭的。

    一定是刚才吃饭的时候,杨岚瞧见了自己穿得“金缕衣”,这才故意向自己身上洒了果汁。

    李晴晴装作并不在意的样子,穿上了杨岚递来的小衫。

    杨岚一脸羡慕地说:“嫂子,你真漂亮!”

    “小岚,你也漂亮!对了,你有男朋友了吗?”李晴晴礼尚往来,故意对杨岚问道。

    杨岚摇了摇头,苦笑着说:“遇不到合适的,我宁愿单着。再说,公司的业务很忙,现在也没时间谈恋爱。”

    “谈恋爱又不耽误你经营公司。我看杨兴就挺不错的,人长得风流倜傥帅气不说,你们还熟悉彼此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太熟悉彼此。所以,我对他只有兄妹的感情。”杨岚岔开话题说:“嫂子,我们还是下去吃饭吧!刚才真是不好意思,溅了你一身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李晴晴主动牵起杨岚的手,两人有说有笑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,赵旭一行人并没有在杨家多做停留,而是直接回到了下榻的“金元酒店”。

    就在赵旭等人离开杨家后,杨兴驾车匆匆离开了杨家。

    杨岚在楼上看到杨兴驾车离开,心里犯起了嘀咕,唤过贴身秘书兼保镖“小鱼”,让小鱼跟上去,看看杨兴去做什么。

    结果,小鱼跟了半路,就说把杨兴给跟丢了。

    杨兴来到了“圣坛”新的地址后,等了有一会儿,只见一个穿着黑袍戴着面具的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杨兴单膝跪地,对黑袍人恭声汇报说:“厂主,赵旭来省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来省城做什么?”黑袍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来旅游的,在省城盘桓几日,就要离开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听了杨兴的话后,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:“还有什么新的发现吗?”

    “沈家余孽找到了。那个沈海,就在赵旭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目光如炬盯着杨兴问道:“你是说沈万三的后人?”

    “对!正是沈万三的后人。我们要不要出动,把沈海这小子抢到手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摇了摇头,说:“现在不是动沈海的时候。放出风去,让西厂和锦衣卫的人对付他,这可是削弱西厂势力的大好机会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厂主!”杨兴正要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黑袍人出声对杨兴唤道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“厂主,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继续大力招募武神榜上的高手,不为我们所用,最好杀掉。以免被其它势力拉拢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黑袍人盯着杨兴说:“杨兴,你已经让我失望几次了,希望你不要再令我失望。要不是看在你把萧家戒子抢到手的份儿上,你知道下场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杨兴吓出了一身的冷汗,恭声对黑袍人说:“属下定当皆尽全力,振我东厂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赵家已经从赵旭手里拿回了守护钥匙,尽快将赵家的守护钥匙搞到手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杨兴说完,转身离开了“圣坛!”。

    赵旭一行人回到酒店后,他先安排马家四兄弟、残剑胡阿把老婆李晴晴、女儿小叶子和沈海送回房间里。

    他驾车,载着农泉、小姨子李妙妙还有鲁玉琪,直奔鲁家。

    在去往鲁家的路上,鲁玉琪对赵旭说:“喂,赵旭!我来了,你怎么不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跟你说了嘛!”

    “可你好像不愿意搭理我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眼力,我的确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!......”鲁玉琪眼珠子一转,对赵旭笑嘻嘻地说:“不过没关系,我们很快又要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赵旭皱着眉头问道,心里隐隐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鲁玉琪卖着关子说:“你年后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鲁玉琪越是这样说,就让赵旭越觉得,这丫头在打什么鬼主意。

    将鲁玉琪送回鲁家后,在回去的路上,赵旭对小姨子李妙妙问道:“妙妙,鲁玉琪那丫头不会想对我干什么坏事吧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姐夫!人家小琪好着呢。你怎么老看她不顺眼?”

    “她老和我吵架,像只母老虎似的,谁受得了!”

    李妙妙听了之后,咯咯笑了起来,说:“哟!姐夫,还有你怕的人呢。不过,今天你在马克西餐厅的时候,真得太霸气了。姐夫,我从来没想到你会这么霸道,我越来越崇拜你了!”

    “省省吧,我又不是明星,你崇拜我做什么。回去好好休息,我们马上要飞贵省了。接着再到华东五市,最后去海亚去海边转转。你可是我带出来的,别给我惹事生非。否则,下次不带你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姐夫,我看赵家把你逐出了赵家,也没怎么影晌到你嘛。对了,你今晚给我讲讲关于赵家的事情呗。我很好奇,你这样的公子哥,以前是怎么样的生活体验?真想不通,你为什么放着那么优越的生活,偏偏来我家受苦受难。说真得,你是不是知道我姐漂亮,故意来泡我姐的?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对你姐是一见钟情!”赵旭一边开车,一边说。

    李妙妙嘻嘻一笑,说:“得了吧!我太了解你们男人了。姐夫,你这手玩得高啊。用装穷来试探我姐是不是对你真心。哎!你们男人的套路真深。不过,我倒是很期待,也有个这样的男人来追求我。我一定会感动的一塌糊涂,以身相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