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婿奶爸(赵旭李晴晴) > 第773章:习忠之死
    农泉和残剑胡阿领命后,立刻换了一身夜行衣,离开了“金元酒店”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夜行衣”,就是一身黑色衣服,穿起来看上去很箍身体,但一点也不影晌打架的时候活动手脚,并且行动的时候,不容易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乘车到了一处效外的位置,这里是一片墅区,但眼前的房子显得非常独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。

    万家灯火早已经一片通明,可眼前的这个屋子,却是一片黑暗,给人一种恐怖的气息。

    别墅前,种着几颗挺直的杨树。因为,是冬季的原因,树上的叶子早已经变的光秃秃。有一只乌鸦站在枝桠上,呱呱地乱叫着。

    农泉和残剑胡阿并没有冒然行动,两人在墙外趴了半天,也不见有人走动过。

    农泉小声地对残剑胡阿问道:“残剑,你确定是这里吗”

    “确定,上次他们带我来得就是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边怎么没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们还是进去瞧瞧吧。一会儿我溜进去,你替我放哨。”残剑胡阿对农泉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农泉点了点头,说了声:“好!”。

    随后,残剑胡阿打了一个手势,两人身体轻轻一纵,人已经进了院墙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的时候,残剑胡阿试着拉了一下房门,见门是锁着的。他打了个手势,让农泉跟着自己。

    残剑胡阿带着农泉溜到了屋后,趴窗向里边张望了一下,里边空空如野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没人?”

    农泉和残剑胡阿对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终究是“圣坛”。即使没人,农泉和残剑胡阿也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残剑胡阿让农泉替自己放哨,只见他身体一纵,脚踩在墙面,身体如猴子一般,快速上窜,在二楼的窗台上一踩,身体向上一纵,伸出胳膊,再次借力,人来到了房顶上。

    他脚挂房檐向三楼的房间里一瞧,虽然房间一片漆黑,但以残剑胡阿的目力,还是一眼扫清了屋子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还是没人?

    残剑胡阿拔出剑鞘里的断剑,用剑刃插在了窗子的缝隙上。内力一吐,一股力量传导在了剑刃上,就听“咔!”的一声,轻微声晌传来。窗子的锁已经被残剑胡阿内力震断了。

    残剑在房顶挂了一会儿,确定没人来之后,这才轻轻打开了窗户,身体灵巧地跳进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农泉在外面警惕地向四周观察着,更是担心残剑胡阿进去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修罗刀的大本营,“圣坛”倒底有多少高手,简直是个迷。

    赵旭告诉农泉和残剑胡阿,主要目的是打探“圣坛”的虚实,若是遇到高手,千万不要抵抗,要第一时间逃掉。所以,两人的任务明确,就是想打探“圣坛”的虚实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分过去,过了三分多钟,还不见残剑胡阿传出动静,这把农泉给急得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残剑胡阿的身影,出现在了农泉立在的屋后这里。

    残剑胡阿打开窗子,对农泉说:“没人,进来吧!”

    “没人?”

    农泉听了之后,纵身进了房子。

    两人在房间里搜了半天,见屋子里的电源被人故意弄坏了。里边空空如野,好像早已经人去楼空,什么也没有。一些偏角旮旯的位置,都能看到蜘蛛的丝网。

    见什么也没查到,农泉和残剑胡阿就关好门窗离开了“圣坛”。

    当农泉和残剑胡阿回去向赵旭汇报了这一情况后,赵旭听了不禁紧皱起眉头来。没想到,圣坛的人这么狡猾,居然换了地方。

    赵旭让农泉和残剑胡阿早点休息,说明天自己亲自带他们去探查“圣坛”。

    天亮后,赵旭早早带着农泉和残剑来到了“圣坛”,三人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通。

    赵旭忽然想起鲁家和潘家的秘室,让农泉和残剑胡阿多注意有没有机关之类的物事。

    检查了半天,最后残剑胡阿误打误撞开启了秘室,只见地面露出了一个甬道。

    因为,整个屋子的电源都被切断了,秘室的甬道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赵旭、残剑胡阿各自打开手机的手电筒,三人小心翼翼向秘室的甬道里走去。

    让赵旭惊讶的是,这个秘室特别大。比他之前见过鲁家的秘室和潘家的秘室大多了。

    里边别有洞天,各种装饰之物一应俱全。最中央有一个高台,上面有挪过的痕印,看上去像是个朝圣之所。

    赵旭对农泉和残剑胡阿吩咐说:“里里外外好好搜一下,看看有什么线索。”

    农泉和残剑胡阿各自应了一声,开始仔细在秘道里搜了起来。

    整座密室,差不多有五百多平米的大小。里边有很多的空房间,只是房间里空空如野,什么线索也没留下。

    在一个房间里,赵旭从地上拾到一枚古币,定睛一瞧,上面写着“洪武通宝!”。

    这是赵旭进到秘室来之后,唯一找到的线索。

    赵旭用衣服将古币擦了擦,随后放进了衣兜里,就听残剑胡阿呼喊道:“赵先生,你快来瞧瞧!”。

    赵旭一听,急忙循声向残剑胡阿所在的位置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到了残剑胡阿的房间里,一股恶臭的味道传来,没想到房间里居然有一具死尸。

    赵旭强行忍着呕吐,用电筒在死者的身上照了一下,这一照不打紧,彻底把赵旭给震惊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,死者不是别人,正是将沈海交给自己的习忠。

    习忠居然死了?

    难怪金中动用了那么多的力量,也找不到习忠,居然被圣坛的人杀害,藏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看到习忠死了,赵旭心里非常的悲痛!

    “忠叔,我来晚了!”赵旭立在习忠的尸体面前说道。

    农泉瞧着赵旭吃惊地问道:“少爷,你认识这个人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小海的抚养人,忠叔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农泉和残剑胡阿听了不由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知道沈海的事情,没想到一直杳无音信的习忠,居然被“圣坛”的人给杀害了。

    残剑胡阿对赵旭问道:“赵先生,圣坛的人虽然心狠手辣,但不至于滥杀无辜吧,他们怎么会无缘无故杀了习忠?”

    赵旭听了眼前一亮,脱口惊呼道:“对啊!按理说,习忠和圣坛的人没有什么纠葛。难道......?”

    想到这儿,赵旭脸色大变,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难道杀害小海父母的人,是圣坛的人?”

    “很有这个可能!”残剑胡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!这些厂狗的目标,是我们五族的后人。小海?又不是我们五族的人,圣坛的人怎么会对沈海的家人下手?”

    残剑胡阿听了也百思不得其解,说了句:“那圣坛的人为什么要杀习忠?”

    赵旭沉吟了一会儿,说:“这个迷团,或许只有到小海的家乡才能够解开。除此之外,还有别的线索吗?”

    农泉和残剑胡阿都摇了摇头,表示没有基它的发现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,这件事情交给警方来处理,千万不要动现场的痕迹。”赵旭对农泉和残剑胡阿叮嘱说。“还有,习忠死了这件事情,暂时不要让小海知道。”